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奧運.梁峻榮】昆明獨家專訪港隊新星 「單車是我生命」

「孤獨辛苦 都要忍」梁峻榮。(01美術製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昆明呈貢訓練基地,1圈1公里的馬場,梁峻榮跟隊友已繞了200圈,之後還要練10組衝線。

雙腿發痲,筋疲力竭,其中一組他衝輸了。總教練沈金康立即叫停,破口就罵:「為什麼衝輸?你不可以輸,一組都不可以,比賽時你百分百要贏﹗」

小伙子心裏不服,雙腿卻繼續衝。

然後,他在2014年摘下仁川亞運男子個人公路賽銅牌;兩年後的今天,他是男子全能賽奧運選手。

梁峻榮說,這樣踩車很辛苦,但他喜歡踩,他要踩。

文:李思詠 圖:黃永俊

我在昆明的第3天下午,梁峻榮完成60圈快速公路訓練,曬得臉上一大個眼鏡和頭盔印,不過一點都不礙眼,那是年輕人努力的證明。(黃永俊攝)

我們坐在訓練基地運動員宿舍大堂聊天,梁峻榮待會就要到馬場訓練。這個場地是呈貢的「名勝」,以前真的跑馬,後來荒廢了,沈教練卻看中它1圈1公里,容易數圈又安全(沈教練年輕時便因一次公路訓練被貨車輾過,不幸切掉左小腿),耐力課和速度課皆宜,於是命人重鋪瀝青地,港隊從此在這繞圈。

伸延閱讀:

【里約奧運.單車】獨家直擊香港隊昆明「集中營」(多圖)

我要做單車手,我喜歡踩車,我要踩車,我的工作就是踩車,單車是我的生活、我的生命。踩成這樣好辛苦,但我喜歡踩車,我需要踩車。
梁峻榮 香港單車隊奧運代表

馬場繞圈是單車仔的噩夢。梁峻榮也曾在這裏崩潰,就是練完200公里,還要練10組衝線,其中一次輸個馬鼻,卻被總教練沈金康大罵;他心想:「我累到快死,輸少少,咁都要鬧?」(黃永俊攝)

馬場是每個單車仔的噩夢。沈教練跟我說,有隊員甚至練到棄車而逃,躲到馬場旁邊種了蔬菜的角落嚎哭。「阿榮」強調,那肯定不是香港隊隊員(同場尚有多支省隊訓練),但他也曾在這個橢圓形的大圈裏崩潰,就是仁川亞運前那次衝線訓練。

「之前已經踩了200公里。頭100公里是第一批隊員跟我們踩,後100公里卻換上另一批體力充沛的車手。沈教練卻要我們練200公里後再練10組衝刺。我用練車軨,其他人用比賽軨(比賽軨物料較輕,速度比練車軨快),其中一次我衝輸了,他立即叫停,破口大罵『你為什麼輸?你不可以輸,一組都不可以,比賽百分百要贏』。當時我已累得想死,而且只是『輸少少』,我又那麼努力,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他卻說那組不算數,要我再衝……」

之後他在亞運男子個人公路賽衝贏一眾對手,奪得銅牌,「當刻我見到的不是終點,卻是馬場的涼亭和白線,為什麼?為什麼我在馬場?」這大抵解釋了沈教練為何要他許勝不許敗。事實上,那面銅牌算是個小小爆冷,因為賽前部署以另一隊友張敬樂為重點,最後卻是這個當時只得20歲的新星踏上頒獎台。

伸延閱讀:

【里約奧運.李慧詩】昆明生活 除了單車還是單車(有片)

就是那次200公里加10組衝線訓練後,梁峻榮在仁川亞運個人公路賽衝贏對手,驚喜摘銅;他說,衝刺時見到的不是終點,卻是馬場的涼亭和白線。相信這就是總教練沈金康的用意了。(黃永俊攝)

踩完200公里再練衝線 衝輸一組被罵

單車仔總說,昆明很神奇,每次在這裏練完都有獎。其實神奇的不是這個地方,而是他們捱得過刻苦的訓練。「我要做單車手,我喜歡踩車,我要踩車,我的工作就是踩車,單車是我的生活、我的生命。踩成這樣好辛苦,但我喜歡踩車,我需要踩車。」阿榮連珠炮發說了5次「踩車」,生怕我不明白他對單車如何熱愛;其實我在昆明跟隨港隊生活4天,或多或少感受到他們的內心。這裏的生活,除了單車,只有單車,沒有半點娛樂,人人足不出戶;對任何人來說都未免殘忍了點,何況是一個今年才22歲的香港年輕人?阿榮不諱言,以前每次北上昆明都「日哦夜哦」,「你問肥高(港隊成員高肇蔚)就知,他以前跟我同房,聽我日鬧夜鬧」;現在他卻知道,要踩到更高層次,必須在這裏靜修,「單車本來就是孤獨的運動。年初倫敦世界錦標賽前,張敬樂病了,我連續三星期獨自練車,一個人在單車機踩4、5小時。我當時尚在爭奪奧運資格,我一定要練,就算辛苦,都要忍」。

伸延閱讀:

【里約奧運.李慧詩】昆明獨家訪問 「得獎與否 我已在玩命」

每天訓練後,梁峻榮就在睡房看書,或跟隊友聊天。來自香港的22歲年輕人,不怕苦悶,只道單車就是孤獨的運動。(黃永俊攝)

不知終點的路上,香港隊成員在默默努力着,他們不是奇人異士,只是單純地熱愛單車。(黃永俊攝)

里約奧運是畢業禮

阿榮的奧運資格確是鬥到最後一刻。去年亞洲賽是其中一個最重要的積分賽,他卻在全能賽最後一項記分賽心急失誤,4名車手發生意外後要踩一圈中立圈,之後跟回主車群再戰,他卻錯跟了另一名對手,結果被取消資格,導致之後一年的積分賽每分都不能失,直至今年初世界賽,才穩奪奧運入場券。對年輕人來說,偶爾碰上沙泥碎石不是壞事,至少他從2012年於世界青少年場地單車錦標賽憑記分賽奪得象徵世界冠軍的彩虹戰衣開始,之後再獲亞運銅牌,恍如一直在平路衝刺;他直言,沒想到自己如此幸運:「我給自己定下4年目標,先是世青賽,之後是全運、亞運和奧運。我覺我現在尚是求學階段,里約奧運是畢業禮,踩過奧運,單車生涯才正式開始,像畢業禮後投身社會一樣。」對於人生首個奧運,阿榮期望殺入前10名,他深信亞洲車手實力不遜歐美,但更重要是冷靜對待,「2013年全運會是我單車生涯第一個大型綜合運動會,我興奮得經常在睡房大叫,隊友都說我語無倫次」。

我們聊了差不多40分鐘,又到下午訓練的時間,阿榮與幾個升上一隊不久的年輕隊友到馬場踩60個快速圈。轉當教練的黃金寶主持這節訓練,他要隊員每圈維持於特定時間,「你們試試吧,就算覺得不行,都要咬實牙關」,他對隊員如是說;然後輕聲跟我道,年輕隊員未必跟得上,要多鼓勵,最終大家都達成目標。經過昨日的寒風冷雨,昆明這天又是一道高原艷陽,訓練後我看到阿榮的臉上多了個眼鏡印,當然少不了四肢上早已存在的那條黑白分明的界線,我一點都不覺得礙眼,因為那是年輕人努力的證明。

在宿舍大樓的大堂完成訪問,又到下午訓練課節。(黃永俊攝)

單車訓練日曬雨淋,皮膚雖粗糙,卻是運動員最美麗一面。(黃永俊攝)

披上香港隊紅色戰衣的單車仔,都是值得我們記住的名字,梁峻榮(中)、馮嘉豪(左)和劉允佑。(黃永俊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