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秦正行】香港女足闖英第一人 跟着足球看世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10月15日,史雲斯於官方網站公布,女子隊簽下香港女足成員秦正行,成為首位到英國踢波的女足球員,一夜間,她成為傳媒及網民的寵兒。

秦正行是誰?網上找到的資料確實少之又少,根據維基百科,這名29歲的中場曾效力傑志,更於今年1月外流澳洲,代表隊方面,人稱Ching或是「阿青」的她為香港隊上陣16次,曾為港隊出戰2屆亞運。而且,她更從來沒有接受過專訪。這次確實帶着一張白紙,遠赴威爾斯將她「起底」。

由英格蘭城市錫菲南下威爾斯,歷時5小時的火車,終抵達史雲斯火車站。甫看到秦正行,她便說:「我份人比較低調嘛!我走之前都沒有對太多人說,只有跟教練、傑志職員Edmund和部份隊友提及,大家都相當冷靜。如果我失敗的話,也可以很低調地消失。」

秦正行(右)低調但主動,憑自製CV及「球王片」吸引教練Ian的注意。(陳雋堯攝)

誤打誤撞入港隊 因足球放棄曲棍球

我決定從小時候問起。「為什麼你會喜歡足球?」

「因為小時候有一套卡通。」這套動畫並不是家傳戶曉的《足球小將》,而是《足球風雲》,在1997年於無線電視播出。「我對主角的絕招黃金左腳很有印象,那時家住愉景灣,我與表弟經常去愉景灣公園,會扮那些誇張的動作。我也是在那年開始學踢波,教練是任煒雄,他一直是我的教練,直至小學畢業。」由於參與足球班的女孩並不多,她小時候都要跟男子一起訓練,最令她氣憤的是,因為賽會條例,她不能參與像Nike Cup和曼聯盃等少年盃賽,重點是她實力並不比同隊男子差。

秦正行在中學一度放棄足球,惟14歲時任煒雄教練的一個電話,改變了她的人生。(陳雋堯攝)

秦正行於中學入讀了港島區著名國際學校港島中學,來到新環境,她很想試試參與其他運動,加上香港教育追求「多元化」,那時候,她同時熱愛投球、曲棍球、籃球及欖球,樣樣皆精,唯獨足球在她的世界中消失。儘管當時她放棄了足球,但足球及任煒雄並沒有放棄她。

「直至我14歲時,任教練忽然打電話給我,叫我在指定時間到球場找一個人試腳。」秦正行萬萬想不到,那個其實是香港女足U19代表隊的試腳。「我很記得去球場途中,沿途的全是短頭髮的人在踢波,我和媽媽還以為是男子選拔,去錯地方。」稱自己為相當「幸運」的她最後成功入選,那時候認識香港女子足球總會的會長「阿姐」(陳瑤琴),幾個月後更代表香港出戰亞洲盃U19外圍賽。那時候,她從隊友口中才認識什麼是麥當勞暑期足球訓練計劃,及後在教練韋海英的邀請下,開始接受球會訓練。

秦正行(左)一直於曲棍球及足球兩邊走,直到中學最後1年,終於選擇了足球。(陳雋堯攝)

+4
+3
+2

由放棄足球,到成為港隊代表,不過是幾個月的事。阿青說,那時候她一直於曲棍球及足球兩邊走,直到中學最後1年,終於要在兩者中作出選擇。「有一天,剛剛在同一時間舉行足球及曲棍球比賽,我最後選擇了足球。那時候剛是曲棍球港隊選人的時期,即使我跟足操練,但沒有去選拔就選不到我,所以我就放棄了曲棍球。」

決心外流因女子世界盃

秦正行坦言沒有做錯選擇,因為足球帶給她的實在太多——因為足球,她能代表港隊多年南征北討;因為足球,她能以運動員計劃身份入讀香港理工大學;因為足球,為她帶來外流的機會,令她達成一直希望到外國生活的目標。

「2015年奧運外圍賽,我們需要面對約旦和烏茲別克等強隊,我們踢得很好,雖未能入球,但每場波都沒有大敗,更不是靠死守90分鐘,每場都可以保持55波或46波,那時我就覺得,即使踢國際比賽,港隊也有競爭力。」香港女足表現出色,賽後更獲時任足總發展總監溫達倫及足總女子足球經理黃若玲大讚,前者更說球員們有機會可到英國試腳,這令秦正行將目光放遠,開始於網上找資料。

秦正行因2015年女子世界盃下定決心外流,最先希望的落腳地為澳洲。(陳雋堯攝)

更令她下定決心找外流機會的,還有同年的女子世界盃:「世界盃時看到澳洲隊差點擊敗美國隊,覺得她們在亞洲內算是強隊,不像注重技術的日本,較為注重體格,我不是太技術型的球員,但我體格都不是太差,那我就主動尋找澳洲的球會。」為了吸引球會注意,她自製履歷及「球王片」,透過電郵聯絡澳洲球會,「有球會回應說可以去試腳,但我那時就受傷了,就放棄了出國。」

大澄(劉蕊澄)當時也有問我的資料,她說她會去試腳。我當時在想,究竟我在做什麼?

因隊友劉蕊澄的一番話,秦正行雖然有國際學校的工作,仍決心出外。(Swansea Ladies FC Facebook)

2015年,女足陳詠詩、張煒琪及劉夢瓊與乙組日本足球學院簽約,及後張煒琪於2017年更遠赴澳洲,加盟布里斯班獅吼,證明溫達倫當日所言非虛。

但秦正行就要面對人生中的抉擇,雖然她復出後也有間斷地找球會,但由於那時找到國際學校助教的工作,每日準時下班,收入也穩定,令她決心大不如前,「有時太舒服會令我不敢辭職,心知一離開,可能永遠找不到這樣的工作。」

阿青的心徘徊於出走與留守之間,直至聽到老友劉蕊澄的一番話:「大澄(劉蕊澄)當時也有問我出外資料,她說她會去試腳。我當時在想,我究竟在做什麼?那時便下定決心繼續聯絡,最後有一間說我可以去試腳,最後我便決定去了。我當時想,再不試便沒有機會。2年來,我一直找球會,但一直因各種原因卻步,但那一刻覺得不能再拖了。」雖然最後試腳失敗,但她最後得到昆士蘭球會卡帕拉巴鬥牛犬垂青,終於達成出外目標。

相比起澳洲,秦正行更喜歡威爾斯擁有的足球文化。(陳雋堯攝)

不適應澳洲生活 更清楚自己追求什麼

如願以償出外發展,一切看似是童話故事的開端。不過,從Ching談起的澳洲經歷,感覺到她不太喜歡澳洲的生活,她承認,當時花了很長時間才適應下來:「澳洲的球員較為運動型,身體質素較好,對戰術方面的追求並不高。我記得當時有一些對手的戰術也不錯,但我的球會在這方面則較遜色。但回想起來,球會當時都是首次參加這個聯賽。」

昆士蘭生活節奏較慢,市內沒有什麼娛樂,由於時差關係,連英超比賽都無法收看。加上難以適應場內風格,她共花了4個月才安頓下來。但剛熟習在澳洲的生活,就需要回港備戰亞運。「第一次出外,在那裏學到很多東西,更加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秦正行道。

香港女足在雅加達巨港亞運表現出色,雖然頭兩仗不敵中國及朝鮮,但在分組賽最後一場大炒塔吉克六個一皮,秦正行在該仗更為港隊埋齋。「我在想亞運結束後可以做什麼呢,那時知道香港隊將會有比賽(奧運外圍賽),我在想,這些比賽我都已經參加過,而且東亞盃將會面對像中國及日本等球隊。在亞運時我們都是以死守為主,我不想再踢以死守為主的球隊,這對自己的進步不大。」

球隊風格適合自己,秦正行操練都份外落力。(陳雋堯攝)

史雲斯表示出最大誠意 被足球文化吸引

有了在澳洲的經歷,秦正行更加知道自己的追求,決定將目光放到英國。她首先以電郵方式聯絡蘇格蘭的球會,當中也有不少正面回覆,但也許球季尚未完結,最後試腳計劃都不了了之,隨後,她決定再嘗試找愛爾蘭及威爾斯的球會,機緣巧合下又看到卡迪夫城對史雲斯的比賽,便決定向兩間球會自薦。

「史雲斯及卡迪夫城都有回覆我,後者卻說教練不在,我就繼續與史雲斯主教練Ian談。」雖然期間她也有接觸英格蘭次級聯賽球會,但史雲斯就表示出最大誠意,包括答應為她找一份工作,及提供很多幫助讓她盡快適應,秦正行覺得一切猶如天意,便決定遠赴威爾斯。

史雲斯女子隊為威爾斯聯賽的班霸,曾奪得3屆聯賽冠軍,更曾於女子歐聯競逐。首次效力大球會,秦正行加盟後6日曾後備上場10分鐘外,至今都未曾在正式比賽再落場。不過,她坦言是「找對了地方」:「這裏球隊的風格較適合我。這裏的訓練注重控球率,對傳球非常講究,隊友在練波時常常會做一些傳球訓練及短傳的練習。此外,我選歐洲的原因是這裏的足球文化遠勝澳洲,在街上隨時都會看到人穿上史雲斯球衣。對比起澳洲,我覺得這裏的環境更易令我進步。」

秦正行只想在足球方面有多遠走多遠,不論成為球員、教練、或者管理層一樣。(陳雋堯攝)

據秦正行所講,隊中的球員大多由14歲開始已一起踢,團隊士氣比澳洲時更好。默契好,是否代表她難有出場機會?「我認為自己的風格跟她們不一樣,我是很喜歡走位的球員,可能暫時與隊友們未夾,她們的技術較好,但相對之下我較擅長執行戰術,可能跟我曾參與不同的運動有關。」

「這是你生涯的最高點?」我問道。

「是的,代表香港十分光榮,對我來說也是很大的成就,但以個人來說,今次經歷可以讓我看到自己可以走得多遠,這是沒有限制的。」29歲,來到完全陌生的地方,適應應比年輕球員更難,不過,看到阿青提起在這裏的生活,總是滿臉笑容,記者也覺得她來對了地方。

來到史雲斯短短個多月,秦正行已與隊友打成一片。(受訪者提供)

追求實際 只想以足球而活

華人世界裏,29歲一向是人生的關鍵時刻,男人三十而立,而不少女人總希望30歲前成家立室。29歲,對於秦正行來說是什麼概念?「到了這個年紀,我認為是把人生事情弄清楚的時候,我就是想看看在足球方面可以走得多遠,不論成為球員、教練、或者管理層一樣。」

「就算當我兩年後要回香港,也會準備好,但當我現在還在這裏,我會盡一切努力向前走。」

來到這個年紀,也許再談遠大的夢想及目標已變得不切實際,找一件自己還可以堅持的事,順着自己的心而行就足夠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