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球員誌】利物浦光輝背後淪落人 高普愛將基尼黯然謝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6月30日,尼達利基尼(Nathaniel Clyne)將黯然獨自離開效力5個年頭的利物浦。

曾經是領隊高普的愛將,大軍名單第一個寫上的名字。當紅軍歡天喜地迎接首個英超聯賽冠軍,基尼連獎牌也無份,亦沒有被留下來一起慶祝。

到底他犯下什麼過錯,令不久前仍如日中天的生涯沉淪至此?

2015年夏天,基尼以1250萬英鎊由修咸頓轉投利物浦,簽約5年。英冠年代的水晶宮學徒出身,修咸頓成名,2014年初次入選英格蘭國家隊,24歲加盟一支前列球隊,發展路途可謂一帆風順。

2015年夏天,尼達利基尼加盟利物浦。(Instagram@nathaniel_clyne)

即使引入他的主帥羅渣士(Brendan Rodgers)球季中途被炒,2015年10月上任的新領隊高普(Jurgen Klopp)同樣對他欣賞有加,還給他一個有點莫名其妙的花名:「機器」(the machine)。

基尼曾是高普在利物浦最信賴的一員愛將,常常掛在口邊。(網上圖片)

高普曾最信賴的「機器」

高普領軍之下,訓練強度之高行內皆知。他特別鍾愛鮮有受傷的球員,基尼是他加盟利物浦後首個愛將。2016年接受訪問時他說:「領隊之前叫我做機器(machine),我不肯定原因,或許是因為我時常上陣但很少受傷或因傷離場。」

這位德國籍主帥的訓練方式和高速逼搶踢法不是個個球員吃得消,帶領紅軍初期在揀人上有所取捨。基尼在高普帶領紅軍首仗作客熱刺即獲派上陣,其後18個月踢足每一場比賽,至2017年5月當利物浦在高普任內首次獲得歐聯資格,陣中沒有球員在他任內上陣次數較基尼更多。每次談起基尼,高普總是一臉笑容,常常在賽後肉緊地跟他擁抱。

沒有人預料得到,他的利物浦生涯會出現如此重大滑坡。

【基尼:由瘦弱小子到爆肌男】

+6
+5
+4

體能王背後的悲劇

基尼在利物浦首兩季,已累積上陣93次之多。2016/17球季英超最後一輪3:0擊敗米杜士堡穩奪前四席位,既是高普帶領紅軍邁向高峰的轉捩點,也是改變基尼紅軍命途的時刻:該仗過後,基尼只為利物浦上陣多10次。

那一季基尼在英超37次上陣合共3324分鐘,是利物浦那季上陣時間最多一員。「衝上前四」關鍵的最後四場比賽,3勝1和連續4場保持不失球。回看那一季的後防陣容:門將米路列/卡列奧斯,中堅洛夫蘭、麥迪比、卡拉雲,左閘占士米拿串演或摩蘭奴,只有右閘基尼一人可堪信賴,一條「炸彈人」防線連續4場不失球並成功取得歐聯資格,簡直是瘋狂。「幸好還有基尼」,不少利物浦球迷甚至高普當時也可能這樣想。

9天之後,基尼退出英格蘭國家隊。面對蘇格蘭的世界盃外圍賽和友賽法國兩仗,基爾獲加幾乎肯定是正選,惟基尼也是穩入大軍的名字。英格蘭領隊修夫基表示,基尼「一直帶傷在身」(He's been carrying an injury)。

【基尼曾是紅軍Poster Boy】

+8
+7
+6

犧牲自己 成就紅軍

在利物浦最需要他的時候,基尼忍着痛楚,負傷上陣。在一條幾乎全是「炸彈人」的防線,奮力為球隊力保歐聯一席。他成功完成任務,自己的背部傷患卻已惡化到難以治癒地步。

暑假過去,基尼仍未康復,2017/18球季高普只好以祖高美斯與當時只有19歲的小將阿歷山大阿諾特輪流頂替。至那年9月基尼的背傷嚴重得沒有歸期,高普無奈把這個一手幫利物浦搶得歐聯資格的愛將剔出歐聯大軍名單。「現實是我們等待他回來已有一段時間,我被告知那不止數個星期,我們要繼續觀察和評估。」

到他復出的時候,已是2018年4月。他只在英超上陣3次,歐聯2次後備出場合共10分鐘,歐聯決賽坐在後備席上看着隊友不敵皇家馬德里後,球季已告結束。見證阿歷山大阿諾特一季之內由含苞待放到燦爛盛開,基尼卻似已開到荼蘼。2018世界盃決賽周,英格蘭依然選入三個右後衛,不過已再沒有基尼的位置,除基爾獲加和捷比亞外,餘下一席正是由利物浦隊友阿諾特取得。

基尼傷癒後,位置已被阿歷山大阿諾特取代,並親眼見證阿諾特年代到臨。(Getty Images)

頻傳醜聞 回頭太難

新一季,本以為可以重新開始。不知何故在未列為傷兵之下,一直未能入選大軍名單,歐聯亦再次無份參與。

也許基尼的背傷實在太離奇,由2018年初開始,已不斷有傳聞指基尼當時並未受傷,而是因吸毒未能通過球隊內部禁藥測試。到2018/19球季在沒有傷患的情況下被冷落,令傳聞再被炒熱。2018年12月英超4次上陣後,2019年1月被外借到般尼茅夫,2月被英國《太陽報》爆出他在笑氣(hippy crack、一氧化二氮)派對中狂歡醜聞。

他從般尼茅夫歸隊後,一眾隊友已是紅軍第六次捧起歐聯冠軍獎盃的功臣。正當他再次操起狀態之際,悲慘命運沒有放過他。利物浦對多蒙特的季前熱身賽,基尼膝部十字韌帶重創,球季未開始已報銷。

基尼原本跟拉爾拉拿一樣今年6月底約滿,疫情令球季延長,高普決定向後者提供短約完成球季,卻無意留住基尼。(Getty Images)

紅軍今季在英超一放絕塵,首奪英超創舉只差一線之際,遇上新冠肺炎疫情令聯賽停擺三個月,連重傷的基尼亦已接近康復。即使如此,他注定再一次與紅軍的榮譽擦身而過。

球季因疫情延長,同樣是6月30日約滿,高普高高興興宣布與拉爾拉拿簽下一紙短期合約續約至季尾,繼續跟一隊在米活基地操練、上陣,等待聯賽勝利一刻到臨;相反,高普無意留住基尼,由得他無聲無息地獨自在青年軍基地Kirby練習,靜靜等待離開一剎那。

車路士對曼城一戰,高普與利物浦全隊球員一起在酒店看直播,曼城落敗意味紅軍英超即時封王一刻,各人興奮歡呼,陸續接受訪問,然後開派對慶祝,唯獨不見基尼的份兒。社交媒體上滿滿是利物浦球員和球迷熱烈慶祝的畫面,要避世的不止曼聯名宿加利尼維利和里奧費迪南,仍是利物浦一員的基尼也沒有任何表示,似乎已經跟紅軍劃清界線。

一將功成萬骨枯,高普在利物浦的成功也不例外。基尼的紅軍生涯也許他本人多少要負上一些責任,然而對於一個曾經為這件球衣全力付出所有的球員而言,他的結局也委實太殘酷和悲愴。

29歲,理應仍處於職業球員生涯的黃金歲月,祝福基尼離開紅軍後能夠遠離傷患和紛擾,重拾足球的快樂。

Goodbye Clyney, and thank you.(Getty Images)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