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籃子.韓旭健(上)】苦苦堅持香港籃球業餘「玩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每個人亦有屬於他的故事,惟主角的真摯感覺、故事的故事,大家又知幾多?

籃球場上每個位置、每個電光火石間的動作,40分鐘真的足以睇通睇透?

講故事,需要timing,如準備好,就讓我們聽聽「一籃子」的心聲吧。

(王嘉豪攝)

犧牲,其實很了不起。

在香港,選擇很少,「都無辦法」,遊協的韓旭健搖頭說道。甲一今季才有首支職隊誕生,事實是有幾多人可以去東方打球?「所以返早更放工去打球,或是打完返夜更到翌日早上放工,無辦法」,對於從事紀律部隊的他工作、籃球確非二揀一欄目。惟試過幾次因練習與家人生日重疊,阿健選擇籃球,「無辦法,好多人都是憑鬥志去繼續,其實這樣為喜愛的犧牲,已十分了不起,現在仍可上班再打籃球,其實好滿足;這是香港的玩法。」「無辦法」未必晦氣說話,換個角度,它卻是讓心中火繼續燃燒的氧氣。

(王嘉豪攝)

(王嘉豪攝)

曾私人理由暫別球壇 今季回歸

走入灣仔修頓人聲鬧哄哄,連忙跑上球場免得錯過任何金球。惟踏入場區一刻發現虛席處處,鬧哄哄的原來只是場上球員的呼叫聲。「都正常的,要有成績別人才會關注,如果無南華、永倫或東方撐住,的確覺得球員仲多過觀眾,所以無得怨」,打滾甲一籃壇4年的韓旭健直言理解當中原因,「 南、永對決多人睇,因為勝負難以估計;早就知道結果的事,不會有太多人想看吧。」阿健讀書時期與大部分中學生無誤,打街場,加入校隊,但一直亦無參與校外訓練,「直至19歲才參加第一次的全港青少年超級籃球聯賽;那時當然想繼續打上去高水平賽事」。坦言能力未算「最sharp」,幸在毅進認識了趙志華教練,籃球轉捩點就意開始:「趙sir介紹我去到還在甲二的南青,而那時的執教的是現今南華教練朱耀明。」在朱sir兩年培訓下,阿健在2012年加盟甲一的安青,惟到2014年因私人理由暫別球壇。「不過,始終放不下它」,這名甲一球員感到「相信」會有希望,「相信自己仍有能力,想證明自己;在隊友胡兆智鼓勵下,我開始了遊協生涯」。不過場均得分僅得59.2分遊協至今仍未一嘗勝利滋味,失分更高達91.5分,「默契是問題,很難才齊人練習,我想是致命原因」,阿健說道。

(王嘉豪攝)

(王嘉豪攝)

「打份正職」延續籃球生涯

「無辦法」,一小時的訪問阿健重複了10次。究竟那「無辦法」之處何在?「甲一業餘,就要有屬於這裏的一套玩法」,任職紀律部隊的他解釋。事實現今只有東方為職業隊,連同南華、永倫,大球會只有3隊,其他的要延續籃球身涯,「打份正職」或者是先決條件。「以前會想如真心愛打球,找份朝九晚五的工即可,但漸漸覺得自己才能不及別人,未必有人會欣賞,所以要慢慢就找份穩定工作」,阿健想了想補充,「但能夠平衡工作、籃球,我十分滿足」。早更放3時正,再去練習最好不過,惟亦有「先比賽後上班」的通宵更,到翌日早上7時放工回家,光聽已覺累。「休息時間亦不多,但無辦法;其實別人也要一樣上班,一樣收工堅持自己喜愛的事,那為何自己不可以?鍾意就是無辦法。」又一個「無辦法」。

在意令人上心,讓心裏有了凝聚力。試過在練習與家人生日間選擇,阿健揀了籃球,亦會有人覺得為小球會付出有如「嘥時間」,沒成績倒不如放工「愛回家」。「無得怨呀」,阿健搖搖頭說,「每個選擇包含犧牲,其實香港運動員很捧,特別是業餘那些;大家都是憑鬥志去繼續,這樣為喜愛的犧牲,十分了不起,就算成績未似預期我亦相當滿足」,只要喜愛的路是自己揀,跌倒根本不會喊。

(王嘉豪攝)

(王嘉豪攝)

遊協至今成績慘不忍睹,6場大敗後外界直指他們「降班大熱」。惟阿健堅信賽季未完,變數依然:「到這一分鐘,我都相信遊協順利護級,下年我會繼續在這球會繼續打甲一。」香港地,選擇少,包容亦不及想像的多,你犧牲之際,無成績確難以分享別人的一點欣賞。當然會有同道者支持犧牲,惟普遍求成果的社會卻會送人一句冰冷的「算啦,正正經經唔好咩?」「無謂諗返轉頭」,阿健續道:「我不會因工作放棄籃球,也不會因籃球放棄工作,同人講我可兩面兼顧,其實亦是滿足一部分。」穿上自己認為好看的外衣欣賞,才是最重要。

(王嘉豪攝)

(王嘉豪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