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徐宏傑1】21歲小子獨活梅州 不怕悶 只想進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梅州市五華縣,距離香港約5小時車程,若沒有去年新落成的大商場,可說是「什麼都沒有」。

21歲的徐宏傑,是香港土生土長、習慣五光十色生活的年輕人,年初毅然跟中甲足球隊的梅州客家簽下5年合約,首次離開家人獨自生活,就去到五華。

離開家人朋友,住進簡陋的宿舍,傑仔卻一貫笑笑口說自己「好襟悶」。無他,以足球為職業,除了希望為家人多掙點錢,更是因為對進步的追求,「既然選了踢波,就想做得比別人好。」

攝影:高詩琦 影片:葉詩敏、曾柏熊

比起廣州、上海這些中國大城市,五華縣內的樓房顯得較老舊。(高詩琦攝)

香港很多娛樂,這裏則沒有,只有練波、練波和練波,可能會踢波踢到悶,但我暫時不會悶,還很享受。
徐宏傑(梅州客家後衛)

要形容五華是個怎樣的地方,除了是30年代「香港球王」李惠堂的童年住處,就要從交通說起:從香港坐巴士很花時間,班次少,還要轉車;縣內除「滴滴出行」叫車,基本上沒有公共交通工具,結果我們選擇包車。一行人下午2點多開始從珠海驅車,晚上8點才轉入五華縣,映入眼簾的多是破落的民居和店舖,街燈少,主要靠車頭高燈照亮前路,到預訂的酒店附近才有座簇新的商場──奧園,周遭是住宅大廈和金光閃閃的酒店,是全縣最繁華的地方;街上卻多是小孩和長者,梅州客家的球會司機說,很多人都去大城市打工,基本上不會回來了。

奧園廣場,是五華最大、最新的商場,徐宏傑的衣、食都在這裏解決。(高詩琦攝)

徐宏傑說,球會供應的膳食飽肚,味道嘛,「都係咁啦」。(高詩琦攝)

平日外出或購物都一個人

對徐宏傑的感覺,一向是個慢熱內斂的男孩,也很乖巧,為期4天的採訪,他早就協助我們跟梅州客家總經理曹陽溝通好,抵達第一晚,他相約我們到奧園吃飯。在五華只生活了兩個月,傑仔尚未跟隊友熟絡,平日外出或購物都一個人去奧園,老實說,除了奧園,其實也沒太多地方可去,對於習慣香港生活的年輕人,大概不容易,他卻說:「(五華)一開始感覺很簡陋,但來到後覺得比想像中好,因為新建了這個大商場,食物接近香港的口味,適應不是問題。」走進一間平價西餐廳,傑仔點了意粉、雞扒和雞翼,外出吃飯不怕肥膩嗎?他坦言:「飯堂供應一日三餐,能吃飽但很多油,出來吃比較健康。」而且一頓飯即使吃3款主食也不過50元,足球員食量再大也不成問題。

梅州客家的基地佔地廣,徐宏傑說很希望基地設在香港,但深知很難,「10間球會各建一個基地,已沒有地了。」(高詩琦攝)

百來平方呎的房間,是徐宏傑在五華的起居處。(高詩琦攝)

PS4是最大娛樂

相比起奧園的簇新,梅州客家的訓練基地跟五華縣的感覺匹配得多──有點舊,但簡樸而齊全。翌日下午,我們到訪基地,徐宏傑所住的宿舍外觀是一幢矮樓房,我們登上5樓去到傑仔的房間,連同浴室大約200平方呎吧,在香港已能賣幾百萬,但房內就是一張床、一張飯檯、一個衣櫃、一張書檯、再加一面有點鏽漬的鏡子,好些櫃桶和房門也是破的,沒法上鎖;還有有台傑仔特地從香港帶來的PS4,連上手提電腦的熒幕就能玩了,成為他最大的娛樂,手掣卻只得一個,「我一個人玩就好……不過這裏網絡比較差,很難連線對戰。」球會最初向他分配了一間沒有獨立廁所的小房間,「感覺一般,然後轉了大房,打掃了一下,雖不算很好,但住得落。」宿舍環境不算好,許多球員也會選擇每月花2千多人民幣,租住較舒適、有3個房間的碧桂園單位。

梅州客家宿舍內貌(按圖放大)

+6
+6
+6

練習穿過的衣服,球員要自行在洗衣房洗完後再拿回房晾乾,徐宏傑都是隨手摺一摺。有點皺了,但也難怪,畢竟是第一次離開父母獨自生活。(高詩琦攝)

五華的環境雖沒有香港的便利舒適,但對於一個香港出身的足球員而言,這基地才是真正適合職業足球員的環境:走出宿舍,健身室、會議室、和3個大小球場就在視線內,不用每天花兩、三小時在交通上;有浸冰的浴池,雖然古舊,但至少無需用垃圾桶充當;在私家球場練波,也不怕被康文署職員趕走。每天起床、吃飯、健身、休息、傍晚練波、睡覺,有空去閒逛,累的話留在宿舍休息,徐宏傑說,自己踢波除了為收入,也為了追求更高層次,而這裏能令人專注求進步,正是他想要的:「香港很多娛樂,這裏則沒有,只有練波、練波和練波,可能會踢波踢到悶,但我暫時不會悶,還很享受。」他說,自己也習慣獨處,「好襟悶。」不過也強調隊友都很好人,尤其來自廣州的幾位,也會關心他的生活,協助他適應環境。

梅州客家的基地不算豪華,但卻很齊全。(高詩琦攝)

免費使用的洗衣房,球員都在這裏洗衣服,徐宏傑說,踢港超時都要拿回家洗。(高詩琦攝)

梅州客家基地設施(按圖觀看)

今季首場主場中甲賽事前一天,梅州客家全軍下午先在會議室開會,商討對延邊富德的戰術後,才開始訓練。賽前一日的訓練較輕鬆,內容也跟許多港超球隊大同小異,但速度、對抗性都明顯較高,主教練斯維克常出聲鼓勵球員,看到我們在場,也打趣說:「今天大家一定常常跑到香港男生(Hong Kong Guy)身旁吧!」訓練氣氛很好,徐宏傑也格外起勁,他認為,中國球員許多自小在足球學校受訓,踢波風格如出一徹,基本功好,雖不及香港球員般具特色,但態度普遍較佳:「心態上真的有差距,這是踢波最重要的,香港很多技術好的球員,但有時候,就是那一刻不去搏、不去盡,已相差很遠。」

作為梅州客家目前唯一一位香港球員,主教練斯維克稱徐宏傑為Hong Kong Guy(香港男生)。(高詩琦攝)

主教練斯維克(左)對徐宏傑讚許有加,說「香港應為他驕傲」。(高詩琦攝)

賽前一天的操練比較輕鬆,但節奏仍快。(高詩琦攝)

徐宏傑說,中國球員態度都很好,操練時十分認真。(高詩琦攝)

從五華回家的車程再遠、縣內再沒娛樂、宿舍房間再殘舊,傑仔都不介意,總是說,「還可以呀」、「冇乜特別」……也許他的執念,很多都用在足球上,從前,若教練沒要求,他也會要求自己;在中甲這個要求更高、更認真的環境,他也甘之如飴,而努力、投入總有回報,在速率較快的中甲賽事,他沒花多久已能立足正選。徐宏傑說,自己喜歡一步一步來,現在來到中甲,就開始望得更遠,儘管說話總是細細聲,他的內心比誰都強大。

「其實我踢波、做什麼也會想比別人強,不想普普通通……我選了踢波,就想比人好,不想做低下的球員。」

五華縣正興建「足球文化綜合體」,落成後,當中的足球場將成為梅州客家的新主場。(高詩琦攝)

除了新主場,五華縣同時在興建全新的「足球小鎮」,當中包括新訓練基地、溫泉酒店等,落成後,梅州客家可移師到這佔地極廣的新基地。(高詩琦攝)

回看兩季前的港超聯,那個瘦小的18歲後衛,幾次正選上陣,面對對手的外援翼鋒,他無能為力,不到半場就被換出,只能回到後備席哭。但抹去淚水後,他從未放棄,一步一步由球會正選、到入選港隊、再到今天的中甲正選。

「決定上來,是想看看這個機會,能否讓我登上更高層次,例如踢中超。踢足球,沒理由只做一個普通的球員。」

香港球員的心態,也可以很強。

曹陽(右)說,希望梅州客家兩、三年後升上中超,在他眼中,徐宏傑若繼續努力,同樣可衝超。(高詩琦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