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周凱華奧運後的新區域 尋找繼續愛上羽毛球的感覺

周凱華與李晉熙,出戰奧運之後前路仍是未知之數。(01美術製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6年的夏天,像場璀璨的煙火。回歸平淡,香港運動員再踏征途,像羽毛球隊,已經啟程到東瀛參加日本公開賽,繼續為世界排名積分努力。

對一個已經30歲的女球手而言,這是怎樣的光景?「原來自由度變大了,是這樣痛苦。」周凱華說,10年來每天埋頭苦幹,奧運一下子就完結了,彷彿被掏空。

30歲,羽毛球路上能走多遠?不談兩年後亞運、4年後奧運和退役問題,今天,只談此刻仍在扣殺頂上羽毛球的周凱華。

日本羽毛球公開賽 9月20至25日

(楊宇翹攝)

在新聞資料網搜尋2006至2013年的「周凱華」,顯示的大部分不是名字前配上「混雙」二字,就是名字後跟一個比數,短短幾句便完。「所以看留言有人指會在網上搜尋我,真的有內容可讀嗎」、「仲『華華』呀,好得意」,看着讀者留言,周凱華(Cathy)笑不停。

周凱華,2006年由加拿大回流,披上港隊戰衣,奧運夢發足10年,直至今年30歲,才首次踏上五環舞台,3戰2敗匆匆告別里約。「這算不上是理想的交代,但總算圓了心願。里約奧運是句號,表示10年目標已到盡頭。」10年,每天為同一個目標努力,忽然「不用再走」,的確有如到了盡頭。2008年,周凱華原本取得北京奧運資格,惟當時拍檔魏仁君未持特區護照,不符參賽要求;4年後的倫敦,卻因積分賽表現失準,跟倫敦奧運失諸交臂;心有不甘,開盡引擎,直到奧運完結,「突然沒了目標,又減少訓練量,之前習慣爭成績,反而不習慣輕鬆,現在有點難過」。周凱華仍在摸索這段抽空期,她坦言,從無想過空虛的感覺是這樣痛。

堅持不懈的周凱華(左)指有時見到年輕的運動員懶惰會忍不住罵:「你們在幹什麼?這條路其實不易走的。」(楊宇翹攝)

「目標突然沒有了,訓練量又減低了,慣了一定要爭成績,不慣輕鬆的感覺,現在有點難過」,周凱華說道。(楊宇翹攝)

未為前路下定論 「都與成績掛鉤」

其實抽空期也有它的好,正好思考一下未來。「切切實實,我是個30歲的女球手,我不知道能走多遠」,經常被問到4年後的東京奧運,周凱華衷心表示「點答呀,真係唔知呀」,比師姐年輕8年的混雙拍檔李晉熙(光頭)卻直言,或與新拍擋出戰東京奧運:「4年後,我想不會與她(周凱華)合作吧,始於對她的體能是極大挑戰,除非我們在這兩年突然有新衝擊。但,如果她真的退下來,我捨不得。」「但我絕不會以退役作為鋪排未來的主軸,太不負責任了」,周凱華強調,不能隨便掉下「光頭」,「只能說,所有事都與成績掛鉤,如果仍有力搏,我也不捨得丟低拍擋」。10年路迂迴曲折,有人指好波不如好運,Cathy卻搖搖頭:「的確走過一段低谷,無狀態無成績,但遇上光頭是一個契機。雙打是一件奇怪的事,夾不到一個適合的人,技術再好都沒用;有些人可能等10年也等不到一個契機,所以我不是欠運,好事最終也發生在我身上。」4年前,她與光頭一拍即合,直至2013年中奪得職業生涯首個黃金大獎賽冠軍,翌年更稱霸亞洲賽,然後到里約奧運,周凱華變成香港球迷的「華華」。

周凱華(右)與李晉熙(左)在2012年開始拍混雙,二人的世界排名更曾闖進第6位。(楊宇翹攝)

李晉熙(右)心知比他大8年的周凱華(左)未必挑戰東京奧運,光想到此,「光頭仔」已經不捨。(楊宇翹攝)

10年來歷盡高低,周凱華(前)指遇上李晉熙(後)是她最好的契機。(楊宇翹攝)

今周開始出戰日本公開賽,是奧運後首個賽事,處於抽空期的周凱華會以什麼心態參與?「想尋找繼續愛上羽毛球的感覺,在輕鬆的情況下比賽,究竟是怎樣呢?我都不太記得。」她說。什麼是「繼續愛上羽毛球的感覺」?周凱華停一停,再道:「打球的經歷有好有壞,盡量不要去多計算這些事。」縱使未想多提退役和將來,但對於華華,10年後的生活,普普通通最好不過:「我會努力做一個正面的運動員,因這是我的專業,但專業以外我就不專業了,所以我依然是個超普通的人。40歲……希望有自己的家,玩吓,養吓狗養吓貓,繼續普通就可以了。」她再嘻嘻一笑:「榮譽帶不走,何必強求呢?」

「打球的經歷有好有壞,盡量不要去多計算這些事」,快樂的確最重要。(楊宇翹攝)

4年後,周凱華會否再上奧運戰場?她沒答案,只望繼續愛上羽毛球。(楊宇翹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