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余煒廉1】黃金一代的隊長 為兄弟延續未完夢想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4年,香港足球傳來好消息──U16代表隊歷史性打入亞少盃決賽周,儘管未能由分組賽出線,這群97、98年齡段的小將已被譽為「黃金一代」;緊接再有因世界盃外圍賽掀起熱潮,一度令人對港足的未來充滿期待。

4年過去,「黃金一代」23位球員中只餘5人仍留在港超聯,19歲的余煒廉是其中一人。回想當年亞少盃的隊友,不少都因現實環境所限而未有繼續生涯,他只能慨嘆,香港這地方不容他們逐夢。

作為當中幸運地獲父母支持的一個,他決意為這群好兄弟延續夢想。

攝影:梁鵬威 影片:葉詩敏

去年11月,19歲的余煒廉在元朗大球場踢了今季第一次正選,那一夜,元朗 3次被傑志射破大門,他大概作夢也沒想過一個多月後,自己再度正選上陣之時,能協助元朗擊敗傑志殺入高級組銀牌決賽;更沒想過的是,他最後能站上頒獎台,跟隊友一同慶祝奪得銀牌冠軍,舉起獎牌時,小伙子臉上只有喜悅。

煒廉早期的足球路離不開家鄉大埔:小學四年級時加入校隊而接觸足球,愛上跟朋友合作爭勝的感覺,隨後加入大埔青年軍,對當時沒有留意外國足球的他而言,那時的港甲(現時的港超)已是全世界:「那時覺得大埔運動場很多人睇波,很熱鬧,最記得李威廉和安基斯以速度和技術成為入球泉源……拿了足總盃那一季,我也有參加勝利巡遊。」輾轉踢過傑志青年軍,他最後還是回歸大埔,參加U18和甲組賽事,隨後才追隨自己在體藝中學足球隊的教練曾昭達,加盟元朗。

大埔是余煒廉的家,他的足球路也在這裏開始,屋邨內一塊空地,是他小時候踢波、踩單車的樂園。(梁鵬威攝)

8歲已開始接觸足球,余煒廉仍自言起步較他人遲兩三年,但曾是田徑隊的他本已有運動天份,每日馬不停蹄練習亦有回報,由U13梯隊開始,他已是香港代表隊常客,說起往事仍如數家珍:因弄斷手腕錯過了人生第一場代表隊比賽──港澳埠際賽,到兩次參加亞洲足協足球節,由第一次場場大敗到第二次的大躍進……再到亞少盃外圍賽,他以隊長身份領軍取得決賽周資格,創造歷史,看得出他對這些回憶的重視:「一班兄弟由U13開始踢上來,早已無分彼此,大家穿起港隊球衣,都希望為香港搏命;記得外圍賽最後一場對中華台北,我們在落後之下一球一球追上來,最後反勝3:1,取得出線資格,十分難忘。」在煒廉眼中,那群夥伴早已超越了隊友,成為兄弟,那張大合照還是他Facebook 的Cover Photo,這23名97、98及99年出生的球員被譽為港足「黃金一代」,球迷幻想當中大部份會成為港足未來棟樑,他們也帶著對未來的嚮往、背負外界期望來到決賽周,卻是面對現實之時。

2014年在泰國舉行的亞少盃決賽周,至今仍是余煒廉(上排左二)最難忘的賽事,然而同生共死的好兄弟,踏上職業球壇的並不多。(香港足總)

「香港足球不能給人安全感,球圈發生過很多次散班,家長一定擔心子女的前途,加上打入決賽周後已臨近考試。其實23個球員當中,很多人本已不會繼續踢波,那時是因為入了決賽周,才決定完成賽事。」余煒廉說,不繼續生涯非球員所願,更大程度是家長希望孩子可以集中應付公開試,他回想,決賽周最後一場分組賽對中國後,許多球員都哭了,「隊友當中,大多不想這麼快完結足球生涯,其實踢了多年代表隊,更會為比賽而哭,看得出他們很重視港隊球衣,很想一起踢下去。」儘管不捨,他卻了解這就是現實,「只能說,在香港這地方,不容許我們繼續去做這件事(踢波),家長為子女打算並沒有錯,我很明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能兼顧足球及學業者,新一代中不算少數,如陳俊樂、胡晉銘、劉學銘、劉家銘等,但在香港這個「讀書大過天」的社會,有幾多家長願意讓子女選擇足球當專業?即使煒廉本人不愛讀書,也在曾昭達的勸告下繼續進修。

按圖查閱仍在港超立足的「黃金一代」:

其實「黃金一代」中,不少球員在亞少盃後仍朝職業夢進發,顏卓彬、蕭栢霖等都曾在頂級聯賽亮相,最後卻因上陣機會不多,或赴外地升學,或轉戰次級聯賽,余煒廉說:「足球很現實,沒有出場機會,薪金不會高,家人也會建議他們轉行。」當然,青年階段與頂級賽事之間水平差距極大,也令小將無法輕易立足。但余煒廉的切身體會是,即使願意努力,限制仍不少,尤其場地不足令練習時數少,在土地問題嚴峻的香港,更是無解,「香港目前只得一間職業球會(傑志)擁有自己的場地,仍要租用予公眾……」其實傑志中心一度成為政府收地建屋的目標,而籌備多年,在今年內啟用的將軍澳足球訓練中心,無疑可提供更多訓練節數,但亦一樣要開放予公眾租用;南華體育會重建工程至今仍未竣工,足球隊也已自行降班;幾間港超球會曾計劃自建訓練場,卻往往無下文,「累積下來,我們的訓練時數難免比別國少,水平自然出現差距。」

在香港,比起籃球,足球起碼有了職業聯賽的基礎,但要趕上亞洲列強的水平,仍有重重障礙。(梁鵬威攝)

港足發展限制多,但願意努力的人仍有很多,無論台前的球員還是幕後職員,都深知先天不足唯有靠後天補救,就如煒廉小時候靠自發參加大量訓練,去為自己遲起步彌補,他亦坦言,自己曾因已有足夠能力應付青年聯賽而偷懶,不過,看到同期小將紛紛在港超出場,甚至代表香港隊上陣,就醒覺不能再懶,「一班同輩都在港超上陣,甚至成為大港腳,我雖然晚起步,但也想追趕,希望大家一起穿上大港腳球衣的夢想,終有日會實現。」雖然煒廉19歲已贏得第一個職業生涯冠軍,但畢竟只是初起步,他亦自知不足之處仍有很多,每天的操練都要不停學習,更要感謝經驗豐富的法比奧及杜馬思協助,教練團及隊友亦十分信任自己,「對傑志的銀牌4強賽,記得有一球我頂漏了,皮球落在盧卡斯腳下,幸好法比奧及時補位擋下他的射門……當下真的很激動,隊友和教練的信任,給了我很大動力。」幾多年輕球員曾因一時得意忘形而影響了發展,小伙子若能保持初心,值得寄予厚望。

香港足球環境不算理想,但余煒廉拒絕放棄,「這是我從小到大唯一能堅持的事。」(梁鵬威攝)

黃金一代僅餘5人征戰頂級聯賽,余煒廉曾為此失落不已。4年已過,自己也已登上職業球壇,對於這群暫別足球生涯的昔日兄弟,他又有什麼想說?

「嗯……」他低頭苦思良久。

「很謝謝他們,雖然他們沒有繼續,但陪我發過一場夢,令我確立了一個夢想。」

想起少年時外出比賽,曾被其他國家代表看不起,近年港足也試過在不受看好的情況下摸和中國,令余煒廉更想在自己的一代爭口氣,「雖然他們未能圓夢,但我們會努力去代替他們延續這夢想,也希望他們能再入場支持我們,希望他們看到,也會開心。」

背負昔日兄弟的夢想,「黃金一代」的隊長余煒廉,請好好加油。(梁鵬威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