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公社】曼聯復興難一蹴而就 有錢有心還要有耐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何輝說過:球會的經營成效是體現在聯賽排名上。組成球會經營能力的四大要素,就是商業開發、高層決策能力以及足球哲學(包括青訓工作和一隊選材建軍)。如果以上述的標準衡量曼聯,後面兩大環節的失敗,開始抵銷商業開發的成功,而且這個結構性問題已經纏繞曼聯6年,並足以解釋曼聯經過多番波折後,仍然徘徊在聯賽榜第6位。

撰文:高俊賢@運動公社

根據利物浦領隊高普(Jurgen Klopp)和記者的訪談,曼聯副主席活華特(Ed Woodward)曾經在邀請他過檔時(2014年)說過,曼聯就是一家「成人版迪士尼樂園」——能滿足主帥多個願望的夢幻樂園。5年過去了,曼聯用財力兌現活華特的話:簽下世界上最頂尖的主帥(雲高爾、摩連奴),買來世界上身價位居前列的球員(普巴)。但是事實偏偏證明,把他們一一帶來並不能抗衡曼城、利物浦。高普接受利物浦的邀請、拒絕曼聯的招手,除了是因為利物浦和多蒙特的文化相近,就是因為FSG在足球上的願景或者高層的決策能力,比起活華特和格拉沙家族優勝(真不知利物浦球迷讀到這裏會怎樣想)。

曼聯在後費格遜時代,經歷莫耶斯、雲高爾和摩連奴執掌,但相繼黯然離開,現由名宿蘇斯克查接手。(資料圖片/Getty Images)

歐霸決賽不敵曼聯後,雲達沙升任阿積士球會總裁。3年過去,兩軍發展大相逕庭。(資料圖片/Getty Images)

另一個側面反映曼聯管理失敗的例子,就是雲達沙(Edwin van der Sar)和阿積士。看着雲達沙和奧華馬斯(Marc Overmars)昂揚慶祝阿積士重返歐聯四強的畫面,又回首愁眉苦臉的活華特,曼聯球迷何曾想過,曼聯在2017年擊敗阿積士拿下歐霸盃冠軍,但事隔三年後,兩者卻是差天共地?當雲達沙還是阿積士的市場總監、為球會的收入苦苦謀劃時,曾說過以下一席話:「我不是那種只希望年收入增長25%的市場總監。過去你會為賣掉一些東西(作者按:他指的應該是出售球員)而高興,但我們不應該只想到把某場比賽座位賣個五千大元的事,還有更多更多。」不敵曼聯後,雲達沙由市場總監升為球會總裁(與活華特在曼聯的職權相當),阿積士的陣容規劃和青訓依舊成績卓著,與商業開發兩頭並舉。雲達沙當然不會為了「成人版迪士尼樂園」的虛名重返曼聯,原因很簡單,就是球會高層願意花多少心機,去重塑曼聯的足球哲學?

活華特的錯,在於現在才明白球會的footballing matter不可能委諸一個人去獨斷獨行。(資料圖片/Getty Images)

跟網上曼迷設想的相反,活華特的錯,不在於不肯放權放水讓領隊買人(摩連奴的忠粉們記住,曼聯為滿足摩的買人大計已經花了2億鎊,還不計天價薪酬),更不在於貪圖業績進步(追求業績在資本主義社會變成錯事,這邏輯令人嘖嘖稱奇),而是他到現在才明白:費格遜退休之後,球會的footballing matter不可能委諸一個人去獨斷獨行。即便在季尾曼聯公布了體育總監的人選,footballing matter不僅僅是總監、領隊、教練團的事,那是整個高層的共同決策。無論之後誰來當曼聯首任體育總監,新的決策制度、新的足球方向,都需要經過反覆的實踐才能訂出。

2016/17球季,普巴以9450萬鎊轉會費,由祖雲達斯重返曼聯。(Getty Images)

曼聯近3季主要收購(按圖放大)▼

+6
+5
+4

更況且,舊日的光輝越燦爛,球會背負的包袱越大,甚至要在改革的歷程裏踏上回歸傳統的冤枉路——例如利物浦,就經歷過桑拿士和伊雲斯的90年代,球會在歐陸化的步伐遠不如其他競爭對手而浪費了多年光陰。要把球會的舊傳統去蕪存菁,也需要時間。曼聯的復興,只會像近二十年來的利物浦,又或者近十年來的AC米蘭一樣艱辛,這是曼聯球迷今後要有的心理準備。

費倫(右)輔助費格遜多年,他在蘇斯克查接掌曼聯帥印後,亦重返紅魔助這名少帥一臂之力。(資料圖片/Getty Images)

杜格利殊執教利物浦時,球會與英超錦標的距離看來很遠,多年過去利物浦已在高普領導下找到明確方向。(資料圖片/Getty Images)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