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文彼得】重上戰場的文總 開心「復出」憂心欠新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月初一次「假波」醜聞,廉署拘捕多名香港飛馬的職球員,球隊的人腳部署即時進退失據。

34歲的前港腳兼球會領隊文彼得不得不臨危受命,重披戰袍,依然足夠立足球隊主力。

有球迷不禁嘆道,「上一代」球員至今依然在球壇佔重要位置,又一次,是香港足球青黃不接的寫照。

攝影:鍾偉德、梁鵬威

文彼得從來未宣布過掛靴,只是兼顧領隊兼球員的身份時,不會作為球隊的主力罷了。

其實,我都未曾說過掛靴,所以說我今次為「復出」不算正確;但說實話,這次能夠回復球員身份,心底裏的確很開心。
香港飛馬領隊兼球員文彼得

「死纏爛打」的球風未變,但「文總」卻認為,這種風格不過是作為自己天份不足的彌補。

「什麼?又是文彼得嗎?」

要知道,訓練場地在香港從來都屬「奢侈品」,這個問題就像新一代球員遲遲未能接棒一樣,總是個「解決不了」的問題;邀約「文總」訪問當日,除了記者在訓練場外等候之外,還有等候飛馬練完波後,緊接使用同一場地練習的南華球員陳偉豪,一個文彼得自1996年亞少盃相識,後來並在多間球會和香港隊合作多年的戰友。「又是文彼得?還是陳偉豪?」二人見面即打趣地互相嘲弄,怎麼兩位不知不覺已步入球員生涯黃昏階段的「老人家」,依然有足夠實力站穩本地一線席位,也是球隊正選有力的爭奪者?想深一層,這段同濟間的玩笑,真是黑色幽默,新一代球員接棒遲遲無期,香港足球還有未來嗎?

「又是文彼得?還是陳偉豪?」兩個老隊友見面即互相嘲弄,但事實是,他們即使在球員的黃昏年齡,卻的確有足夠實力在香港球圈立足。

「復出」情非得已 球員生涯早已無憾

領隊兼球員這個角色很特別嗎?其實將視野放回國際球壇,這種情況並不陌生。

杜格利殊、戴維斯、古列治以至傑斯都試過。回到香港球壇,去年起轉任香港飛馬領隊的前港腳文彼得,近日再踏綠茵,早前更正選上陣,卻成為本地球迷的話題。事緣於上月初一次「假波」醜聞,廉政公署在行動中拘捕了包括香港飛馬的3名現役球員,球會亦不得不因此而暫停幾人的職務,人腳調動大受影響,「文總」在球隊的迫切要求下,亦不得不脫下一身文裝,披回那件熟悉的2號球衣;重新以球員身份「復操」一個多月,34歲的文彼得在最近兩場比賽中,分別正選與後備上場各一,除了身材毫無走樣外,「死纏爛打」的防守風格亦依舊未變。「其實我一直都未曾說過自己已掛靴,我一直都有註冊作為飛馬的球員,日常的操練遇有人腳不足的時候都會落場參與,去年縱使首當飛馬領隊,亦有保持操練,現在只不過再調整一下領隊和球員工作量方面的比重而已。」文彼得說。

過去一年看慣了「文總」的文裝打扮,其實他一直都有參與球隊操練,身材當然亦無走樣。

對於這次再戰綠茵的「忽然機會」,文總可謂悲喜交加,一方面工作的心神重新集中在比賽之上,放下份行政工作的繃緊,「文總」感覺生活反而輕鬆了不少;然而要這位早已決定「退居幕後」的前港隊重出江湖,卻代表飛馬當前的形勢確實嚴峻。事實上,回想自從2014/15年效力東方那個傷患不斷的球季後,文彼得縱使未曾明確地表達「放下球員身份」,但亦下了開始轉型的決心。尤其是他總是在訪問中重複着,「自己從來不是天份高的球員,只能靠努力補救」的論調,能夠見證過南華打入亞協4強全場爆滿、代表香港打國際賽和成為年度最佳11人等等,球員生涯其實早已無憾,反正到了「黃昏時間」,多一點少一點的分別都不大,例不如將位置讓給新一代上場磨練吧。文彼得說:「我們的年代,18、19歲已經可以在小球會出道,22、23歲更已成為不少球隊的主力了,當中的關鍵,在於這些年輕球員是否有足夠出場成長的機會,然而現在大多數球會都面對主力老化的問題。我一直希望飛馬可以出產下一代本土球星,一些像李健和、譚兆偉、山度士般,令香港人有歸屬感的本土球星。」

時代因素令足球人才不願入行

近年不少球迷都總是埋怨球隊為求成績,遲遲不肯派新人上陣,做成球圈青黃不接的問題,看在去年始當領隊的文彼得眼中,其實又有另一番見解,多少新人真正具備接班的能力呢?這是一個「時代做成」的問題,比方說,香港的青訓隊伍和足球學校其實不少,每年理應可培訓出不少新血,但到最後,會由青年隊提升上職業隊的青年其實非常少,學位和職業球員合同在香港社會中的價值比較,不用多花筆墨形容;青年即使願意以足球為職業,大多亦會選擇「邊讀邊踢」,作為未來的另一重保障。足球場英雄地,球員願意付出多少訓練,自然有多少回報,訓練4課的狀態一定比2課好,道理非常顯淺,現實中又有多少青年球員可以做得到?

我心痛的不是當前香港隊以入籍球員為主力,因為他們所付出的努力與犧牲毋庸置疑;我心痛的,是即然本土小將都知道兩者有實力差距,怎麼不取出比人家更大努力去拉近這距離,而只是埋怨。
香港飛馬領隊兼球員文彼得

「我不是怪責新一代,這是時代做成的問題,社會氣氛影響,人人都要及早為未來作打算。在我們的年代,只是升學的選擇比較少,較容易決志作職業足球員。所以換了是我是現今的青年,我想我都會跟他們作同樣的決定,然而我作為過來人,一步一步由一個球員轉型到不同身份,實在很希望向他們分享一個訊息,『態度決定每個人的發展』,無論位處任何職務都一樣。」文彼得說。身為一名防守球員,文彼得從來在球場上的風格都以「埋身肉搏」、「死纏爛打」見稱。相貌俊逸,在場上卻屬「Dirty Job」專員。在他而言,所謂「死纏爛打」的打不死精神,不過是透過努力的表現以彌補天份不足的結果而已。技術、體格縱不完美,卻因為這種態度,令當打時期的文彼得依然攀上本地一線球星之列,成為香港隊的常客。

體能是拉近實力分野的最易方法

「我記得在流浪初出道之時,我的長傳不好,於是我便捉住體院出身的陳偉豪,在球隊操練前半小時到球場練斬波,日日如是;我也知道自己的小腿肌肉不夠發達,於是每晚回家後自行做相關肌肉的練習,以改善這個弱點。那怕當年依然尚屬港足冰河期,球員收入不高,但我們一代就是相信,要先問自己可以交出什麼之後,才好問人願意付出多少;有人會認為現今球壇新人的機會被入籍兵搶了,加上體能上的分野,令他們難以爭取機會。但我想說,體能一環正是最容易透過訓練縮減實力距離的方法,遠的可看看以前的朴智星,大家都是東亞人身型,怎麼他就能夠在英超立足,跟歐美一線球員對抗?近的話,看看吳偉超,他到中國聯賽前,體型與我和偉豪都差不多,他知道自己的不足,便天天舉鐵至自己的體格足夠在中超爭正選。世界上絕大多數人都不是天才,扭轉一切的關鍵,正是每位球員到底如何看待『職業足球員』身份時的態度。」文彼得說。

態度,一直是文彼得評價球員時的主要指標,例如當前飛馬陣中的19歲小將胡晉銘,便是令文總讚不絕口的「愛將」。這位港足新星今季至今共8次出場,而且他司職的是向來在香港球會皆以外援為主的中堅位置,能夠從外援身上爭「上位」並不容易;卻證明了文彼得口中,態度絕對足夠彌補體格與技術等的用人哲學。然而,像胡晉銘這般的新血始終不多,新一代「入行」人數減少,「入行」了亦多數難以專心一致於足球場上,港足青黃不接的問題,依然是個死結,「文總」一代還可支撐多久?未來會變成怎樣?確實不敢想像。

「今次重當球員,最好的地方就讓未婚妻親眼看看我比賽。因為我們邂逅時,正是我受傷患困擾的一年,所以她從未看過我比賽;現在看到了,才發現原來足球是如此衝撞的運動,又想我不要踢,怕我受傷。」文彼得笑說。

好吧,那便順一順嫂子的意思,明年完婚後便快點下決心掛靴吧。因為當你們一代可放心退下,並真正由胡晉銘等新人接上,便證明香港足球還有未來。

「文總」認為自己早已無憾於足球生涯,今次重披戰袍,最大好處是讓未婚妻親眼看看他的比賽。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