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運動.花式跳繩】雙腿好似摩打 肉眼看不清的跳躍速度

花式跳繩世界冠軍有幾艱辛。(01美術製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運動員唔係垃圾!」廿年前「風之后」李麗珊名句,成為多年來激勵香港運動員前進動力。花式跳繩曾不為港人熟知,卻於世界舞台上屢獲殊榮。兩年前港隊刷新世界紀錄短片在網上瘋傳,香港花式跳繩一夜之間成為城中熱話。過去默默刻苦訓練的一眾香港跳繩隊成員,如今可謂「修成正果」!

攝影:梁鵬威

個人花式跳繩冠軍周永樂表示跳繩改變了他的性格,亦令他得到一班要好的隊友。(梁鵬威攝)

看看威風的他 雙腿好似摩打​(按圖放大)

+5
+4
+3

「哇!好快!」、「快到肉眼睇唔到!」、「點解可以咁勁?」兩年前網上瘋傳一段港隊花式跳繩片段,港跳繩隊成員何柱霆、周永樂、黃啟銘、劉浩男組成男子團體代表隊(HK01),2016年7月底於瑞典馬爾默舉行的「世界跳繩錦標賽2016」,在男子組「4x45秒交互繩速度跳接力賽」,以3分鐘內跳出671.5下打破世界紀錄。

每周苦練12小時 破世界紀錄

事實上由交互繩速度太快,裁判用肉眼計算跳躍次數難度甚高,因此國際規則需要至少3名裁判同時計算,並只算右腳的落地次數。相信有看過影片的大家,當時心中都會響起《足球小將》的主題曲:「看看威風的他,雙腿好似摩打。」不過,要練成一雙「摩打腿」,背後的艱辛又豈足為外人道?掌聲背後,何柱霆他們付出的努力遠比想像中多。

3分鐘內跳出671.5下是什麼概念?就是連肉眼也看不清楚。(梁鵬威攝)

「我們平均每星期都至少練習3至4次,每次3小時以上。就讀中學時,要待放學後才可練習,更要把握小息和午膳時間完成功課;不過大專時期,就改為在早上練習,最大好處是由於已經出門,因此不會走堂,哈哈!」男子個人冠軍何柱霆說罷,便和一眾隊友相視而笑,輕描淡寫地帶過為跳繩付出的犧牲。另一名隊員劉浩男續指:「其實若然喜歡,就談不上犧牲與否,因為樂在其中。」不過黃啟銘就表示:「為練習花式跳繩,難免會犧牲與家人和朋友見面時間,雖然會有掙扎,但慶幸家人和朋友都會諒解。」在個人花式項目奪金,打破澳洲5屆壟斷局面的周永樂更透露:「我大專時期為趕在上課前練習,試過要早上5時便起床,又曾要通宵才約齊人練習,連家人亦見不到面。」「其實玩花式跳繩真的很開心!」何柱霆忽然彈出一句總結,「花式跳繩千變萬化,用一條繩就可以做出很多想像不到的動作,創造不同的花式。即使在很細小的空間,只要有一條繩已經足夠。」是了,在香港這個彈丸之地,空間往往是最大限制,似乎跳繩是最適合我們的玩意。

雖然一個人也可以玩跳繩,但與眾同樂才是最開心。(梁鵬威攝)

想到新動作便想分享

所有運動員成功都離不開苦練,旁人眼中花式跳繩娛樂性大於競技性,事實要付出汗水絕對不下於任何一項運動!惟周永樂他們坦言,練習花式跳繩過程是伴隨着歡樂和享受。問到花式跳繩樂趣,何柱霆首先憶述:「最初覺得好玩,沒有想得太深入,只是純粹想接觸跳繩。」於是一玩就超過十年?劉浩男負責解惑:「花式跳繩與其他運動最不同的地方,是不會感到悶,跳繩可以自己做不同的花式,而與不同的隊友組合,又會產生出不同的效果和火花,這正是花式跳繩有趣之處。」心有靈犀的周永樂立刻從旁補充:「相反,若只得自己一個練習,絕對不會跳得持久,即使是跳個人繩,亦希望相約一大班人出來跳。因為有時侯會忽然想到一個新動作,如果真的成功做到,會很希望立刻與人分享。」劉浩男更笑言:「玩籃球你總不會在中場射入一球,然後就很想立即和別人分享吧!」原來,這就是花式跳繩的迷人之處,令他們堅持超過10年之久。

教練鄭淦元指過去市民可能認為跳繩只是玩玩下,如今可明白到跳繩亦是很專業的。(梁鵬威攝)

聽着眼前四個男孩細說練習花式跳繩的往事,有講有笑地道出旁人眼中不可企及的努力、汗水、付出,頓時彷彿有一條看不到繩將他們連結在一起。他們不過是一群廿歲出頭的小伙子,正值年少輕狂歲月,共同為心愛的花式跳繩苦練前進,大抵不難解釋他們何以在世界舞台上奪得佳績。

左起:周永樂、劉浩男、黃啟銘、何柱霆,在賽場下亦只不過是喜歡扮鬼扮馬的小伙子。(梁鵬威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