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連翊希】娃娃臉劍手的淚滴 面罩下埋藏堅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每個界別,總有些名字,街知巷聞。

但有些人,名字不大,做的事情亦不普遍;在香港體壇一樣,惟他們看不見非不存在。

這些名字,卻值得香港人一一記住;今次讓我們認識香港女子重劍代表連翊希。

連翊希小時候也是由花劍開始,後來愛上了重劍的自由度。(歐嘉樂攝)

「硬頸不等於固執,我認為可以不服輸,但到某一個位必須接受對手比你強,不能鑽牛角尖。」
連翊希

女生可以溫柔,但不代表柔弱;特別是運動員是不能柔弱的。甜美可人的連翊希(Coco)看似纖細,發自肺腑的心聲卻如此堅定:「當初決定轉全職時,目標就是要付出200%努力,最後得到什麼我都會接受,因為我對得起自己。」

23歲的Coco是港隊女子重劍主力之一,一年前港大畢業後放棄成為專業園景建築師,轉為全職運動員。去年天津舉行的全國運動會上,Coco在女重個人賽32強一度領先下遭新疆劍手反勝,賽後不禁哭成淚人。

眼淺的個性被稱作「喊包」,但誰說女生的淚水是示弱?那是噙着堅強太久的不甘。

Coco也會吹薩斯風,「中三時知道在兼顧學業、劍擊和樂器需要取捨,最後選擇放棄音樂。」(歐嘉樂攝)

亞錦賽U23摘金 爭氣證明非陪跑

Coco在4年前的仁川亞運與江旻憓、楊翠玲及朱嘉望奪得女子重劍團體銅牌,也曾在主場舉行的亞錦賽團體戰摘銅;劍擊生涯的轉捩點則是2015年一面亞錦賽U23個人重劍金牌。「轉全職的念頭是2015年取得人生第一塊個人賽獎牌,以前都在團體賽獲獎,與隊友一起拚搏當然很開心,但看到身邊一個個在亞青個人項目上都有獎牌,劍擊又是一項個人運動的時候,少不免形成壓力,是不是自己不夠好呢?這面金塊令我知道自己在個人賽也有空間發揮,要進步便要專注和努力,因此轉做全職運動員。」

Coco笑言自己很貪吃,當大家羨慕其單薄身形有大把「Quota」時,職業運動員也需自律加操和注意飲食。(歐嘉樂攝)

在香港當全職運動員需要勇氣,Coco的決定也被家人質疑過,說到底,港大畢業不愁沒有穩定收入和出路,「他們以前也會取笑我在團體賽靠隊友才有獎牌,奪金後證明了自己和別人看。父母也終於明白我不是玩玩而已,他們曾以為我放學後不是練習而是去玩才夜歸,現在知道我對劍擊是認真的。」現在打趣着說的玩笑,小妮子卻百般滋味在心頭吧。

香港劍擊隊中不乏可人兒,除有「美少女劍手」、出爐亞洲劍后江旻憓外,還有佘繕妡和朱嘉望等,她們並非「花瓶」,近年於亞洲和世界賽大放異彩。美貌,有時候也是外界主觀地為運動員定義的「阻力」。四肢纖幼、臉容標緻的Coco予人柔弱感覺,她卻笑謂記者被她的外形騙倒了。她說,她是個獨立堅強的人。「可能因為是家中排行第一,而且父母很早就已放手讓我照顧自己,所以個性也很獨立。我不算很『男仔頭』,但算是爽快吧。我不喜歡別人幫我,自己有能力做到的都會自己做。」

Coco在劍擊以外還很喜歡攝影,「文青」嗜好很適合外表溫文纖弱的她。(歐嘉樂攝)

Coco獨愛拍菲林相的質感,也愛按下快門後到照片曬出來的驚喜。(被訪者提供)

(受訪者提供)

堅強是面對恐懼 享受隊中打氣角色

除家庭因素外,劍道也是面對恐懼、煉成鋼鐵的地方。「在場上最大的困難是要面對自己,特別是劍擊這項個人運動,即使有教練和隊友在旁,上到場只有你與對手一打一鬥智鬥力。教練的指示,你能做到不代表你會贏,不聽話做不到,也不等於你會輸;比賽時全是靠你個人的抉擇。這個過程讓我學習到面對自己的恐懼。」

Coco坦言哭是自己的發洩方式,「有時輸了比賽會喊,會忟自己。」(歐嘉樂攝)

也許很多人都誤會了堅強的意思;忍住不哭就是堅強、裝腔作勢就是堅強,但那不是堅強,大概只是假藉堅強之名掩飾軟弱。堅強的人,懂得如何向自己坦白。「其實我上到場對任何對手都驚到震!特別是比我高大、力量強的對手。不過我知道即使今次好彩對不上,也總要想辦法去贏她,克服恐懼。」

甚至,這名笑容滿臉的可人兒也希望能把快樂和正能量傳染給隊友:「我覺得自己算是在女團能團結大家的人,我喜歡一團和氣的感覺,通常我都會瘋狂為隊友呼喊打氣,令大家打比賽時更有士氣,我挺喜歡這個角色的。」「我都不知道有沒有用,不過我猜士氣好一點,也能嚇一嚇對手吧。」這個角色,實在太適合開朗率真的她了。

Coco在天津全運會上遭反勝,獲家人到場支持的她賽後不禁哭成淚人。(資料圖片/高詩琦攝)

禁藥風波險失亞運資格 「以後不再愚笨」

不過,人生可以只想做好一件事,卻有一種無奈叫意外。劍總早前公布的8月雅加達亞運會名單上意外未見Coco名字,隔了個多星期後她才在社交網絡上解釋,早前收到了禁藥委員會的起訴,指因在4月時於香港突擊抽查的尿液樣本呈陽性反應,有機會被停賽兩年。如遭電殛的她思前想後才想起曾因訓練時扭傷右腳踝向跌打師父求診,正是那些消腫藥裡藏有尿液樣本中呈陽性反應的成份。經過詳盡的解釋和聆審後,禁藥委員會宣判以譴責形式懲罰,取消所有停賽令。復賽後的Coco重新出發,在曼谷亞洲錦標賽女重個人賽8強止步,取得5年來亞錦賽個人最佳成績。

自責和不甘的淚水,是變得強大的必經階段。(資料圖片/高詩琦攝)

易哭的她不用問也知道因此流下過不少不甘、懊悔的眼淚,惟小妮子想必在逆境中變得更堅強。她說,作為運動員要注意小心服藥,最重要是要為自己負責任。問到現在的她認為甚麼才算作「堅強」:「對我來說,堅強是遇到困難時不會逃避甚至怨天尤人,勇敢面對自己的錯失,頭腦冷靜去解決問題。同時要接受自己是可以犯錯,沒有人是萬能的,在自己可以控制範圍內做到最好。」這位年輕劍手,心靈又強大了,因為面對責任的疊加才會讓人真正成長。

連翊希是8月亞運女重團體賽中一員,「我們會以2020東京奧運為目標。」(資料圖片/鄭子峰攝)

除了失而復得的亞運資格,Coco在轉全職時的考量是為運動員最華麗的舞台奧運會而戰,「那時候新教練Tavi對我們說女團很大機會可在2020東京奧運取得成績,有3年時間開始準備,這是我暫時的目標,希望能在世界賽穩定打入64強,再爭取參戰奧運。」

「堅強」一詞說易行難,不是洗腦式不斷唱「很堅強很堅強很堅強很堅強」就能做到,真正活出這二字才最珍貴。即使在最困難的時候仍忠於自我,自強不息、遇強愈強才是真正強者。

「雖然經常發晦氣說很辛苦不打劍了,但心底裡知道自己根本不會放棄。」(歐嘉樂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