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華杜斯】字典裏沒有大意 力臻完美的中場大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華杜斯(Krisztián Vadócz),匈牙利國腳,去年加盟傑志之前,知道他名字的香港球迷寥寥無幾。

到了今日,他成為傑志跟其他港超球隊之間最大的差距,每場比賽都能控制中場,捕位、斷球時機極準,傳送準繩,今季聯賽已攻入6球。

踢波或做人,他都簡單俐落,沒多餘行動;對完美的追求,驅使身邊人都一同進步。

亞冠盃即將來臨,面對列強,他只有一個想法:證明傑志值得踢亞冠。

攝影:盧翊銘 影片:葉詩敏

很多人覺得做好過程已足夠,但只有獲勝的一方會被銘記,我想成為其中一份子。
傑志中場 華杜斯

一直不覺得華杜斯只比我大幾年,更像是超越10年的差距,那種沉穩實在望塵莫及。這個32歲的匈牙利中場,場內場外都穩重認真,加上灰藍色眼睛,傑志隊友都叫他Iceman,連惡作劇玩遍全隊的林恩許和艾里奧,也不敢開他的玩笑,那種距離感教人卻步。

然而,今次訪問,華杜斯早已細心地替安排好行程:「先去1881,再坐天星小輪到中環吧。」都是他喜歡的景點。天氣終於回暖,他沒有平日的刻板,但還是很着緊自己的表現,攝影師一邊拍照,他不住問:「我做得好嗎?」記者說,很好啊,他才滿意地笑,說自己頗擅長面對鏡頭,全賴名模太太Dora指導。

「我的表現如何?」華杜斯邊在攝影師指導下擺出各種動作,一邊問。(盧翊銘攝)

華杜斯的要求很高、很高,球場上,傑志進了8球也好、5球也好,只要大意失一球,他都氣惱,傑志在聯賽作客理文先失一球,科蘭射入一記漂亮罰球追和,隊友在慶祝、對手在驚嘆,唯獨他第一時間跑入龍門撿起皮球,趕回中圈再開波,那份爭勝心,足以驅動所有隊友做得更好;場外,他為保持體魄非常注意飲食,極少外出用餐,亦不嗜甜,平日以藜麥及雞胸肉為主食,只苦惱在港難以買到高質雞胸。華杜斯說,自己不完全是完美主義,「我只是目標明確,不浪費時間做無謂的事。每次踏上球場,我都想贏,所以總是很認真。很多人覺得做好過程已足夠,但只有獲勝的一方會被銘記,我想成為其中一份子」。

華杜斯說,自己面對鏡頭不會不自然,全歸功於他口中的「萬能太太」Dora,這位匈牙利名模間中會來港相伴。(盧翊銘攝)

華杜斯的慶祝動作,正是跟太太Dora打招呼。(資料圖片)

曾是高材生 「我想做最好的一個」

要了解華杜斯為何如此執著於高水平,先要了解他的背景。生於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的他,爸爸為養家放棄了足球夢,他則受父親影響而愛上足球,像許多匈牙利小孩一樣,平日不是在街上踢波,就是收看祖雲達斯和AC米蘭的賽事轉播,周末也習慣入場支持家鄉球隊布達佩斯捍衛者;他自小聰明,足球上,6歲已被兼任捍衛者教練的小學老師發掘,16歲升上一隊簽下職業合約;學業成績亦好,任教師的媽媽對他要求很高,要他在高中取得好成績才能以足球為職業,華杜斯說:「家人總希望我除足球外能有Plan B,其實我只要留心上課已能取得不錯的成績,但因為太懶惰,沒有像兩個哥哥般升讀大學。」

從小到大都優秀,是因為華杜斯很清楚,要保持水準就不能放鬆,他的足球路,從來走在一個競爭激烈的環境:由離開母會轉投法甲歐塞爾,卻從未爭取到一個一隊的機會,到轉投荷甲奈梅亨及西甲奧沙辛拿,夢寐以求地穿起國家隊球衣,每一步都如走鋼線,「只要有一刻放鬆,位置就會被別人取代,要重新搶回位置會更困難。我從小到大都是這樣經歷的,不止國家隊,小時候踢街場已是如此,所以我總想贏,想做最好的一個。」華杜斯不止自我要求高,對隊友亦然,無論訓練或比賽,常常看到他咆哮提示隊友,尤其在球隊出現無謂的失球之時:「出現失球,可以是因為對手造出了完美的攻勢,但過去幾場比賽,我們失波都是因為大意所致。當然不能完全避免出錯,但我的字典裏沒有大意,我不想讓對手覺得可以擊敗傑志。」菁英盃分組賽對R&F富力領紅被逐後,他亦逐個跟隊友道歉,「不過賽會翻看錄影,才發現那根本不是紅牌」,他笑道。

從競爭激烈的環境中成長,每分每秒都做到最好才能免於被淘汰,這是華杜斯的習慣。(盧翊銘攝)

不做無謂事 亞冠目標明確:製造驚喜

3小時的訪問,華杜斯多次說,目標要明確、不要浪費時間在無謂的事上,經過中環海濱一個嘉年華場地時,他皺了皺眉,「我跟太太都不會冒無謂的險,坐上這些機器」。在他眼中,無謂的事很多,例如香港人常常邊走路邊低頭玩手機,他只要離開寓所,手中的iPhone就變成不具上網功能的普通電話,「香港很繁忙,只要細心觀察,總能發現新事物,很多人都只顧低頭玩手機,忽略了身邊人。我們小時候也不能隨意用手機上網,我喜歡這種方式,比較平和。」他亦拒絕使用任何社交網站,堅持建立「真正的社交生活」。然而作為足球員,空餘時間不少,又如何打發?「我跟太太一起建立了一盤小網購生意,有點像小型的Amazon,另外,在歐洲也有物業收租,我太太是老闆,我負責打理。花時間做有意義的事,感覺很好,畢竟足球不能踢一世。」難怪華杜斯在球場上,傳球目標總是明確、也不會有無意義的跑動。
尚有幾天就要迎來傑志第一場亞冠盃外圍賽分組賽,作客牌面強得多的天津權健,無論華杜斯有多渴望勝利,當然都不會說一定要贏,但他仍有很清晰的目標:「中、日、韓球隊有經驗得多,陣容上也更強,但球賽只需短短一瞬已能逆轉一切,希望我們能把握這個瞬間去製造驚喜,證明我們值得在亞冠亮相。」

亞冠盃作客,很難踢,但華杜斯不放棄任何可能性。(盧翊銘攝)

走遍歐亞眼界大開 不放棄重返國家隊

接下來幾個月,華杜斯都要跟傑志一同多線作戰,但若談及更遙遠的未來,他又有什麼想法呢?他的生涯中,甚少長時間留在同一球會,除了母會布達佩斯捍衛者,他未曾留在一間球會超過3季,最長也只是在奧沙辛拿待過3年。「沒有任何不愉快的事情發生過,但我必需跟球會有共同的目標才會效力,若然球會合適,我必定全力以赴,否則還是分開的好。」他認為,自己走遍半個地球後眼界大開,成為了更好的球員。

2019及2020年,香港球會都不會獲得直接進入亞冠分組賽的名額,聯賽冠軍也只能獲得外圍賽資格,惟透過外圍賽進入分組賽難度極高。華杜斯一開始是為亞冠盃而來,又會否考慮在今季約滿後繼續留港?他坦率回答:「去季我也是到最後幾天才決定續約,希望我接下來有好表現,傑志也願意續約。當然,我也要考慮,因為我仍很認真地想要重返匈牙利國家隊,直到現在,我仍未收到徵召,大概要做出比拿到聯賽冠軍更好的表現,例如在亞冠爭取到分數。」

按此觀看︰【傑志.亞冠2018專頁】01全程直擊球隊備戰過程

華杜斯很喜歡香港,但即使已7年未曾入選國家隊,他未放棄這希望。下一季,我們仍會見到他的身影嗎?(盧翊銘攝)

無論如何,華杜斯至少仍會留在港超3個多月,可以肯定的是,這段時間,他仍會貫徹力求完美的信念。

「希望我無論在哪踢過球,我都是一個值得人們記住的球員。」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