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鍾偉強】追回被偷走的那兩年 捉緊信念絕境重生

最後更新日期:

「不可思議。」這是23歲的鍾偉強於東亞錦標賽外圍賽第二輪首仗奠勝後的感想。

8月印尼雅加達亞運時獲郭嘉諾重用,東亞錦外圍賽又被韋特派遣後備上陣,一切是運氣嗎?

能夠經歷這些不可思議的背後,鍾偉強捱過了兩年近乎沒有比賽的日子,只因堅決緊抱要證明自己的信念,比別人走多一步。

香港01記者袁志浩、吳浩然 台北直擊

台灣對鍾偉強來說,確實是個充滿回憶、難以忘記的地方。

時間回到3年多前的高雄,「強仔」跟隨香港U23出戰奧運外圍賽,不敵澳洲及緬甸後,港隊已無緣出線,最後一仗迎戰中華台北的例行公事,只求打開勝利之門。這仗「強仔」獲派後備上陣,一記射門中柱彈出,未能追近比分,最終港隊慘負1:3,是香港U23有史以來首度敗於中華台北腳下。「輸得很難看,就像出醜一樣,當時大家很失落、沮喪,因為這對香港來說是沒有可能發生的事。自從這次留下遺憾,我便跟自己說,對中華台北不可以再輸,一定要贏。」

昔日的鍾偉強年少氣盛,性格及脾氣令教練卻步,經長時間反省後如今煥然一新。(吳浩然攝)

那一年,他只得19歲,仍是位未出道的小將。

為自己許下承諾的小伙子,在接着的夏天加盟港超聯的夢想駿其,展開職業生涯,踢畢一季後投效香港飛馬,小苗正待成長,誰知卻遇上兩年乾旱期。那時的「強仔」很容易發脾氣,練習亦達不到要求,教練當然不喜歡,只好坐冷板。「現時回想,一個仍未上位的年青球員,我憑甚麼?別人當然沒可能看你面色。」

追逐足球很快樂,很簡單,亦令鍾偉強難以放下這項運動,終有日或可如背後的大樹一樣,茁壯成長。(吳浩然攝)

機會不及同期隊友 質疑足球生涯已完

即使球隊數度易帥,「強仔」仍無法爭取更多機會,上陣次數「五隻手指數得晒」,只能在球隊受傷兵困擾時,或無關重要的賽事中獲派出場。「最慘是眼見其他同期由駿其離開的球員,例如謝朗軒及劉學銘,每個都表現得很好,反而自己卻丁點機會都沒有,感覺非常心灰。」家人及朋友同樣期望自己出場,偶有投訴,外界亦不時以惡言批評,縱使難過,但「強仔」認為一切皆是事實,只好吞聲忍氣。

在沒有比賽的日子,他的想法轉趨負面:「兩年鬱鬱不得志,我的生涯是否已經玩完?在想應否繼續下去,不如還是邊讀書邊踢波吧。」

亞運是鍾偉強谷底反彈的轉捩點,這次他沒有「等運到」,捉緊難能可貴的機會。(資料圖片/李澤彤攝)

意想不到的轉捩點,是亞運。

就連「強仔」自己亦始料不及,一個差不多等於「零上陣」的球員,竟然再獲港隊征召,最終更進入決選名單,此舉將他從絕望邊緣拉回正軌。是亞運隊主教練郭嘉諾夠膽色,利用熱血精神激勵自己?「強仔」說不是。「並非郭Sir說甚麼鼓勵了我,而是我用行動證明、用弗爆的狀態打動他。」亞運名單中大部份球員出場時間比「強仔」多,以往是青年軍主力的他,竟感覺有點跟不上節奏,因而積極備戰,「亞運是青年軍中最大型的比賽,不想令自己留有遺憾。」

等了兩年,倒戈飛馬入球之前,內心曾經爭扎,最後決定放手一搏,終於努力有回報。(資料圖片/高詩琦攝)

「等一個機會證明我非弱者」

獲重用的「強仔」踢足亞運大部份比賽,於港隊硬撼巴勒斯坦一役入替列斯奧更交出表現,助球隊該仗在落後下追和,搶得出線資格。即使港隊其後16強止步,這次在大型舞台上表現自己的經歷,仍足以再度燃起他那股埋在心底的足球魂,決心追回被歲月偷走的那兩年時光。「我不想浪費自己,只要我等到一個機會,一定要發揮自我,這並非要『威畀人睇』,而是要為自己出一口氣,證明我不是弱者。」

鍾偉強希望未來可北上內地發展,尋找屬於自己的舞台,是每個年輕球員的夢想。(吳浩然攝)

年青人最需要的是機會,但機會出現時就如氣球一樣,未必人人可以捉緊。

「以前只是坐着白白等運到,現在知道沒有準備,成功不會從天而降。」今季轉投和富大埔,「強仔」獲主教練李志堅賞識,惟開季不久後受傷,倒戈舊東家飛馬一役在前,加上港隊新帥加利韋特成座上客,眼看機會來臨,即使賽前熱身時患部仍現痛楚,仍決定忍痛上陣:「受傷那6星期不停找物理治療師給予意見,就連我亦覺得自己很煩,不過只想一心盡快復出。賽前跟自己說要『頂硬上』,早已拋開一切豁出去,即使再受傷仍心甘命抵。」

對中華台北一役後備首次上陣並射入奠勝球,整晚興奮得難以入眠。(吳浩然攝)

目標北上發展 「請記着我的名字」

入球痛宰飛馬,令「強仔」贏得韋特注意,亦換來接二連三的機會,首度獲補選晉身大港腳之列,出戰東亞足球錦標賽外圍賽第二輪,兌現自己當日許下的承諾。劇情同樣是後備入替,惟這次「強仔」再遇中華台北,結局大逆轉,後備首次上陣並射入奠勝球,整晚興奮得難以入眠,「總算在同一個地方作出彌補,證明了我們能力比他們高。」

鍾偉強亦希望有朝一日有機會外流,嘗試新的挑戰。(吳浩然攝)

「入球慶祝那張相影得我很醜,朋友都在瘋傳。」一夜間鍾偉強的名字在香港各大傳媒上出現,成名容易令年輕球員沖昏頭腦,可是他昔日那份年少氣盛不再復見,訪問期間拍攝相片,他竟因面對鏡頭而感到緊張。「我不是球星,現在只會記着這個入球,推動自己,切勿因小事而氣餒,繼續學習。」下個目標,是跟隨徐宏傑及陳俊樂北上內地發展的步伐,實現夢想,「感覺那兩年不是白費,希望讓所有人記得我的名字,穩定地成為大港腳一員。」

這一年,他23歲,正式脫離青年軍,晉身大港腳之列。這棵小苗終可發芽,惟欲璀璨盛放,未來仍有很遠的路要走,現在才是真正的開端。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