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舞.Break Dance】B BOY ET的自白:街,是我們的根

撰文:潘思維
出版:更新:

沒有金牙、金鏈、金錶,亦不懂RAP,他卻說:「我的生活就是HIP HOP,連刷牙都是HIP HOP。」
他就是BBOY ET!
「你有FREESTYLE嗎?」這句話,早前因為一個內地節目而紅極一時,但內地在短短九個月間就封殺HIP HOP文化,熱潮迅即冷卻。
早在十年前,香港也曾興起HIP HOP(街舞)文化。的確,從前找個跳街舞的人,隨時易過找「七仔」,ET也說,從前差不多每個地鐵站,都有人跳舞。但現在街上跳舞的人,只會想起街頭的「大媽舞」,不可觀又嘈吵,為何街舞已經不在街上跳?
攝影:曾梓洋

「我的生活就是HIP HOP,連刷牙都是HIP HOP,你明唔明?」
BBOY ET
29歲的ET看起來較年輕。(曾梓洋攝)

BBOY ET,真名叫關文俊,29歲,個子不高、樣子平凡、衣著普通,走到街上你不會知道,他曾到歐洲參加跳舞比賽,亦曾到法國的街舞比賽當評審。他跳了14年BREAK DANCE,經歷了香港近十年的街舞興衰。

HIP HOP文化來自美國,從1970年代開始興旺宣揚愛與和平、Having Fun,當中的BREAK DANCE是DJ Kool Herc在派對打碟時,熱愛播放音樂中的間奏(Break Music),參加者在間奏中跳舞,慢慢變成BREAK DANCE。當時未必人人有能力到Disco參加派對,他們開始在街上播歌跳舞, 所以亦有人稱之為Street Dance。HIP HOP文化慢慢傳播,80年代,香港都有以BREAK DANCE為主題的電影《情逢敵手》,由「宇宙最強」甄子丹主演,BBOY成為一時佳話,然後慢慢在香港紮根。

BBOY每一個動都講究體能。(曾梓洋攝)
+1

將軍澳街頭學舞 雙親始終不支持

2003年,BBOY開始普及,當時只有中二的ET,與朋友在將軍澳街頭遇見一班BBOY,從此學習街舞。但BBOY的路不易行,還記得中學時期,ET不時在學校走廊倒立行走,有時在後樓梯練習,上堂時會用手指創作舞步,他不是要引人注意,只是珍惜可以練習的時間。充滿力量的騰空、華麗耀眼的旋轉,需要舞者極大體能,還要經歷無限次失敗, ET卻說:「其實我沒有特別去練習,只是喜歡就跳,我愛這個文化。」努力的人從來不說自己付出多少,只會說享受多少。

每天晚上,ET都會和他的伙伴一起享受HIP HOP時光。(曾梓洋攝)

那些年,ET一放學回家就興奮地等待,直到跳舞的伙伴下班,晚上就結伴到街上跳舞,結果就是不斷被驅趕。「在街上跳舞,遇到很多不同狀況,被居民投訴、被警察當『飛仔』,當年的社會接受度不如現在。」社會天天在變,當年將軍澳最複雜的地區已變成豪宅區,但ET父母經過14年,還是不太支持兒子,「一開始,我要帶個波落街扮打波,家人以為他加入黑社會,叫我不要出去」。

事實上,ET跳舞的十多年,才是他人生最精彩的日子。他不時收到本地甚至國外的比賽團體邀請,例如台灣、法國、馬來西亞,法國那個比賽,他更是去當評審。出國令ET與世界不同的BBOY交流和Having Fun,最重要是向不同國家證明,香港一樣能夠產出優秀的BBOY,為了他不惜自資到美國和荷蘭參與比賽。

可惜的是,就算他得到全世界認同,也未贏得父母的信心,家人曾經擔心他被騙,一句「你跳得好叻?無啦啦點會有人請你去咁遠?小心被人呃呀」,即使ET明白家人只是擔心,但難免失望;ET如今已由父母的孩子變成人家的丈夫,不變的是父母見面依然會說:「玩夠啦,是時候想將來了。」

好勝,曾經是ET跳舞的動力。(曾梓洋攝)

儘管社會不接納,家人也反對,但ET深信,就如第一個說出「HIP HOP」這個詞的Afrika Bambaataa所言,HIP HOP能戰勝現實。當年他堅持跳舞,更不斷參加比賽證明實力。2011年,在世界賽分站選拔賽BC ONE落敗後,ET曾經不忿說:「我明年一定要拿冠軍,操好體能,明年一定要贏!」可是,如今BC ONE香港站已經消失,他還未得過冠軍,從前的不忿變成今天的感慨,「從前比賽多,單是新人賽已要搶報名,現在新人賽不多,報名的人更少。」

機構辦街舞 從街頭搬到室內

成長難免苦澀,十多年間,ET也如常人一樣,畢業、搵工、返工、辭工、再搵工……可幸的是,環境再變,他對HIP HOP的投入始終沒變,投身社會後甚至更熱愛HIP HOP。「從前會想贏BATTLE而跳舞,現在是珍惜與HIP HOP相處的時間而跳,現在更愛跳舞。」學業成績不突出,ET面對找工作的困難時,始終堅持要有足夠工餘時間去跳舞,以及籌辦街舞活動,哪怕薪水再低、工作再辛苦……

藝術文化會隨着人民生活改變,街舞文化亦然:從街頭搬到室內,當中有社會的不接受,還有愛街舞的人,財富隨年紀增長,時間卻隨歲月減少。

現代BBOY們仗着「以金錢換取空間和時間」來抵抗社會的投訴,他們選擇租用工廈單位,可以不受人騷擾,盡情陶醉在強勁節拍和靈巧舞步之中。如今街上只剩一班「搵食」的大媽,跳着嘔心的舞步,在全世界的已發展城市中,相信只有香港的城市觀賞性在退步。對於街頭文化不在街頭展示,ET認為這個矛盾好壞參半:「現在可以長期對住鏡子跳舞,有更好的地板讓我們跳舞,減少無謂受傷,也能創作到更多舞步。」

始終有了自己的地方,B BOY們可以舉辦更多HIP HOP活動,無須只靠機構舉辦,談到此處,ET卻感觸地說:「但始終我在街上接觸街舞,有機會的話,我們都想偶爾回到街上,始終那處才是根。」

(曾梓洋攝)
(曾梓洋攝)

社會在變、文化在變、舞步在變,但ET對HIP HOP的心始終如一,他的生活就是HIP HOP。可是有多少人懂得欣賞?「這麼多年來,父母會說不反對就是支持,但他們始終沒有親身看過我跳舞。」

原本我是帶着BREAK DANCE是體育的角度去採訪,但ET堅持「BREAK DANCE是HIP HOP、HIP HOP是文化」。採訪過後,開始明白HIP HOP是什麼,所以文中有時會是HIP HOP 和街舞分開,有時又是「沒有HIP HOP就沒有街舞」的連在一起。我也被ET改變了,HIP HOP既是體育、又是藝術文化,但也有人認為這是一個錯誤的價值,視乎你怎樣看待。

沒有了型格的步舞相伴,在街上你會知道他是ET嗎?(潘思維攝)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