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馬前會長辛斯離世】女婿沙加度催淚悼文 加盟一句話成神預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手帶領西甲豪門皇家馬德里在1990年代重拾輝煌的前會長辛斯(Lorenzo Sanz),不願加重醫療系統負擔確診新冠肺炎(俗稱武漢肺炎)後留在家中醫治,惟最終不敵病魔逝世。

他的女婿兼前皇馬球員沙加度(Michel Salgado)發帖悼念岳父大人,內容催淚之餘,辛斯在沙加度加盟時一句說話,更成為「神預言」。

西班牙傳媒報道,辛斯曾持續發燒逾一個星期,入院後被送進深切治療部,對新冠肺炎病毒測試呈陽性反應,並出現呼吸衰竭和腎衰竭,情況嚴重。其兒子小辛斯(Lorenzo Sanz Jr. )於Twitter留言,證實父親在周六(21日)離世。

小辛斯認為,父親的人生不應像這樣完結,並大讚父親是「世上其中一個我見過最友善、勇敢和勤奮的人」,又指父親一生最愛家庭和皇家馬德里。傳媒報道指,辛斯染疫後因自覺年邁,不願加重西班牙醫療系統負擔,故堅持自行留家隔離未有送院,至發燒8日後才緊急入院。

辛斯與妻子育有5名子女,其中一女嫁予前皇馬右閘沙加度。這位西班牙球員在岳父離世後,發文悼念。

小辛斯(圖左)指家庭和皇家馬德里,是父親辛斯一生中最愛。(網上圖片)

沙加度悼文原文繙譯如下:

「我也不知應由哪裏開始說起,那實在是相當困難。我們相遇的第一天就是這張首次合照,那是我加盟皇家馬德里後的記者會。當時你正在抱怨膝頭痛,但當記者會開始,你在介紹我的時候說出一句令我們日後經常拿來開玩笑的說話:『我認為這個球員將會陪伴我們一段很長的時間。』說到做到,我果然留在皇馬一段長時間,但永遠留在你的家庭。」

「自從我父母離世之後,你和Maria Luz(辛斯的太太)成為我的另一對父母,我會永遠感恩。我們一向特別投契,也許是我們成長背景相近的緣故:來自貧窮的家庭,非常努力工作去改善家人生活和實現夢想。」

「你跟我也是個舊派人物,當有人對你有所要求,你一定會不問情由付出,又或者當受到外界責難時,你會勇於獨力承擔責任,不作任何藉口。」

「你留下一個了不起的太太,5個非凡的子女和17個仰慕你的孫兒,此外,沒有一個皇馬球迷會忘記你。我這樣說,是因為我清楚知道皇馬對你的意義。你7歲的時候,跟祖母在班拿貝球場內賣水,然後當上皇馬會長,為球會帶來首兩次歐聯(註:應為歐冠盃改制為歐聯後的首兩次)錦標。」

「羅蘭素(辛斯的名字),能夠成為你的女婿和你的球員,我感到很自豪,雖然時序上兩者應該掉轉才對。願你安息,不要忘記在西裝外套上,自豪地加上金光閃閃的(皇馬)會章。」

「你知道沙加度-辛斯家庭,我和你女兒Malula,你的孫兒Malu、Miguel和Alan,以及照顧你的傭人,永遠不會忘記你,你會永遠活在這個家庭之中。」

「羅蘭素叔叔,安息吧。」

「多謝各位充滿關懷的訊息。」

帶領皇馬復興一代巨匠辛斯(按圖進入)

+5
+4
+3

沙加度的悼文,以辛斯一句「我認為這個球員將會陪伴我們一段很長的時間」成為「神預言」,有個輕鬆的開始,笑指他與辛斯女兒結合,當上對方家庭成員,真的「永遠也沒有離開」。中段提及岳父昔日年少時在皇馬主場班拿貝當小販,靠個人努力發跡並當上皇馬會長,真摯感人。

沙加度太太、亦即是辛斯女兒Malusa,亦在Instagram發文悼念父親:「父親,願我有一把通往天堂的天梯,讓我可以再次擁抱你。文字無法形容我的痛楚,我敬愛你。」

辛斯年輕時曾任職守門員,掛靴後轉戰房地產賺得「第一桶金」。1985到1995年間出任皇家馬德里總監,1995年當選會長,簽入蘇加及米積杜域等球星,帶領皇馬在1990年代復興。皇馬1998年時隔32年再次在歐洲賽封王,贏得歐冠盃改制至歐聯後首個大耳獎盃,之後在2000年又一次歐聯封王,惟同年他不敵佩雷斯,未能續任皇馬會長。

辛斯除了是皇馬前會長,還曾是另一西班牙球隊馬拉加的班主,但在2010年他將馬拉加售予卡塔爾財團。沙加度正是辛斯擔任會長時簽入,由1999年效力至2009年,足足10個球季,為皇馬兩度贏得歐聯和四度奪得西甲聯賽錦標,之後轉戰英超加盟布力般流浪3個球季。

【新冠肺炎】皇馬前會長辛斯離世 曾領軍破歐聯荒 染疫仍願犧牲

沙加度的皇馬生涯(按圖放大)

+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