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巴塞隆拿球員同意減薪 最富有球會如何陷入財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巴塞隆拿今年受新冠肺炎影響,一度傳出若球員不同意再次減薪,一月將面臨破產。不過,巴塞隆拿宣布已跟球員達成協議,減薪1.22億歐元,令到財政問題出現曙光。

外國傳媒日前報道,巴塞隆拿已跟球員達成協議,會方於周六(28日)發出聲明確認,球員減薪達1.22億歐元,另外5000萬歐元獎金分3年時間發出。

巴塞聲明表示雙方十分努力尋找共識,協議仍有待雙方簽字確定,「對重整現時財政狀況十分重要」。球員減薪之外,外國傳媒亦指教頭朗奴高文亦會減薪,據悉這名荷蘭籍主帥年薪為1000萬歐元。

巴塞球員同意減薪。(Getty Images)

歐洲今年初受新冠肺炎侵襲,巴塞足球隊球員及其他運動員同意減薪7成,又捐款給球會一般職員,讓他們在聯賽受疫情停擺期間,仍可以得到全份薪酬。

巴塞隆拿於10月時發布財政報告,宣布受疫情影響損失9700萬歐元。由於總共5.29億歐元的龐大糧單,「破產」二字開始與巴塞隆拿愈走愈近,更有傳媒指球員一月不減薪的話或會破產。

巴塞雖確實受疫情影響,但疫情只是催化劑,事實上,巴塞的財政問題早已有問題。巴塞球員高昂薪金為問題之一,據這支加泰隆尼亞球會的財政報告指出,球會69%的收入都會花於球員薪酬上。

巴塞隆拿高薪一族(周薪已計獎金):

+7
+7
+7

巴塞隆拿薪酬系統因疫情影響崩潰。(Getty Images)

薪金「攞命」 疫情暴露財政問題

如果沒有新冠肺炎,5.29億歐元的一隊球員總薪金或許不是個大問題,他們可由贊助、踢海外熱身賽等渠道得到收入,支撐這樣不合理的數字。據德勤行指出,巴塞在2018至19年收入達8.4億歐元,為當時收入最多的球會。巴塞該季球員薪酬,因尼馬2017年夏天轉投巴黎聖日耳明,一度降至3.95億歐元,但翌季因基沙文來投暴升至5.62億歐元。

巴塞隆拿收入雖多,但從數字上可見,巴塞以高昂薪金簽人留人,有如在刀鋒上行走,換言之他們沒有什麼緩衝可言,疫情的出現讓世上最富有球會之一巴塞「陷落」。

巴塞隆拿一隊球員人均年薪達1100萬歐元,為全球最高。當然這個人均數字主要被連獎金周薪過百萬歐元的球星美斯推高,但巴塞的球員薪金接近「攞命」卻是毋容置疑。

【重溫:美斯去向網民瘋狂改圖】

+13
+13
+13

魯營比賽日收入固然龐大,但遊覽球場亦是重要收入之一。(Getty Images)

魯營重門深鎖 無旅客打擊大

疫情關係,今年他們未能到外國踢熱身賽「撲水」,另一「攞命」因素是關閉魯營。如果拉瑪西亞學院是巴塞的瑰寶,魯營就是巴塞的象徵及搖錢樹。除了比賽日的收入外,遊覽球場及魯營旁邊的球會博物館為球會一大收入來源。

巴塞博物館為西班牙最多流量博物館第3位,僅次位於馬德里的普拉多博物館及索菲亞王后國家藝術中心博物館,8成半的參選者都是遊客。於1984年成立的巴塞博物館,只是2019年就為巴塞帶來5800萬歐元。

不少球迷行完球場Tour及博物館後,都會到專門店買紀念品,關閉魯營亦令到巴塞失去這一部分的收入。巴塞隆拿市本身主要收入之一為旅遊業,疫情不只對加泰隆尼亞首府有重大影響,對巴塞打擊亦頗大。

巴塞隆拿博物館每年為球會帶來極多收入。(網上圖片)

巴塞會長候選人之一域陀方迪(Victor Font)曾批評前會長巴杜美奧勝出上屆會長大選後,一直未有好好管理球會財政,現時問題早於疫情前已根深蒂固,需要重整薪酬系統外,亦要改善於成本上的控制。

由於薪酬制度已到達無法管理的程度,方迪估計球會現時欠債高達7億歐元,大大影響了巴塞隆拿收益,並明言:「雖然球會收入甚多,但支出亦十分龐大,不足以得到足夠金錢去還款。」

即是說,巴塞的債務以現時情況而言,只會愈來愈多。巴杜美奧未有好好管理球會財務,又提出了翻新魯營的計劃,實令巴塞債務進一步增加。

巴塞今年夏天無力買人已證明了球會財政有問題,臨時會長圖斯基斯(Carles Tusquets)曾表示需要3億歐元才可令到收支平衡,巴塞球員同意減薪1.22億歐元,雖暫時舒緩了燃眉之急,但整體上仍是不夠。

巴塞雖然不會消失,但財困勢令球會步入衰退。(Getty Images)

【巴塞今夏已清走多名球員】

破產不代表消失 走出困局難逃衰落

會方早前在達成協議時指今季面臨3億歐元的損失,亦即時圖斯基斯口中的數字,但球員減薪1.22億歐元不如會方希望的1.91億歐元,會方及明年3月選出的新會長將面臨嚴峻考驗。

不過,就算破產,亦不等於巴塞會消失於地球上。研究足球經濟的Simon Kuper指出,若巴塞破產,大可開一間新公司,將球會的資產(如球員、球場等)轉移到新公司名下,但現時巴塞的會員共有制會面臨什麼改變,幾乎沒可能預計。

Kuper又列出費倫天拿的例子,但這意甲球隊於2002年進入破產信託時,要於意大利第4級聯賽重新出發。如果巴塞隆拿破產,亦有可能走上費軍、格拉斯哥流浪的舊路,這亦是巴塞極力避免的最壞結局。

Kuper提到巴塞的收入自2003年開始上升,至今已升了6倍之多,就算現時他們失去8成收入,亦只是回到2003年時的情況。不過,就算巴塞隆拿可以走出現時困局,「地上最強」亦不會如過去5年般大灑金錢買人,對球隊投資減少,除非拉瑪西亞學員能撐得住,走下坡絕對是無可避免的。

【2020福布斯球員富豪榜】

+4
+4
+4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