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唐建文】傑志鐵衛大器晚成 從輸掉一切到贏得所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大球場草地上,傑志面對少踢一人的柏雷素爾,仍然吃力,右後衛唐建文看着大鐘的數字,80分鐘、90分鐘……他全場努力往前助攻、往後緊纏對手前鋒盧比斯不放,但他不覺得累,只是怕,怕不夠時間,怕像3年前他效力太陽飛馬時,沒能在有限時間裏抓緊機會,最後盡失所有。

今次他把握到了,鄭展龍93分鐘的入球,為傑志帶來今季第一場、也是唯一的亞冠盃勝仗。那一刻,唐建文比誰都激動,連他自己也沒想過,6年前曾心灰意冷的他,竟會在33歲登上高峰。

攝影:高詩琦

唐建文16歲已出道,但職業生涯的上半程發展平平。(高詩琦攝)

轉眼間來到了傑志今季最後一場亞冠分組賽,到韓國的全州作客全北現代汽車。全州沒有首爾的繁華,這個全羅北道的首府只有小規模的商店街,我跟唐建文坐在街邊一張矮長櫈上,午後陽光灑在身上,很和暖。唐建文說他沒有為訪問準備,他也不太擅長說話,能說的都是真心話,「那就好了。」我心想,始終只在數年前找他訪問過關於家中小狗的事,對於他的故事,我所知不多。

一切由將軍澳的街場說起。

唐建文在球場上總是活力十足,態度教人欣賞,但這種心態卻非一日煉成。(高詩琦攝)

始於保濟的足球路 穿起板褲去練波
 
唐建文的足球生涯始於16歲,踏入千禧之年,讀中四的他跟隨朋友及友人的爸爸在將軍澳街場踢波,卻被朱志光看中,邀他加盟當時再度埋班的保濟丸,熱愛足球的他想做職業球員,不加思索就答應,首課操練卻嫌波褲太短太醜,穿了及膝的板褲,朱志光到現在還拿此事開他的玩笑。「我本來是踢前鋒的,但第一場友賽,朱Sir竟叫我踢右後衛,我不禁問他,能不能踢其他位置?」被拒絕後,他無奈地上陣,但賽後的晚上他難過得哭了,覺得右閘的表現機會及不上前鋒。
 
二戰後參加過3次香港頂級聯賽的保濟丸跟之前兩次一樣,僅參賽一季又消失,唐建文也為應付會考而暫停足球事業,考完試後朱志光又邀請他加盟福建,那時球市不算好,收入遠比現在的球員薪金低,為了多些收入,他兼任管理,「那時跟溫遠雄一起洗衫,很有趣。」也許是際遇 也許是未夠進取,他的發展一直不算好,加盟當時仍是豪門的愉園,他的上陣機會很少;然後第一次效力傑志、再輾轉去到流浪,來到這支老牌球會所經歷的,他不願多談,27歲的他當時卻已心灰意冷,想要轉行,例如跟隨做三行的爸爸工作,收入必然更高,但他始終不甘心,「那時覺得沒有意思了,但若要在流浪結束生涯,又太難過了。」

「再踢一季吧。」迎接他的,卻是始料未及的變化。

唐建文(左)曾想過放棄足球,但投效太陽飛馬的決定,卻徹底改變他的生涯。(香港足總圖片)

加盟太陽飛馬 領悟職業球員應有態度

2012年,太陽國際體育會入主飛馬足球隊,球隊也由天水圍飛馬易名成太陽飛馬,時任主帥陳浩然邀唐建文加盟,「因為人工問題,我還要兼任助教。但那時覺得既已是最後一年,就付出所有。」在飛馬首季的上半季,他的機會不多,在後備席上看着隊友比賽,他的內心卻起了點變化,「其實從來沒有人教過我,一個職業球員的心態應是怎樣,只能憑自己的經驗去摸索。但那一季覺得既是最後一年,就全力付出,非常努力去準備自己,也學習在沒有機會上陣時調整自己的心態,想方法令自己去進步、改善和保持謙虛,也明白到作為足球員,絕不能覺得自己已足夠,也不會有完美的一刻。」以前的他認為只在操練期間努力便足夠,那時才醒覺到,訓練以外的飲食、作息和額外訓練,也不可或缺。

唐文的生涯沒有就此劃上句號。太陽飛馬踏入第2個球季,投入巨大的資金,重金收購本地球員及外援、將主場旺角場佈置得很有球會氣氛、球會周邊產品精美、Facebook、手機App及官網都做得專業,又找來女子組合唱主題曲並拍攝MV、主場賽事恍如嘉年華,還有歐洲球會級的特製隊巴,形象討好,吸引了不少新球迷,許多人都看好他們能跟當時的兩大豪門南華和傑志爭霸。唐建文一樣雄心壯志,希望為太陽飛馬拿到第一個錦標,他更戴起隊長臂章,領球隊踢過一場又一場令人印象深刻的大戰,說起4:3擊敗東方沙龍、5:3挫南華的經典賽事,他仍眉飛色舞,「是飛馬令我找回享受足球的感覺」。豈料太陽飛馬的巨型班姿勢僅維持兩季,在未能獲得錦標下,太陽國際集團終在2014/15球季季尾宣布徹資,大多球員各散東西。

唐建文坦言加盟傑志後的一切,都意想不到。(高詩琦攝)

飛馬結局影響心態 赴傑志抓緊每個微小機會

「當然很不開心,」唐文回想道,「在太陽飛馬時,我會先集中做好自己,遇到問題,不是自己責任的就留給其他人去解決,但其實一支球隊需要所有人去配合,覺得應做的事就要立刻去做,否則問題不會突然消失。我相信太陽飛馬的方向正確,若然慢慢成長,會很有實力,但一支商業球隊需要成績,沒有足夠時間去發展。」傷心卻未喪志,在飛馬,他重燃了求進步的鬥志,看準傑志剛建成獨立訓練場、有參加亞洲賽的機會,30歲的他重返藍鳥,再度追隨領他出道的朱志光。也許是效力愉園之時,唐建文將蔣世豪一句話--「我三十多歲仍能進步,能不能進步是視乎心態」--記在心裏,上季獲悉有機會出戰亞冠分組賽開始,他對自己要求更高,除了日常操練,也會自行吸收新足球知識、嘗試新的訓練方式、更用心保持身體狀況,最注重的是提升身體質素,一周加操4天,只留下賽前一日休息、一日比賽、一日恢復,周而復始,他很坦白:「今季我自己對亞洲賽的重視程度,遠高於本地賽事。」他專注自己訓練之餘,也不忘多做一點,例如多了跟隊友配合、多了承擔、或是協助新來的隊友適應。

首兩場亞冠分組賽,唐文沒能上陣,他雖氣惱,也接受教練的決定,靜待機會,終在作客柏雷素爾時獲正選機會,但真正的高潮,卻在返回主場對柏之時:龜川諒史15分鐘領紅被逐,令傑志獲得一個空前的機會,「半場時,我跟(盧)均宜說,多踢一人,贏的機會就在眼前,往後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了。」那天的他在邊線助攻助守,當對手反擊時沒命地回防,己隊進攻時也全力奔跑,大汗淋漓卻不覺累,「80多分鐘時,我不累,只怕不夠時間,我不斷望鐘⋯⋯在飛馬時,我踢得不錯,覺得今場贏不到就等下一場吧,但那時的結局是,把握不到機會,就失去了整支球隊;對柏那場對手打少個,若我們把握不到,也會輸波,太陽飛馬的結局,令我想把握每個微小的機會,即使現在知道當時要做什麼去改善、去幫助球會,已經沒機會。」但今次的結局不一樣,鄭展龍在補時攻入的一球,寫下勝果。

代表香港曾是唐建文的最大心願,這個願望亦在今年達成。(香港足總圖片)

33歲迎高峰仍不停步 追尋更美好時刻

唐建文33歲,在亞冠盃獲得首場勝利、初次入選香港隊並上陣、「最佳十一人」的呼聲亦高,但相比很多足球員18、20歲已大放異彩,這高峰無疑有點遲,我問唐文:「會不會後悔沒有更早開始努力?」他卻覺得,是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成就了今日的自己,例如在保濟丸首場友賽時朱志光叫自己踢右後衛,也許是自己到今日仍未被淘汰的原因,畢竟港超前鋒以外援為主;對於太陽飛馬,即使仍有很多個悔恨的晚上,卻建立了他現在對職業足球的心態,也變得更珍惜一切,「若自己很早已開始努力、很早已有今天的心態,結果是否必然更好?我不覺得會,因為我在訓練、比賽心態和思想成長的同時,個人也隨着年紀漸長而成熟、變得有耐心,一切相輔相成,才成為今日的我。」

儘管唐文認同目前是他生涯至今的高峰時刻,他仍強調,足球員永遠不能覺得此刻已完美、已足夠。

「我仍希望,會有更好的時刻。」

進步,不是只關年齡,更重要的是心態。加油吧,唐文。(高詩琦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