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潘啟情】20歲拳擊新星:無冤枉路何來鋪世青冠軍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每個界別,總有些名字,街知巷聞。

但有些人,名字不大,做的事情亦不普遍;在香港體壇一樣,惟他們看不見非不存在。

這些名字,卻值得香港人一一記住。

潘啟情,20歲。職業拳成績2戰全勝。(吳鍾坤攝)

可能比較憂愁善感,又或者錯focus,那天在「勇者對決」一個情景長留在我腦海:有一個媽媽走出來,哭着說:「他原來是那麼厲害,我永遠支持!」然後有個穿起巴塞作客波衫的爸爸突然補一句,「要煲北芪黨參呀」。「對呀,回去真的喝了湯,說什麼會去瘀的;其實都無瘀,塊面撞到了一下咋嘛」,那個兒子潘啟情笑着說。我忍不住替他媽媽翻了白眼:「大佬,阿媽心目中一條絲都好瘀㗎!」輸多贏少遭舊拳館放棄、「畀人打」的印象亦討不到父母歡心,「但沒這些又可能無現在(的小成)」,僅僅兩年多足以覺悟--冤枉路不怕走,往後走對就可以了。笑言成長階段往往「唔得就算」,那為什麼打拳「唔算得」?「拳擊是唯一我自己選擇做的事,想用盡心機經營」,20歲的「小拳王」堅定不移。其實揀中自己喜愛的,誰捨得放棄?

每天一早,潘啟情就由天水圍出發,那天他穿起「the wonderkid」曹星如團隊的上衣。(吳鍾坤攝)

要由天水圍走到上環的路很遠,但為了打拳多遠他也願意。 先要上輕鐵再到西鐵,然後在南昌轉車到香港站,再走到中環站去上環。(吳鍾坤攝)

以前輸少贏多   曾遭舊拳館拋棄

捉迷藏就是這樣開始。我走上天水圍輕鐵頌富站,左看右看,好幾分鐘也找不到他。沒有他的電話號碼,也深信彼此是守時的人,而站上的人不多,知道一定會找到他出來。其實也沒有時間限制,但那「明明見過幾次面」的思維總是讓我急起來,究竟潘啟情(Raymond)在何方?穿過要趕上車的人群,突然有一個戴眼鏡、背起背包、穿黑色T shirt的「中學生」向我揮手,哎喲......他一直都在。「他真的打拳嗎?」攝影師不諳拳擊,對拳手的認知是會咬人的樣子。樸素、單純、友善,這個師弟亦擁有曹星如最叫人喜愛的特質;惟不像師兄出自拳擊世家,潘啟情的拳擊初端卻充斥反對。

「看了《第一神拳》漫畫,剛好星如贏得WBC亞洲洲際金腰帶,就想原來香港人都可以打得那麼厲害,那時候考完DSE無事幹所以便抱嘗試心態就打拳了」, 當時18歲的他日間在尖沙咀金馬倫道「不死」影音舖打工,入夜走到附近拳館學拳,但這規律只維持一年。「我輸多贏少,最後一場更遭對手打得落花流水」,Raymond直言那時候無技術可言,到了第6場比賽更輸得難看,「然後那教練就跟我說『你唔得㗎喇,都無咩天份,不如正正經經找份工算』。」

個半鐘車程,電話是這「90後」的恩物。(吳鍾坤攝)

(吳鍾坤攝)

轉DEF拳館   生涯重要一步

自覺「瘀皮」不想出現拳館附近,索性做廢青,那一個月也沒有上班。「不過想了想,放棄感覺有點兒戲,又有點不心息;不竟是自己選擇的事,想再博一博」,盼為自己爭口氣,Raymond跑到DEF拳館再學拳,從此生活不再一樣。2015年尾,經理人劉志遠(Jay)有天突然問:「想轉全職嗎?」Raymond既欣喜亦既不知所措:「那時候已在毅進讀了一個學期的社會服務課,又交了下學期的學費,更知道畢業試撞正拳賽,真的頭痕。」萬幾元的學費對於19歲的他是非常巨額,但心知兩邊兼顧終兩頭不到岸,「最後決定唔好煩喇,『皮幾野』算啦」,說到此,Raymond笑過不停。「不過,爸爸媽媽一直說我嘥錢」,除了掉「皮幾野」落海的「肉赤」,對於父母,兒子要「畀人打」的印象更為肉痛,潘媽媽也試過哭起來。「早前4月第一次到菲律賓集訓,和屋企whatsapp語音對話,阿媽無啦啦喊,都唔知有什麼好喊」,這個年輕拳手又哈哈大笑。事實上,Raymond打拳兩年父母未有支持,轉至全職後的處子戰雙親亦沒有現身支持,總之「畀人打有咩好睇?」

冤枉路不怕走,走到DEF後的對了就可以。(吳鍾坤攝)

進入拳擊mode的潘啟情,表情、神態完全不同。(吳鍾坤攝)

(吳鍾坤攝)

「不過,表姐有幫手落嘴頭」,上月初的「勇者對決」潘啟情越級挑戰6回合賽,並在第3回合KO取勝的一幕終有父母的見證。那天潘家三人也十分激動,眼見兒子額頭一條傷痕、面也打到紅腫,媽媽流下感動既心痛的眼水,爸爸沉默地站着,手一直放在兒子膊頭,Raymond看着大家一直眼紅紅。「其實我都不懂說,有點激動,明明一開始阿媽說不會來,到開賽前不久她就來了,心想為何不早點通知我,明明好冷靜被她弄得『囉囉攣』;都不知道呀,不懂說呀」,其實這小子懂得心底話是什麼。說起家人,Raymond指用口傳意非他們風格,但有位「親人」他亦想以行動和口術答謝。「阿Jay是第一個肯定我打拳的人,是百份百的肯定」,Raymond指經理人在他首場職業賽的一句話感動不已,「出場前他說我肯上場已經贏左,就算第1回合遭人KO也不會嬲我;一直都不覺得自己有何特別,只是喜歡打拳,難得有人肯定就要珍惜。」

(吳鍾坤攝)

(吳鍾坤攝)

每日來回天水圍上環  「 一心向世界青年冠軍出發」

職業生涯兩戰兩勝,現在20歲,每天由天水圍坐輕鐵再西鐵再接地鐵,來回近3小時為的是到上環拳館不懈練習。「現在一心向世界青年冠軍出發」,Raymond堅定說道。惟23歲是比賽上限,如一年打兩場拳,距離挑戰世青冠軍或只剩6場賽來儲經驗,有壓力嗎?「都無計呀,但教練、拳館有心機教,我就要用心練」,這小子面對拳擊卻有「30歲」的認真。好奇問:「為人做事一向都堅持不懈?」「哈哈哈哈」,Raymond笑起來有點害羞,「由細到大都是無所謂的那種, 讀書差打機過關失敗咪算囉,唔使死嘅。」 那為什麼打拳「唔算得」? 「因為拳擊是唯一我自己選擇做的事;從來都是別人安排工作、身份給我,但打拳是自己揀的,不會輕易放棄。」

(吳鍾坤攝)

或只剩6場賽來儲經驗挑戰世青冠軍,但潘啟情絕不會膽怯反之愈練愈強。(吳鍾坤攝)

(吳鍾坤攝)

那天潘媽媽走出來哭着說,「他原來是那麼厲害,我永遠支持」,一句話代表一切。(資料圖片)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