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山】征珠峰前海外集訓不簡單 港隊提早感受嚴寒與烈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由不太相熟的同道中人,變成同生共死的夥伴。

在資深登山家曾志成的號召下,盧澤琛、黎樂基及張志輝因緣際會,經歷過去一年的攀山訓練後,即將啟程,代表香港挑戰世界第一高峰、高8848米的珠穆朗瑪峰。

領隊曾志成3次登上珠峰頂,可說是香港最熟悉珠峰的人;在今次旅程,他將留駐大本營,指揮大局。3名隊員雖未曾登珠峰,但隊長盧澤琛是冰雪攀登及山藝雙料教練,有20年海外爬山經驗。張志輝及黎樂基皆是山藝教練,前者是香港冰攀代表,曾到瑞士作賽,後者足跡踏遍西藏、青海、四川等地。

有3次登上珠峰頂經驗的曾志成(右二)是攀山隊的領隊,盧澤琛(右一)、黎樂基(左一)及張志輝(左二)將挑戰登頂。(張浩維攝)

珠峰天氣嚴寒,隊員將要穿上down suit及特製保暖鞋。(2019珠穆朗瑪中國香港攀山隊Facebook)

首次日本集訓互相認識

黎樂基坦言:「之前我們雖然知道大家是誰,但其實不太認識。」

曾志成、盧澤琛、黎樂基及張志輝都是香港獨當一面的登山家,因為挑戰珠峰,聚首一堂,結成隊伍。去年3月,他們首次到海外集訓,在日本的雪山上訓練。曾志成笑稱首次集訓有不少烏龍事,他說:「第一次是磨合,認識大家,試過有人不見地蓆,有人就不小心割穿了營帳。要一起經歷過,才會有互相了解,第一次去的地方不是很遠,就試一試大家體能狀態。」在追問之下,他笑言:「是我心急拿東西,結果割穿了個營。」

香港攀山隊首次集訓到日本。(2019珠穆朗瑪中國香港攀山隊Facebook)

首次集訓到日本,主要目是是磨合,讓各隊員互相認識。(2019珠穆朗瑪中國香港攀山隊Facebook)

美國集訓感受珠峰嚴寒

曾志成為攀山隊策劃訓練,共4次海外集訓,經過在日本的磨合後,他們去年夏天到美國阿拉斯加挑戰北美最高峰迪納利山(Mt Denali)。迪納利山高6168米,這次旅程最大的挑戰是,全程自給自足,他們每日拖着滿載裝備和食物的雪橇,不斷上山。迪納利山也是七大洲七高峰中,技術要求較高的山,登頂成功率只有約45%。

之所以選擇迪納利山作訓練,因為其氣溫與珠峰接近。曾志成說:「我們沒有挑夫,環境也很凍,攻頂那日的氣溫比珠峰還要凍。我們故意去選這些山,去模擬珠峰的環境,同時測試到隊員在這些環境的心理質素。」黎樂基也說:「在美國那次經歷過最凍的天氣,美國(迪納利山)的氣溫跟珠峰很相似,零下三十幾到四十度。」

攀山隊第2次集訓在去年夏天到美國阿拉斯加挑戰北美最高峰迪納利山。(2019珠穆朗瑪中國香港攀山隊Facebook)

+9
+8
+7

登南美最高峰感受烈風

香港攀山隊其後出征尼泊爾,在強風與厚雪間,於去年10月初登上高6476米的梅洛峰(Mera Peak),完成第3次訓練。去年底,他們出發到南美,挑戰南美第一高峰阿空加瓜山(Aconcagua)。阿空加瓜山高6961米,是亞洲以外的最高山峰。曾志成說:「這座山不難,行上去就可以,但要行到上近7000米,讓隊員認識自己在7000米高有什麼反應。」黎樂基還表示:「南美Aconcagua的風速就跟珠峰相似,可能要面對時速過百公里的風,環境跟珠峰很似,它跟美國(迪納利山)都有珠峰的特點。」

攀山隊第3次集訓在去年10月初登上高6476米的梅洛峰。(2019珠穆朗瑪中國香港攀山隊Facebook)

+8
+7
+6

經過4次集訓,幾位隊員異口同聲,認為默契大有進步。張志輝說:「默契一次比一次好,第二次去美國時,我們一路建立默契,分工合作,有些朋友平整營地,開始起營,有人準備煮食。」黎樂基也說:「在山上,默契是很重要的。現在一上到去,就會各自分工,節省很多時間,避免不必要的誤會。」

盧澤琛難忘輪流負糞袋

除分配工作外,他們亦會分配各人攜帶的小組裝備。隊長盧澤琛難忘一件特別的裝備,他說:「過去兩次訓練去其他國家的國家公園,衛生管理很嚴格,我們要將自己的排泄物帶走。我們會有盛載糞便的桶及袋,將所有隊員的排泄物放入去,我們就要輪流負責這項工作(揹負糞袋)。」張志輝笑言:「這項工作很有挑戰性!」

盧澤琛、黎樂基及張志輝在第4次集訓登上南美第一高峰阿空加瓜山。(2019珠穆朗瑪中國香港攀山隊Facebook)

盧澤琛回憶過去集訓,他們未曾有大爭執,「爬山的時候,體能會下跌,你的真性情及你的脾氣都會走出來,隊友之間受不受得到?彼此能否忍讓及繼續合作呢?在這幾次訓練,大家做得不錯,其實我們3個都很溫馴,都沒有拗撬,大家關係更融洽。」相比了解隊友,曾志成就認為了解自己更重要,「避免到時上到去,出現你以為得但原來不行的情況,最緊要認識自己在高山環境下的身體反應。」

集訓曾凍傷手指

香港攀山隊完成4次集訓,並全都順利登頂,但手腳凍傷難免。盧澤琛說:「未試過嚴重受傷,很幸運,但有一些輕微的肢體凍傷,例如手指腳趾。最嚴重的那次是去完阿拉斯加回來,我們個別都有手指凍傷了,要個多月才復元,有點麻痺的感覺。」張志輝感嘆上珠峰都一定會面對這些情況,唯有提醒大家更注意保護雙手。

曾志成是攀山隊領隊,他會做大本營經理,控制日程,監察住隊員的身體狀況,決定攻頂日期。(顏銘輝攝)

隊長盧澤琛有豐富的海外爬山經驗。(顏銘輝攝)

攀珠峰經費逾百萬

出征珠峰,不但考驗隊員體能、技術及態度,而且所費不菲,曾志成透露整個計劃由訓練到攀珠峰,經費逾百萬。他說:「我覺得已經很划算,因為我們很多東西都靠自己,減省當地公司的支援。我們都要找當地嚮導幫手,但收費較相宜,而且我們有贊助商,不用自己出錢買裝備,都節省不少。」

香港攀山隊與中國登山家「無腿勇士」夏伯渝合照,夏老師祝福港隊順利登頂。 (顏銘輝攝)

他們將於在4月3日離開香港,整個旅程約兩個月,預計在5月20日的那個星期登上珠峰頂。談到登頂後會做什麼,盧澤琛原來已有打算,「我會考慮帶一枝旗,上面寫住所有支持我的人,多謝他們的支持,陪住我上世界最高的地方。」

黎樂基則有點吞吐地說:「都可能會,可能老婆要我帶隻公仔上去。」隊友們紛紛大笑,曾志成更問他是否迪士尼那些大公仔,黎樂基尷尬地說:「應該是細細隻的。」張志輝的答案就令兩位隊友都微微點頭,他說:「我未想到(帶什麼),但我會感恩這座山准許我上去,多謝身邊的人。別說上頂,都要身邊很多人及贊助商支持,我才有登頂的機會。」

香港攀山隊成員分別有領隊曾志成(左起)、張志輝、盧澤琛及黎樂基。(張浩維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