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運會 2018】高肇蔚低調發光 11年單車生涯是堅忍也是瘋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是一個很普通的運動員。」高肇蔚以「普通」形容11年職業生涯。

普通?單車手的概念果然有別於常人。征服高山與丘陵路、單是鐵血、枯燥的全職單車隊訓練已絕不普通。

耕耘11年是付出、犧牲、還是經歷?其實也可能是「黐線」。

香港01記者葉詩敏 雅加達直擊

大家好像挺怕聽高肇蔚的訪問錄音,因為不論贏輸,他的語氣總是平淡,話句有不少省略號位,有時回答一條問題需認真思考十數秒,可是運動員平實的話語,往往更真性情、更教人感動。30歲的他,昨日(29日)在男子4公里個人追逐賽銅牌戰不敵哈薩克車手,以第4名完成亞運最後一擊,未能再添獎牌完美作結。

高肇蔚不是耀眼的車手,默默耕耘卻深得「單車仔」敬佩。(葉詩敏攝)

在這場亞運告別戰踏上賽道一刻,他說他腦海只想要再贏多一面獎牌:「難得打入銅牌戰有這個機會,好想爭取多一面獎牌,但我跟哈薩克車手的確有距離,他是前亞洲紀錄保持者,但紀錄今天被韓國破了,是我技不如人。」縱未能再踏上頒獎台,他仍很高興日前助男團取得銀牌:「遺憾當然是有少少……」依舊木無表情的他又頓了頓:「還是那一句,能夠在團隊獲銀牌已很開心,因為我本身不是一個很有天份的運動員,退役前能在兩個運動會(去年全運、今年亞運)上取得獎牌已很開心,對自己有交代。」

高肇蔚(右二)說,8年前廣州亞運,他還只是個觀眾,今年卻與梁峻榮(左起)、縿正賢和梁嘉儒勇奪男子團體追逐賽銀牌。(鄭子峰攝)

「技不如人」、「沒有天份」,高肇蔚如此定義自己。然而,與戰無不勝的車手一樣,「普通」的運動員同樣需要日復日艱苦、操到嘔的訓練,他們在非焦點所在的地方默默堅持着,「這11年來我是由一個很差、被人淘汰邊緣,成長到現在能在運動會上奪牌的運動員」。

對於最後的運動會,他縱然有點失望,仍笑說:「有什麼感覺……就是終於可以休息了。」是不捨的,自言「會慢慢退下來」的他,將在今年餘下時間重返最愛的公路賽。「這兩年為了全運和亞運全力踩場地,但我個人是比較喜歡公路的,退役前起碼踩完年底的不同公路賽,當作放鬆一下心情也好,我想重拾踩公路的感覺。」職業生涯11年來,連同今屆亞運會,「肥高」曾踏上過3次大賽頒獎台,第一次是2014年環馬來西亞公路賽分站冠軍,接著是去年全運會與梁峻榮合力贏得麥迪遜賽銀牌。

高肇蔚(右)與梁峻榮(左)去年攜手奪得全能麥迪遜銀牌。(資料圖片;李澤彤攝)

3面獎牌,最難忘的也屬於公路賽:「我永遠都會記得那一天,一直都想贏一個公路比賽,之前一直都是第2、第3,還有好多第4。好想試試第一個衝過終點滋味,所以我是想講,我想重拾公路的感覺。」公路對他而言,是初心。

公路單車對於普通人如我,只想到嚴峻的日曬雨淋,還有「抗衡地心吸力」的山坡,高肇蔚卻把公路賽說得像大尾督郊遊般享受,「可以周圍看風景,好似去旅行般,每一站踩完去另一個地方,一個站接一個站」。他說,環馬來西亞那站踩到「好謝」,「我每天起身就對自己說,今天是新一天的開始,如果我做到一日的分站冠軍就已經足夠。公路就是這樣,無論你多累,第二日睡得好便可以重新再來」。

高肇蔚曾三度萌生退意,包括去年一次「炒車」令他經歷3次手術,但每次都因為不捨而默默堅持,深信每次都會踩得更好。今次再有退意,他說是時候步進人生另一階段,30歲的他不擔保自己之後還有狀態和體能應付高強度比賽,是不是立即退役還未說得準,但至少高肇蔚沒有逃避過:「我想做一個實而不華的車手,贏了不會驕傲、囂張,我受過很多挫折,但我知道睡醒之後要起身,我覺得自己沒有遺憾,是成功的。」「點解仲堅持」、「同你一齊踩嘅都走晒」、「踩嚟做咩」,旁人難以理解他,但他為自己的執著而自豪:「我沒有逃避過,不會因為挫折便離開。」留下,總比離開需要更大勇氣。

體育其實很單純,努力是回歸本質。高肇蔚說如此總結:「我是一個很普通的運動員,戰績不彪炳,但我相信靠努力可以追近精英。雖然我不是最快,但我覺得自己也可以得到最想要的東西,就是獎牌。」香港單車隊歷來的獎牌,都是多得一班實而不華的車手。像「肥高」所說,單車這項運動是真的很枯燥很折磨,會令人「黐線」;但其實不「黐線」,又怎玩單車?

高肇蔚總結11年單車生涯:「我好普通,沒有天賦,但我相信靠努力能夠追近精英車手。」(葉詩敏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