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約內容

【優秀教練選舉】沈金康未能言退 肩負單車使命前行

撰文:謝德勤
出版:更新:

香港、單車、魔鬼教練,把這三組詞串連起來,只會得出一個答案,就是沈金康。香港單車代表隊總教練、前中國國家自行車隊總教練、中文大學榮譽社會科學博士...... 沈金康的銜頭數之不盡,但追本溯源,以上種種都是伴隨「教練」這個身份而來。在單車場渡過的幾十年,各種榮譽不能盡錄,但他最關心的,始終是賽場上一個個飛馳而過的身影,如何令他們在比賽場上,取得更好成績。
攝影:龔嘉盛、余俊亮

沈教練認為教導運動員如何做人比技術更重要。

如何看魔鬼教練?

「教練從字面上看,就是教導運動員技術的人,但要教運動員技術,首先要教他們如何做人。」第十一次奪得全年最佳教練,沈教練的說話當然分量十足。有這樣的權威,源於他多年來帶領單車隊取得非凡成績,而能夠創下連番佳績,全因為他對車隊有最嚴格的要求,亦為他帶來魔鬼教練的稱號。「魔鬼教練是一個代名詞,實際上是希望藉此推動隊員嚴格遵從我的訓練計劃。為了達到目的、為了達成夢想,我必須以最科學的方法教他們。身為教練要把訓練計劃在運動員身上體現,在體現的過程當中,必須要嚴格。嚴格便產生了與運動員的衝突,在這個前提下,他們就覺得我的嚴格,是魔鬼。」如果雙方目標一致,衝突自然可以平息。沈教練會讓運動員明白他的訓練目的,以及如何推動運動員完成目標,「如果最終得出的結果,與運動員的預想接近,他們自然會跟隨。」

這位「魔鬼教練」二十多年來帶領香港單車隊做出絕好成績。

教練的苦惱

訂定計劃、進行訓練、達到目標,好像是個非常符合邏輯的進程,但事實上,最困難的是要把以上一切不斷延續。「當教練最困難的,並不是運動員不努力,而是遇到某些運動員,達到一定程度以後,例如拿到亞洲冠軍了,要更進一步面向世界的時候,就會十分掙扎。」他說這些掙扎並非只出於運動員本身,而是周邊不同環境所造成。「我希望他可以在五年、十年後成為亞洲冠軍、世界冠軍,但在五年後他說不再練習了,我要重新再尋找一個運動員。我的工作是希望他跟從我的計劃,達到他本人的最高水平,我不希望計劃半途而廢,這是最困難的。」另一方面,沈教練亦坦言,教練所面對的,是無窮無盡的未知。「例如奧運會延期一年,我要如何保持運動員的體力,甚至提升他們的能力至更高水平,其他世界級運動員會進步到甚麼程度?我又用甚麼方法讓香港運動員與其他運動員作對抗?這一切都是未知。」運動員有教練的指點,誰指點教練呢?「難度非常大。」

運動員的苦惱可能是成績,而教練的苦惱,就是如何令運動員做出成績。

把團隊集中在一起

香港單車代表隊有幾十個人,每人不同性格、不同目標、不同訓練計劃,一個人不可能完成所有工作,「我的責任是把技術以外,而對培訓有幫助的條件,如新科技、數據、運動科學等拉到我的身邊,所以我就要動員我的團隊,共同參與。」那天在單車館內,只見沈教練與十多個工作人員,來來回回地與運動員交談, 又互相交流。各就各位的工作,並不是沈教練一人的努力,但又因為沈教練一直的努力,才有今天的團隊。

幾十人的單車隊,事事都與沈教練有關。

退休?熱情未減

教練的工作,難以用時間量化,單車隊幾乎每件事都是沈教練的事,「雖然有不同人的幫忙,但最終單車隊每個人的訓練計劃,都需要我來訂制:長距離、短距離、奧運會、亞運會……我要為運動員編排一條發展的路,而不只是一個普通計劃。」沒有周末的概念,也沒有固定用餐時間,聽着困難,但他說習慣了,已不覺辛苦。很多人問他退休問題,今年67歲,兒子小時候他想着要帶他四圍玩,一轉眼發覺兒子要結婚了,再轉眼孫女都讀中學了,日子不斷過去,有內疚有虧欠,但沒有後悔,「奧運的火炬一直燃點,不會熄滅。」就像他對單車運動的追求,不會終止。

要退休了嗎?他說幾年前本來要退休了,但還是不捨得。
香港教練培訓委員會主席許湧鐘先生 BBS JP :「要培養一位星級教練並不容易,未來會以更多科學方法提升教練的水平,同時令運動員受益。」

2019賽馬會香港優秀教練頒獎典禮已於3月27日舉行,大家可於體院FacebookYouTube重溫盛況。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