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轉會︱車路士「出租車之鬼」終離隊 新卡卡等待9年英超夢碎

撰文:吳慕兒
出版:更新:

時間回到2011年,車路士慶高采烈地宣布成功搶贏一眾對手,簽入一個被譽為「新卡卡」的超級新星皮亞桑(Lucas Piazon)。當時這個巴西少年說,揀車路士全因「喜歡英超,認為自己踢法和技術比較適合英超聯賽」。
9個年頭過去,他在英超只曾上陣16分鐘。7度被外借,車路士終願放手,皮亞桑英超夢碎,他已不再是昔日那個躊躇滿志的俊帥少年。

跟卡卡一樣來自巴西聖保羅,少年時代的皮亞桑已光芒四射,多次代表巴西U15、U17國家隊踢大賽。2009年他先在南美U15足球錦標賽攻入10球成為賽事神射手,帶領巴西奪得亞軍。

升上U17之後,他曾在對巴拉圭的一場比賽名副其實的勁射破網,力度十足的射門將球網射穿,一球成名。2011年初被車路士和祖雲達斯等歐洲強隊看中,當時才剛滿17歲,藍戰士最終搶人成功。同年入選巴西世少盃大軍,對科特迪瓦的分組賽攻入一球。

他勝任中前場多個位置,甚至可踢9號位,猶如旭日初升。由於加盟初期未有工作簽證,皮亞桑先為青年軍上陣。效力首季已為車路士贏得青年足總盃,並被選為球隊年度最佳年輕球員。他的得獎感受是:「我很開心亦很意外,這是個神奇的一星期,當我一個人前來時,大衛雷斯和拉美利斯幫助我很多。我會繼續努力,希望能長留車路士。」

卡卡與被指為「新卡卡」的皮亞桑(Lucas Piazon)合照。(Instagram@LucasPiazon)

【「新卡卡」皮亞桑昔日陽光帥氣】(按圖放大)

+5
我一直夢想為車路士上陣。
皮亞桑

的而且確,他留在車路士一段相當長的時間,發展卻不似預期。

當時備受看好的皮亞桑在2012/13球季前多場熱身賽上陣。球季開始後先在兩場聯賽盃比賽上陣,12月對阿士東維拉一戰,他終於等到英超上陣機會,74分鐘後備入替馬達,1分鐘後即助攻同鄉師兄拉美利斯。上陣16分鐘即收獲一次助攻,球隊大勝8:0。

夢幻一樣美好的處子戰,未為他帶來更多上陣時間。球隊正值轉型期,黃金中前場大換血,杜奧巴、艾辛等功臣退下來,換上夏薩特和奧斯卡。被視為未能成為即時戰力的皮亞桑季中被外借至西甲球隊馬拉加。那一季馬拉加歷來首次參戰歐聯,西甲亦力爭上游,沒有太多空間為別人培育新人,皮亞桑在西甲11次上陣,只有4次正選,未有入球,助攻兩次。如此表現,當然不足以返回史丹福橋,於是再次被外借。

【車路士主要外借大軍(按圖放大)】

+8

淪為外借人球

或許一下子便要挑戰西甲難度太高,2013/14球季車路士將他外借荷甲球隊維迪斯。換個環境,皮亞桑旋即發威,9至12月在12場比賽中攻入11球助攻8次, 助球隊登上榜首。可惜歇冬期後他的表現判若兩人,下半季再沒有任何進帳,最後10場上陣的比賽只有兩場正選,有傳他跟教練Peter Bosz不和。維迪斯那季最後排名第六。

荷甲踢得不錯,車路士好似做實驗般又將他借到德甲踢法蘭克福。聯賽頭3場正選卻沒有表現下,開始在後備與正選間徘徊,全季23次上陣2入球2助攻,未如人意。試完海外聯賽,車路士改為將他外借英冠球隊,先是雷丁,繼而是富咸。在雷丁他時踢左翼或右翼、時踢進攻中場,似乎也不到最合適位置。外借富咸兩季本來愈踢愈順,2017/18季初斷腳,復出後仍有好表現,幫助球隊藉附加賽升班。

【皮亞桑的外借人球生涯】(按圖放大)

+17

英超夢醒時份

那個時候,他已不太去想車路士,只望留在富咸。「我首次離開的時候年紀很輕,所以去西班牙(馬拉加)相當順利……然後在荷蘭(維迪斯)的經驗也很好,頭6個月真的十分好。直到去德國踢法蘭克福的時候,我已不想再搬家。不斷轉環境並不理想,要適應一套新踢法,一支新球隊,所以我想留在英格蘭。」

「我去過雷丁,在富咸已經兩個年頭……每次都是新的經驗,每個地方我也學到一點東西,盡量吸取那些球隊和國家的精華。」車路士的領隊,由他加盟時的波亞斯,變為迪馬堤奧,再換上賓尼迪斯,之後摩連奴二度執教,後來希丁克接手,再到干地和沙利,兩個意大利主帥顯然不會記得隊中還有這個曾經令人充滿期待的「新卡卡」。

沒有人理會他不想再搬家的意願,2019年1月,沙利將他借到意甲的基爾禾。25歲的他,已先後在英超、西甲、德甲、荷甲、英冠和意甲5地6個不同聯賽打滾。不知這次借用的條款如何寫的,半季下來只上陣4次,加起來上陣時間不到90分鐘,是多次外借最失敗的一次。

【皮亞桑由陽光少年變靚佬】(按圖放大)

+4

「他們只想利用我賺錢」

上季車路士換上他的舊隊友林柏特當領隊, 皮亞桑的命運未有轉變。他的新球隊是葡超的里奧艾維,第7度被外借。

殘酷的現實令他變得憤世嫉俗,去年他曾大肆批評車路士不斷外借球員的政策:「去到一個點對大家都無好處。」他說一開始感覺良好,「我由預備組晉身一隊,就算在頭幾次外借,也感到車路士對我有興趣及期望,我相信自己隨時會有機會歸隊。」

之後隨時間推移,一切開始變質,「我只是他們其中一項業務。他們把我外借,希望可以賣走我賺點錢。他們或多或少是這樣想。」一年半之後,隨球隊突然中止他跟里奧艾維的外借合約,他在車路士的無間外借地獄終於在望劃上句號,只是他的下一站,仍是未知之數。

車路士同學會近年捱出頭的例子:(按圖放大)

+2

請看看以下「新星墳墓」的失意人,可會勾起你的記憶:(按圖放大)

+3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