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直擊.陳獻略】前無古人職業經歷 從泰國領悟出的香港排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頭某日,香港排球罕有地為本地球員舉辦記者會。那天電視、報章、網媒的記者聚集在南華會的會議室,議論紛紛地討論:「是哪裏跑出來的人?」

那人叫陳獻略(Henry), 從本地排球壇跑出,香港人一個。

模特兒的身份或令你與他曾在廣告裏有一面之緣。惟從那「跑出來」到泰國的一天開始,Henry更是香港史上首個職業排球員,並在泰國職業聯賽打滾一季,如今更展開「二年級生」征途。

然而自覺排球路起步慢的他,學到的又會是什麼?

香港01記者 楊宇翹、盧翊銘 泰國曼谷直擊

陳獻略(Henry), 從本地排球壇跑出到泰國,成為香港首個職業排球員。(盧翊銘攝)

+10
+9
+8

此行之前,我與Henry碰面4次,一次記招、一次南華會訪問、兩次會長盃的賽場。數個場合中,他給我的印象卻是單一的「冇情緒又靚又有潔癖嘅有錢仔」。

「話你知,呢度流行大菌食細菌」,身處泰國,他直接用手拿起糯米飯,邊食邊說,又堅持用斷斷續續的泰文跟侍應交流,坐在對面的我,嘴角偷偷向上翹。「我現在有20%泰國人,泰文當然不行,但或者性格漸漸泰國化?這裏人很隨意,有點漫不經心,也不容易着急,例如他們不會急着定好行程,別人也不會問,只要最後有預期結果就可以了;自己有點受影響吧,感覺做起事來輕輕鬆鬆,但我肯定這態度在香港會死人。」具體既簡單來說,泰國人亂中有序。

陳獻略每天亦有兩節訓練,惟採訪那天的早課,教練未有讓他參與太多對打訓練,這名二傳顯得有點失落。(盧翊銘攝)

+4
+3
+2

轉投爭標分子NK Fitness 衝擊職業生涯中首個獎項

這個二傳手,年頭季中加盟泰職,未有感受過完整一季,那時候對別人的語言和文化一知半解,但在前球會RSU VC(即是楊秀美所效力球會之男隊)擔任主力,無病無痛的話每次打足全場。然而就算該球會實力一般,Henry的表現及官仔骨骨的長相,已吸引大量「粉絲」賽後留守索求合照。球隊最終敬陪末席,無緣超級賽資格;以為首季速速告終,班霸Air Force卻突然致羅並借用Henry出戰超級賽。今季他更轉投爭標分子NK Fitness,有機會衝擊職業生涯中首個獎項,似乎有時候亂中有序亦有其所。

晨操後還早,陳獻略通常會到宿舍飯堂食早餐。(盧翊銘攝)

+2

泰國長平晚輩分野清晰 不存在後輩地位更高

Henry初到步,有某幾樣事不習慣:辣,由朝辣到晚,大菌食不了細菌的時候,他試過食物中毒、胃酸倒流;長、平、晚輩的分野,大的可以吩咐年輕人做事,晚輩絕對不可以直接稱呼長輩,一定要加「P.」在前,不會存在後輩地位更高的可能;悶,除了練習就是回宿舍,就算放假可以到曼谷中心逛逛,先要捱過塞車下來回共4小時車程。就算薪金應付泰國物價綽綽有餘,但如問能否追趕香港通脹,也許只會變得無知。異鄉生活有別,既不為錢,為的又是什麼?「上季我好想知道全職排球是什麼,想挑戰想試,但同時間季中加盟令全職感覺不完整;所以今季心態是要感受一個完整職業生涯。」有時候,感覺亦是一種圓滿。

陳獻略其實也是一名模特兒,穿起西裝來更官仔骨骨。(盧翊銘攝)

+3
+2

「幸我加入南華,令我對排球真正有存在感」

我們愛談泰國的趣聞,但言行間,Henry不時提到母會南華。我坦言過去未有了解香港男排,「冇情緒又靚又潔癖嘅有錢仔」亦令我認為Henry早早就是甲一球星。「我中五才第一次跟隊練波。」我有點意外,但他續道:「我讀沙田呂明才,不是從長天、華英、喇沙等排球名校出身,中七才有機會到南青,整個中學生涯只是打學界,甚至沙田區連4強都不入,我連精英賽是什麼都沒概念,別人選港少時我還在『遊魂』,所以他們緬懷過去時我根本搭不上嘴;幸我加入南華,令我對排球真正有存在感,如不我一早放棄。」

惟談到此,Henry認為自身經驗反映出一個本地球壇的狀況。「非排球名校的我,那時候不知道甲一的存在,然而我深信現在也有大量學生都是這樣。」事實上,本地排球聯賽觀眾席上,多為甲一圍內人,Henry認為擴大觀眾層是本地排球發展重要基石:「不寄望會有未熟悉排球的人到場,但至少打排球的學生們可以,他們是明白及喜歡這運動的啊,香港聯賽是4月到6月,完全不撞學界賽期,那為何一直未有在中學推廣的事?」

在香港,排球是生活調劑品,是要在課餘時間內執行;在香港我們『先workhard 後playhard』,這裏『workhard playhard』同時間發生在同一件事物中。
陳獻略

這名香港首個職業排球員亦以泰職經驗舉例:「泰國排球與社區有關連,會主動令大眾知道即將有賽事發生,之前替Air Force打超級賽,商場裏會賽事的推廣。」香港、泰國;業餘、職業,除了推廣的力度有別,Henry更感受到兩個地區球員的心態之差。「在香港,排球是生活調劑品,是要在課餘時間內執行,我們會很緊張比賽、陣容,因為打波的時間實在太可貴;非指泰國的不珍惜練波機會或看輕比賽,只是這裏是職業賽,打波的次數真的很多很多,在香港我們『先workhard 後playhard』,這裏『workhard playhard』同時間發生在同一件事上。」一周5日晨操晚練,周六亦有比賽;有些事大家心中有數。

那天為陳獻略今季首場賽事,NK Fitness直落三局取勝。(盧翊銘攝)

+4
+3
+2

「只是長大後想為自己創造更多」

由只是放學打波的中學生到甲一球員,再成為香港首個職業排球員,Henry坦言往往契機就是不經意地萌生:「小時候我打乒乓,之後因為家裏經濟問題支持不到球拍和訓練,索性轉打籃球,有波落街就打得,但係期後打波又比人打,那時我只高1.5米左右,就想要再長高挽回氣勢,就是這樣開始了排球。」我好奇問:「現在繼續挑戰職業,是想彌補中學暗淡的過去?」

Henry未有多想堅決回應:「不是彌補,因為那段時間別人感受的,我永世不會再經歷到,但的確我不滿足過去的排球經歷;現在一切,只是長大後想為自己創造更多。」

前無古人。換句話,陳獻略感受過的,別人或者永世不會再經歷到。

陳獻略所感受過的是前無古人的感覺;即是僅屬於他的一份有重力的經驗。(盧翊銘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