【港足二十年.蘇來強】見盡球圈不合理 望年輕球員自由高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年。

由寫信變成Whatsapp,由踢波變成只打機的阿叔,連港人集體回憶的旺角場都已翻新,回歸未至50年,改變的事已多不勝數。

要數港足這20年亦走過輝煌、踏過冰河、迎來鳳凰,如今卻來到樽頸位。

三代港腳,三種不同的身份,說出三個不同的願望。

中生代的蘇來強換轉跑道,他又怎看香港球圈的發展?

攝影:吳煒豪

蘇來強未必是最有名氣的球員,其故事卻值得我們聽聽。

蘇來強,1981年出生,由街場踢波被教練看中入行,退役後任足球教練。不是大港腳的常規成員,卻是香港五人足球代表隊的老臣子;非正統訓練出身,但又辦自由人足球會培訓青年球員,矛盾的身份,看起來很不合理,在上一代卻是尋常不過的事。

「以前我踢街場出身,在修頓踢慣小型球,後來乙組的福建邀請我踢波,同時為生活兼職任救生員,一路一路隨隊升上甲組。」沒有經過正規訓練,蘇來強亦跟得上職業隊的節奏,踢過福建、流浪、和富大埔亦有位置立足。

「可能是性格使然,我自小踢街波便不斷追求要做得比別人好,會和朋友去跑山跑沙灘練體能,不服輸下時常幾個朋友一起到球場練傳中,反而打下良好基礎。」他說。

蘇來強控球出色,要他即場表現幾腳完全沒有問題。

如果你不給機會這些新人,到現在的入籍兵退下來,又有什麼人接班?到時便真真正正的冰河時期。
蘇來強

2006年,來強迎來職業生涯的高峰,幾年間為大埔贏得高級組銀牌和足總盃冠軍,更奪得亞協盃的分組賽資格。2010年他以隊長身份出戰亞協盃,當年大埔僅得600萬班費,全隊只得兩名外援,但分心亞協卻未有降班,只是自己狀態在最高峰時卻無緣入選大港腳。「我的年代,踢得港隊的都只得大球會成員,」難道不看能力及狀態?「大埔時我當隊長出戰亞協盃,未曾代表過大港腳,但當我一轉會傑志便入選,已經不太需要看你的能力和狀態,全看你是效力那支球會。」

戰五人代表隊 曾贏中國韓國

雖然11人港隊不是來強的舞台,但五人代表隊卻是他的世界。以為小小的五人場踢得一點都不夠燦爛,其實港隊在這項運動的成績一點都不失禮。

「我們試過贏中國、韓國、科威特,於亞洲只是未擊敗過日本。最深刻的香港隊賽事就是香港五人隊於越南作客科威特,我記得上半場是輸3球,教練曾偉忠半場和我們分析又罵我們之下,結果反勝5:3。」

與大港腳的戰績相比,絕不失禮,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了。

蘇來強(左)指現時要分心教波,很少再到五人隊練習,不過亦會為港隊出賽。

細場練出大場球員,過去一直有人提倡這個理論,去季踢和富大埔的梁星耀,之前便是和來強一起踢五人足球,今季轉戰大場,季尾亦有不少上陣時間,甚至菁英盃決賽正選並贏得冠軍。人人說香港不夠人踢波,但也不是每個新丁首季都可踢出水準,香港球圈會不會只是有些具潛質的新秀沒有被發掘出來?

感嘆港隊多年未有培育接班人

來強對此深信不疑:「以港隊為例,為何這麼多年都沒有一個華將可以接到陳偉豪班?國際賽是個有壓力的比賽,如果你早兩三年給予劉學銘及梁諾恆等人,多踼3、4場比賽的話,肯定對他們的信心大大提升。如果你不給機會這些新人,到現在的入籍兵退下來,又有什麼人接班?到時便真真正正的冰河時期。」雖然港隊要爭成績、爭出線亞洲盃,友賽可以派20歲的徐宏傑正選上陣已十分難得,惟看見今次港隊出戰馬來西亞的亞洲盃外圍賽的22名大軍名單,當中只得4名球員是25歲或以下,12名球員是30歲或以上,不禁心想再過幾年港隊又靠什麼球員出賽?

蘇來強(右)與前隊友溫遠雄(左)合作辦自由人,希望可培育更多年輕人。

你說富力只會出內地球員,不會派香港人出場,我真心覺得很奇怪,足球員不是要按能力出場、要靠自己去爭位踢?
蘇來強

香港體育界奉行精英制,如果要代表隊踢出成績,才能有更多資源,但這樣更難令人放手培育年輕人;不然派出未準備好的年輕人又影響成績,長遠又少了資源下情況永遠都沒有改善,成為惡性循環。不只是港隊,整個港超聯賽都缺少資源,來強和富力合作青訓,以自由人身份為後者提供5名本地年輕球員,這個合作計劃即時被網民批評「賣港」。

來強第一句回應便說:「我們不做,都會有別人做。」他再認真想了想便說:「你說富力只會出內地球員,不會派香港人出場,我真心覺得很奇怪,足球員不是要按能力出場、要靠自己去爭位踢?上季的曾健晃踢得好甚至跟中超的一隊練波,你有能力對方自然會提升你,我覺得很合理。」現在港超連10隊都這麼難維持到,多一隊波、多一個出路,會不會是對整個球圈的發展更好?

延伸閱讀:【港足日與夜】你從沒看過的本地波專題 香港球員的真實生活

在香港,永遠有班人順風順水,永遠有班人被遺忘,好像怎樣打拚都無法捱出頭。
蘇來強

坦言富力令球員多一條出路

蘇來強繼續詰問:「作為球員踢波的目標是什麼?」他認為:「如果我只是想留在港超發展,的確沒有問題;但如果我是想踢中超甚至外流,為什麼又不到富力闖一闖?」然後他又問:「我又想問南華散班,港甲沒有球隊想升班,港會又降班,這個球圈的生態又合不合理?」還沒有完,「現在很多球員都少了踢職業隊的出路,最低層的球員肯定會被淘汰,多了一隊富力讓人練兵,又符合足總的條件,何樂而不為?」

連環的追問,或許出於蘇來強過去體會球圈很多不合理的事,也因此,他現在教波時不自覺地多了個義務。

「在香港,永遠有班人順風順水,永遠有班人被遺忘,好像怎樣打拚都無法捱出頭。」以他執教的自由人為例,球隊贏過U17足總盃冠軍,隊中神射手及MVP徐嘉浚都未曾代表過香港梯隊正式比賽,全因到港隊練波時,教練知道他是踢翼鋒,卻安排去踢中堅又沒有任何解釋,練過一次便沒有下文。

現在蘇來強教波都會帶同兒子落場,希望他享受足球的樂趣。

「他以前是踢離島的。」蘇來強說。沒有人知道這個小朋友會成材,但轉到自由人後有場青年聯賽對東方,沒有球員守得住他,最終大勝對手7:0。徐嘉浚未必是明日之星,但蘇來強認為,他最少應獲得機會,「有很多滄海遺珠發掘不到,甚至每個小朋友都需要訓練去提升,你永遠不知道他的潛能有多少,直至他落到場才能證明自己」。

自由人強調要「好波好品」,蘇來強更希望公平對待所有球員。

「20年後,我希望可以培育到更多香港球員,真的可以展望外地發展。」我問:「得唔得呀?對方全都是鬼佬?」蘇來強反指:「外人眼中,香港球員出國後又不是鬼佬!」

正如其球會的名字,所有球員都是自由的,只在乎有沒有決心去實行。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