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修煉.羅亮添】鐵人爸爸的時間競賽 只想抓緊眼前機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羅亮添似乎為人生調校了快鏡。加入香港三項鐵人隊、轉當全職運動員、徘徊退役邊緣、囡囡忽然來臨、勇奪亞運獎牌、毅然宣布退役,26歲的他,過去12年,有着這般的經歷。

他如此詮釋:「能否捉住眼前機會,只看當刻是果斷還是猶豫。」

從去哪兒吃飯,到想過怎樣的人生,每時每刻,我們都做着不同的決定。與時間競賽,從來都不只是運動場上的事。

攝影:龔嘉盛

囡囡允曦正與媽媽在滑梯玩個不亦樂乎。剛滿一歲的小不點,幾分鐘前還未「熱身」,對於記者這個陌生人,戰戰兢兢,爸媽不停叫她「Say hello吖」,她還是小心奕奕的打量眼前人;幾分鐘後,她玩得高興,不停向坐在一旁聊天的我們揮手,露出幾隻牙仔,笑容甜得叫人溶掉。

「單聽年齡,我退役好像太早,其實我當運動員接近12年,時間也不短吧!我想多點時間陪伴太太和囡囡,反正遲早都會轉型,當是提早適應吧。」邊看孩子玩耍,邊聊人生規劃,的確不像跟一個26歲運動員該談的話題,但事實是,一個月前拍攝影片時還是全職運動員的羅亮添,一個月後,他已從前線退下,揭開人生新一頁。

26歲的羅亮添從全職運動員退下來,太早嗎?他說人生應該把握眼前。(龔嘉盛攝)

羅亮添的人生時針,似乎走得比別人快,他直認不諱,但他這樣詮釋:「就是看看能否把握眼前機會,身邊人當然會給我們意見,但最終只看當刻我們是果斷還是猶豫,機會溜走,只是一下子的事。」羅亮添說,2008年加入香港三項鐵人隊,若非媽媽規定他必須完成會考,他當刻已轉做全職運動員,結果會考之日,人人在試場門外埋頭苦讀最後衝刺,他卻想着有否收好行裝,早上考完化學,下午就飛到外地參加亞錦賽,到比賽完了回港翌日,又匆匆赴試場應考生物科。到了2010年如願成為全職三鐵運動員,就算看着中學同學去玩,自己只有無論冷暖陰晴都必須一早起床訓練的份兒,他都義無反顧,甚至2012年一次在單車徑的意外,他住了一個月醫院,做了兩、三次手術,切出一小塊肋骨移植到炒車受傷的尾指,他掛起受傷的手都要醫生讓他踩單車機,「選了這條路,就要對自己負責,不能因為玩樂影響第二天的訓練,我要尊重『全職運動員』這份職業」。

但他沒想到,2015年還能高踞亞洲排名第一的自己,不久將來就有退下來的念頭。

囡囡允曦出生後,羅亮添一切以家人為先,就算比賽踩單車,也不像從前般勇字行頭,減低受傷風險。(龔嘉盛攝)

那時大約是2016、2017年,港隊總教練一職懸空了一段日子,運動員頓失目標,羅亮添又自覺無甚進步空間,於是想到退役,特別是2017,他自言浪費了一整年,每天在體院宿舍醒來,都懷住「準備隨時執嘢走」的心情,想練就練,沒心情就找個藉口偷懶,「出去比賽,要不最尾幾名完成,要不DNF(Did Not Finish),莫說沒了起初那團火,當時我根本完全沒有運動員的心態」。徘徊於去與留之間,港隊總教練Stephen Garreth Moss及時上任,令羅亮添再次果斷決定,先互相定下目標,嘗試努力一下,如果從隊內遴選拿到亞運代表隊資格,就為雅加達亞運留在隊中。

鐵人生涯高低起伏,羅亮添曾於2017年徘徊退役邊緣。(龔嘉盛攝)

往後的事已寫進雅加達亞運的史冊。他與黃子圖、蔡欣妍和Bailee Brown合力摘下三鐵混合接力賽銅牌,成為繼「神級鐵人」李致和之後,另一個揚威亞運的香港三項鐵人運動員,那是羅亮添運動生涯中最亮麗一頁。當天他在遠離雅加達的巨港作賽,香港記者分身不暇未能前往採訪,如今再問他當時心情,沉澱一年多,淡然中仍難掩激動:「在賽場上確定有獎牌一刻,我崩潰了,眼淚不自覺湧出來。到比賽後返回選手村房間,靜下來細想,2017年那次我沒放棄,是對的。那有沒有後悔『hea』了一年?唔……時間走了就走了,無法改變歷史,幸好我最終把握了決定跟教練合作的一刻,十年努力才沒白費。」

20182雅加達亞運奪獎牌一刻,羅亮添的激動落淚,深覺十年努力沒有白費。(龔嘉盛攝)

事實上,羅亮添參加去年亞運,他還背負住兩個人,就是腹大便便的珈瑜和還未出生的囡囡允曦。他坦言,去年3月知道太太懷孕一刻,的確手足無措,畢竟當時正值亞運備戰高峰,經常出外集訓,特別是亞運前到泰國的「heat training」,三星期秘密練兵,初次懷孕的太太在香港又熱又辛苦又沒胃口,他應留港照顧還是在外拚搏?他猶豫。「太太主動跟我說,可能人生只有一次亞運,機會過了就過了,她說會留在香港照顧好自己,叫我放心去衝。」太太一番話既令羅亮添放下心頭大石,也令他的一面獎牌別具意義。亞運後,他請了一個月假期陪伴太太臨盆,只是在允曦出生後,他才知道新手爸爸重投訓練並非易事,囡囡每天凌晨3點「扭」足一個鐘,到她4點多睡着時,爸爸已差不多要起床晨操去。日復日休息恢復不足,羅亮添自然練不出好狀態,他直言:「譬如游泳強度課,亞運前我4分40秒游400米是輕鬆,但亞運後衝盡都超過5分鐘,或者衝10個100米,衝到第4個已經『爆偈』,最氣餒是明知自己有能力做,但現在就是做不到。」大概是每個新手爸媽都經歷過、又只有為人父母才感同身受,羅亮添雖以「捱」來形容那段日子,「捱」字背後卻是父母與小女兒的羈絆,否則今天坐在公園長櫈看着允曦笑瞇瞇揮手的情景,他不會想到囡囡出世初期,因為自己留家時間少,女兒嗅不出氣味而只知認住媽媽,到女兒某天對住帶着疲倦身軀回家的自己揮手笑笑,那種酸溜溜才得以釋懷,還有他全都錯失了的第一次轉身、第一次站立、第一次叫爸爸……「最初我一碰她就哭,偶爾一次抱住,真是天大的獎賞。後來我留在香港多了,她開始認得我,現在更常叫『爸爸、爸爸』……或許要親身經歷過的父母,才明白我的感受。」

女兒出生後,時間過得快。(龔嘉盛攝)

的確,只有經歷過的人,才明白「爸爸」是一回怎樣的事,譬如凡事以家庭為先,連比賽踩單車也不像以前般兵行險着,免得自己受傷,照顧不了女兒之餘,太太更要照顧多個病人;又譬如近乎所有時間都被女兒霸佔了,他與太太兩口子每周只有半天可以出外拍拖,哪怕只是吃頓飯、看齣戲,都已是寶貴的時光。「時間過得快,是女兒的成長片段也好、一星期與珈瑜拍一次拖也好、每周七天訓練也好、與隊友相處的時光也好,我都好好珍惜,眼前錯失了就錯失了,未必有下一次。」26歲的運動員,或許本應在運動生涯上全衝前進,羅亮添就這樣退下來,早嗎?我們都在各自的人生軌跡上努力着,機遇誰都說不准,唯有把握眼前、活在當下,才無怨無悔。

延伸閱讀:

【時間修煉.鄭俊樑】享受等待的藝術 在歲月中去蕪存菁

【時間修煉.何柱霆】花式跳繩世界冠軍的時間觀 那是極致的執著

羅亮添學懂珍惜眼前,活在當下。(龔嘉盛攝)

人生路展開新一頁,羅亮添毅然面對眼前挑戰。(龔嘉盛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