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伊朗女球迷爭取多年見曙光 10月世盃外或可購票入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第二圈下月展開,香港身處的C組有「亞洲一哥」伊朗,這支勁旅足球水平在亞洲首屈一指,但在國內一向有不明文規定,禁止女性自由進入球場觀賽,即使去年開始間中解禁,亦只有極少數女性受惠。

國際足協希望伊朗在10月10日首場世界盃外圍賽主場賽事開始,讓女性入場支持國家隊,若未能成事,或會向伊朗足協實行制裁。伊朗終在上月開始積極測試,讓女性在10月主場對柬埔寨購票入場,但仍是「有限度的自由」。

去年6月的俄羅斯世界盃分組賽,伊朗一破38年禁令,讓當地女性進入國內球場觀看伊朗對西班牙的賽事直播。及後,極少量伊朗女性獲准入場觀看賽事,同年10月,當局讓100名女性進入首都德黑蘭的艾薩迪球場,觀看伊朗對玻利維亞的國際友誼賽,當中大部份為球員家屬;到去年亞冠盃決賽次回合,伊朗勁旅柏斯波利斯主場對鹿島鹿角,再有數百名女性獲准入場。不過無論是100人或數百人,都只佔阿薩迪球場10萬座位中不足1%,加上今年6月伊朗友賽敘利亞,有持票女球迷遭拒入場之餘更遭暴力對待,維權組織認為容許少量獲選女性入場只是「做Show」。

2019年的亞冠盃外圍賽決賽,數百名伊朗女球迷獲准入場,觀看柏斯波利斯對鹿島鹿角的次回合賽事。(圖片來源:亞洲足協)

國際足協促伊朗解禁 主場對柬埔寨成死線

國際足協主席恩芬天奴一直促請伊朗「解禁」,正式讓女性自由入場,尤其首場2022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9月就會上演,伊朗的第一場世盃外主場賽事亦會在10月10日舉行,國際足協期望屆時女性可入場觀賽,上月18日,FIFA稱伊朗足總原則上支持解禁,惟仍需政府批准。

包括《Radio Farda》在內的多間媒體指出, 10月10日主場對柬埔寨的世界盃外圍賽是FIFA對伊朗設下的限期,若屆時未有進展,國際足協或會禁止伊朗參加國際賽。伊朗法務部副部長La'ya Joneydi則向伊朗國營通訊社ILNA稱,由總統魯哈尼領導的政府支持女性可入場睇波,「但仍需政府內各部門合作推動」。

位於伊朗首都德黑蘭的阿薩迪球場,名字象徵自由,但10萬個座位卻難有女球迷容身處。(Tasnim News Agency)

當地傳媒透露,伊朗飽受國際壓力下,上月底開始在國家隊、球會柏斯波利斯及伊斯迪格拿的主場阿薩迪球場,測試如何讓女性安全進入及離開球場,包括獨立閘口、獨立入場及離場路線、女性專用看台等,以免她們受騷擾,政府暫時對測試成果感樂觀。報道同時指出,有別於過往只讓球員家屬、或女足球員等「獲選」女性入場觀賽,伊朗考慮撥出10%門票,供當地女性透過網上售票系統等渠道自由購票入場。但這「有限自由」並非人人買帳,一向極力爭取女性入場權利的組織OpenStadium直言,當局暫時只考慮「讓」女性入場觀看10月單場國家隊比賽,但仍不批准女球迷觀看聯賽,根本並非真正撤回禁令;但亦有爭取入場多年的女球迷接受「袋住先」,認為難以一步登天。

+4
+3
+2

外地女球迷順利入場 伊朗女生為睇波需冒被捕風險

伊朗曾經相當西化、開放,但自1979年伊斯蘭革命後實行政教合一,在嚴守伊斯蘭教義下,女性往往成為壓迫對象,在1981年以後,女性就遭禁止進入足球場。多年來,不少女球迷為入場支持愛隊,不惜挺而走險喬裝成男子,但常有人闖關失敗,甚至因而被捕。2018年3月柏斯波利斯對艾斯迪格拿的德黑蘭打吡戰,就有35名女球迷因嘗試入場被捕,正是這事件引起恩芬天奴注意而對伊朗施壓。

諷刺的是,大多外地女球迷都可順利入場觀賽,2017年9月伊朗在世界盃外圍賽主場對敘利亞,敘利亞女球迷只要出示護照及門票即可入場,而持票的伊朗女球迷就被拒諸門外,有女球迷賽後在Twitter表示遭警衛奪去門票、更被拍下照片及影片,有較幸運的女球迷道:「我遇上的警衛也為伊朗女性未能遁正途入場感傷心,最後叫我拿敘利亞國旗進場。」

伊朗針對女性的球場禁令,似乎正一小步一小步地退讓;但要等到禁令正式撤回,又要多等幾年?(Getty Images)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