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圖 一條路 一個串連無國界醫生與野外定向的故事

野外定向Barry。(01美術製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個指南針、一個地圖,一班選手為了鬥快鬥準到達控制點,於山頭上暴曬揮霍汗水。

無國界醫生,一個為幫助有需要的國家對抗疾病的獨立機構,原本與野外定向這個運動大纜亦扯不上關係,卻因為前定向代表成員孔繁泰(Barry)的義助,兩者合體成了每年香港的越野界盛事。

攝影:林若勤

Barry正職為保險從業員,自小已常參加野外定向。

Barry現職保險從業員,年輕時參加過香港定向代表隊四出比賽,現在成了香港定向總會推廣及發展秘書,每年都會幫助無國界醫生野外定向比賽物色地點,然後帶領無國界醫生的職員實地視察,再劃分賽區、製定賽道、選定賽事中心。辦了前期工作,Barry又要安排義工於賽前搬運物資入賽區,放置控制點及報置場地等,一辦已是17屆。

多組別 一家大細最易入手

「2001年無國界醫生找來香港定向總會合作,希望舉辦一個定向比賽幫忙籌款,我們商討下覺得有合作可能,亦是能力範圍之內。」Barry說。野外定向都是在荒野中跬步千里,而無國界醫生到前線工作時,當中亦要經過很多山路,去很遠很遠的地方、將一針一藥送到病人手中,每年4000多名選手都可以通過比賽體驗無國界醫生的經歷。做善事之餘,Barry指這個比賽最適合一家大細參加:「這個活動可以讓以前玩過但放棄了幾年的人參加,如果覺得又要報名色級賽或聯賽,氣氛好像很緊張,不妨參加今次無國界醫生野外定向,會有親子組,亦有一、二、三、四人組別及男女子混合組。我的理念就是只要你來報名,一定有合適的組別予你參賽可以和家人一起享受又可以做善事,比較易入手。」不指組別多,連地圖背後亦有中英文解說每個控制點,參賽者更易上手外,亦同時可以作教育,讓他們之後再檢討及研究比賽。

每張地圖背後有中英文解說,方便初心者易於尋找每個控制點。

假如那口井闊一點的話,我可能會有生命危險了。
Barry

可以義務為今個賽事工作17屆,少點決心和熱誠都做不到。Barry試過印刷地圖時出意外,要比賽前兩天才有實物,要前一天找來多名工作人員人手將幾千張地圖入袋;又試過08年於昂坪舉辦的無國界醫生太凍得幾度,參賽者玩得辛苦,更苦了說提早一晚於比賽場地露宿、為了現場報置的工作人員。但要數最難忘,必定是2013年那一屆。

考察地圖出意外 爬近10分鐘逃出生天

「那次我到沙頭角視察,卻發生了意外。」定向地圖會標明建築物、密林、山坡等資訊,這些詳細資料全靠Barry和工作人員親自考察,便如無國界醫生組織義工為偏遠、落後地區重組地圖,方便救援工作進行一樣。「我本身到樹林旁視察,惟草堆覆蓋了古井,一踩便直入井中大半身濕透。」那口井很深,Barry只得隨手抓住了井內的爬籐植物,邊擔心它們會斷下、邊爬約10多分鐘才逃離井口,工作人員見他大半身全濕才知他出了意外,「假如那口井闊一點的話我可能會有生命危險了」。

每張比賽地圖上都有各式各樣的標記,提示參賽者那裏是山坡、河流等,都是靠Barry和工作人員親身考察記錄下來。

玩命也要堅持下去,Barry指和此運動的獨一無二,沒有特定路線,一張地圖下有草林、有斜坡,參賽者鬥的便是找一條最快最安全的路線到達目的地:「與其他比賽不同,在設定無國界醫生的路線時自由度比較大,唯一準則是要保持原有野外定向的精髓,要比較多時間接觸到大自然。」每次參賽都有約4000名選手身處同一個山頭,要同時同地內分設好不同難度路線予參賽者亦有一定困難。「我們的大前提是要不同程度的選手同時間比賽,參加者會見到水平較高的人如何比賽,從而知道自己應該怎樣進步;有經驗的選手又可以挑戰到自己的極限。」

一班選手在山頭,就是為了鬥快鬥準到達控制點。

每一次都沒有重複,由你選擇地點、路線都是全新的挑戰。
Barry

參加者享受,對於出題的Barry又是個考試。首先要預計當日比賽人數,才可以決定賽事中心要有多大空間容納參賽者,終點位置又要視乎是否安全,再讓畫圖員決定地方及實際行一次是否可行,然後再想是不是可以同時設定4至5條不同難度的路線予不同組別參加。

每次定向 都是全新的挑戰

「每一次都沒有重複,由你選擇地點、路線都是全新的挑戰。我認為不同於其他競賽,如球類比賽所有事都早已決定好,但定向比賽同一個地點,只要有不同報名人數、對象及標準等,所有事都已經不同了。就算座標或地點都完全一樣,但地形都會變化,可能路上又會多了個洞穴,選手到時的決定又不一樣。」一座山,一張地圖,一個指南針,就是如此吸引一班人。

即使幫了無國界醫生野外家向比賽17屆,Barry依然覺得樂趣無窮。

定向路線中的選擇,都會浮現出平時人生中的取向。
Barry

常言道,讀萬卷書,行萬里路,Barry說要更深入了解自己,不如走多轉定向賽:「有些玩了多年定向的選手肯定有所體會,定向路線中的選擇,都會浮現出平時人生中的取向。你可能一早已計劃好路線,但沿途見到好手爬頭,又會猶疑是否跟他一起跑,到跟不上時已發現自己不知在何地。現實中我們很多時都因工作而迷失,不知下一步應如何自處,好的選手會堅持自己決定的路線,即使行錯路亦很快會回到起點,從頭來過,人生亦應該如此。」

每條路線都是自己所選擇的人生,有人衝刺,有人慢慢的走,亦有人像Barry般未必要參賽走畢全程,當個幫手讓大家欣賞定向,仍可走出精彩的一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