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卓耀國2】因渴望外流 今季要將3場波當成決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關於卓耀國,不同人有不同演繹方法,吹捧他的叫阿國「國王」,因為場上他真的入到波、有表現;不喜歡的會叫他「MK國」,因為兩季前一頭金毛,外加食煙飲酒又爛賭的傳聞,甚至今季球場還有人叫他「還錢」。

壞孩子之名就是跟足一世,對吧?

攝影:龔嘉盛

卓耀國好像和流浪八字特別合得來,每次有難都會再次在流浪反彈。

5月完季後,R&F富力向阿國說未清楚新一季香港球員出場規則,要他慢慢等消息,他費事將宿舍內的私人物品搬來搬去,便於廣州租了一間屋。每天都追問球會,每天都叫他等,最後等了差不多兩個月,便回香港算了。

「每隊波都差不多埋班,有幾支球會找過我,唯獨是流浪不介意我的過去,又沒有壓過人工,最重要是他(李輝立)承諾只要半季有海外球會找我加盟便會放人,真的救了我。」巧合的是,每次卓耀國落難時總會回到流浪,然後在場上又再有入球,好像個周期般不斷輪轉。

你不要預期流浪會有很高人工,但無論你遇到什麼挫折、你需要的時候總會伸手幫你。
卓耀國

「你不要預期流浪會有很高人工,但無論你遇到什麼挫折、你需要的時候總會伸手幫你;例如我是個紀律很差的球員,就算之前的事令我沒有波踢,流浪都會記得你的貢獻,不會睇住你死,很有情有義。」球會有義氣,阿國亦用表現回報,港超5場入3球,在一支下游球隊來說認真不錯,記者便問阿國作為聯賽榜入球最多的香港華人,又有何感想?

他說想踢港隊,因為最能回應批評的便是在場上的表現。

以前我將自信變了自大,不懂團體精神,無論我踢得幾差,都覺得只要自己入了波便OK。
卓耀國

堅稱已戒煙及還錢 態度已有改善

「你咁問我,我答了又會被人話我寸。」阿國說。

好吧,那記者換個角度問:「不少連登仔都想知道,為何卓耀國又食煙又飲酒,入球數字都多於其他華人?」

阿國笑了一笑說:「其實我在上季富力都沒有食煙了,酒亦飲少很多,不過壓力大時會間中放縱。」

記者不是狗仔隊,未能查證阿國生活是否檢點,亦無法證明阿國的微信是否被黑客入侵,才會發生「援交醜聞」,惟於球場上卓耀國真的有改變:「以前我將自信變了自大,不懂團體精神,無論我踢得幾差,都覺得只要自己入了波便OK。有教練、隊友罵我,慢慢我真的學習改變,以前覺得不用防守,到現在才明白,原來入波是可以靠團體、靠搶迫,才多了改變。」

最令記者印象深刻,是在街拍照時,阿國細心的提醒攝影師有車,避免了一場意外。

難道我錯過,便沒有機會翻轉身?
卓耀國

上月聯賽對飛馬時,卓耀國入球時模仿了C朗的霸氣慶祝動作,他承認自己十分喜歡這名葡萄牙球王:「C朗很勤力,他不似美斯般那麼有天份,但靠後天努力去達到自己這種成就,因此我很喜歡他。」是不是覺得自己以前自恃有天才波,白白浪費了很多光陰,才有此共鳴?「可以這樣說,開頭的確覺得自己有點天份便很懶,現在不能說自己很勤力,但真的會每天行多步,於大陸每日都加操額外練。」

踢畢所有港隊青年賽事,惟大港腳只得一次上陣紀錄,壞孩子坦言想入選:「我很想踢,很多人都覺得我不行、態度差、還錢,其實我於富力踢了大半季時便還清了。難道我錯過,便沒有機會翻轉身?」人人都睇死他,令阿國更想踢港隊,以及外流。

外流未絕望 未來3場定生死

「我覺得最好的回應,就是場上的表現。」阿國指開季前隨流浪來馬來西亞集訓,本來獲檳城一支球隊看中本已落實轉會,惟因文件上未趕及完成下最終告吹;更可惜的是大馬足總修改條例,要於國際A級賽事上陣20場才算亞援,令阿國更難外闖。

「現在都未肯定,有經理人對我說那邊還在商議條例,有可能會收回。現在最重要的,是踢好12月餘下的3場賽事。」惟阿國指自己上半季有表現,要外流不是沒可能:「這3場波,我當決賽來踢。」說得更壯麗,萬一真的要留在港超怎算?「繼續踢,終有人會留意到我。」

「細榮」梁志榮上季執教富力時表示,希望全隊一起進步,而非個別球員進步,其中一個進步最多的便是卓耀國。

他MK,但真的好波;或者一個MK仔,真的可以做到很多球員都無法達成的事。

【港足日與夜.卓耀國1】壞孩子自白--上季在富力被罰的日子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