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運游泳】一個泳式同一感受 陳健樂吳鎮男何天朗的蝶泳談

撰文:楊宇翹
出版:更新:

無意間在搜尋器打上「蝶式」,有一論壇標題相同吸引:唔係得罪,我本人好憎人游蝶式。
樓主講及泳池細但蝶泳動作大,如要游「出海游啦大佬……」,看到此我已失笑。
「其實每次出賽都後悔游蝶式」,何天朗邊自嘲邊笑着,那邊廂第2次去亞運的陳健樂及「三朝元老」吳鎮男(CK)聽得相當愉快。
然而3個香港蝶泳代表,3種性格3種亞運經歷;但跳進水裏卻是同一感受。
攝影:羅君豪

何天朗(左起)、陳健樂及吳鎮男即將一同出發今屆亞運。(羅君豪攝)

小時候學水,因為蝶泳我發了媽媽脾氣,心想好端端暢泳何解要大力拍打水花四濺;所以我好奇眼前3人為何開始這段「不歸路」。

「我游蛙式的!但蛙式夠人,所以要出學界我游蝶式。」陳健樂指開端來得突然,何天朗亦笑着身同感受,「小時候游蛙式好齊腳,個個都好勁,蝶式無人所以就試試,游下游下就到現在。」

陳健樂,香港蝶泳運動員,對於亞運她認為是「入鄉隨俗」,因為「去馬來西亞集訓也許是要我們曬黑,然後到室外的熱池水訓練,好讓我們率先體驗印尼一切。」(羅君豪攝)
陳健樂第2次出擊亞運,並參與50、100蝶,亦有可能出戰接力,她直言比上屆擔子較多。(羅君豪攝)

「一起『拉車』、鼓勵、恥笑,多好。」

早於中學時期認識,蝶式之旅齊齊開始,惟直至去年3人跟着同一教練,才真真正正一起練水,自此感覺有別從前,「身同感受」特別到位。「以前通常跟小朋友練,現在他倆都在終於無代溝了,還有以前鄰邊在練自由式輕輕鬆鬆,自己卻獨自撲蝶,好灰的。」聽到Sky的「苦訴」,吳鎮男亦認同兩種泳式未能相提並論:「3個水平相若的蝶泳手一起練,必定有正面影響,自由式蝶式根本是兩樣東西,一起練其實無意思,久不久被『甩』,『甩甩下』就無心機;現在我們3人,練習時一起『拉車』、鼓勵、恥笑,多好。」

何天朗(Sky),21歲,將首次出戰亞運,50、100、200蝶通通都要游。(羅君豪攝)
何天朗直言爭牌難度十足,縱使吃力他亦想突破個人最佳時間。(羅君豪攝)
+2

3個香港代表,3段亞運經歷,一種泳式,一同感受。由在水中隻身孤獨,到三人同行撲蝶前進,陳健樂認為以蝶式換來的除了特定身形,更有同樣擁有特定感受的隊友:「歐鎧淳不會明白我的感覺,同樣,我亦只能想像她的練水辛酸但卻未能親身感受;在短短幾秒的休息,有人在旁一同喘氣,是很重要的一環。」

吳鎮男,「三朝元老」,去屆奪得男子4x100米自由泳接力銅牌。 (羅君豪攝)
「今屆就希望來個『happy ending』好頭好尾,因為這次是我的最後一個亞運。」(羅君豪攝)

陳健樂:希望突破個人亞運最佳名次

「1、2、3」,除了拼出個「嬲」字,剛好亦記載3段亞運經歷及期盼。21歲的何天朗,將首次出戰亞運,50、100、200蝶通通都要游,縱使吃力他亦想突破個人最佳時間。說到200蝶的「長征」,Sky更笑言似是灰心的來源:「游200蝶前去報到室,大家掛上很後悔的樣子、好攰;小時候游50蝶,慢慢變100,然後教練指200蝶可以一試,漸漸成為了不歸路,其實每次都問自己點解要游,每個200蝶都是以生存為目標。」「Sky好抵喎!飛一轉至少游350(米),我哋依啲就蝕啦」,愛嘲諷Sky的陳健樂表示,第2次去亞運角色及責任亦有所不同,「今次游50、100蝶,亦有可能出戰接力,比上屆擔子較多了;仁川100蝶游第8,今屆奪牌有難度,那就以5、6位為目標吧,突破個人亞運最佳名次。」

3人行訓練除了分甘同味,更有點點樂趣。(羅君豪攝)
(羅君豪攝)

吳鎮男:最後一個亞運

惟聽着二人說着,「三朝元老」的吳鎮男亦藉此透露未來動向:「第一屆亞運志在參與,第2屆就想衝牌最後真的達成,今屆就希望來個『happy ending』好頭好尾,因為這次是我的最後一個亞運,極其量明年參加世大運,及後就會退下來。」10多年游泳生涯點滴,真的捨得擱下?吳鎮男想一想再道:「常常有人問,不游水我會在做什麼,其實沒有了它我只是普通到極致的香港人,畢業後打份工,安安穩穩;但游水帶給我不同眼界,令生命多了色彩,從不後悔當日選擇游水。」

男子韻律泳,的確別有一番風味。(羅君豪攝)

Sky看看旁邊的二人,再談談200蝶之奧秘:「游來游去都未完,僅僅過了100米已『拉車』,心靈感覺超差,但一想到他們正在看台取笑,我就會開心得有點動力…起碼全部人都一齊笑啊。」然後他們三人繼續嘻嘻哈哈,一起笑、一起撲蝶、一起出發亞運。

的確3人訓練,一起「拉車」、鼓勵、恥笑,是多好的事。(羅君豪攝)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