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穩定工作投身攀石攝影師 影靚相成就了登上懸崖峭壁的女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懸崖峭壁上,停留在半空,捕捉剎那間,盡在照片中。

攀石攝影師Karen Chan入行5年,影過室內比賽,亦影過戶外攀岩,還曾為情侶在石牆上拍攝婚紗照。她自稱並非攀石高手,影相時更加「唔使好似謝天華咁」,但她對繩索十分熟練,運用各種裝備如臂使指,上落自如,就算要凌空換鏡頭,也難不到她。

相約Karen到筆架山做訪問,她帶同兩位攀石朋友前來。Karen的背囊較大,看似脹鼓鼓的。她表示攀石攝影的裝備比純粹爬石多,所以每次都要帶個大背囊上山。

行到天然石牆下,她拿出各項裝備,將相機及鏡頭放入另一個小背囊之中。她初次接觸攀石攝影時,揹着相機就直接爬上去,但相機左搖右擺,既不便又危險,所以她之後會帶多個小背囊,盛載攝影器材。

Karen行到攀石牆下,放下大背囊,將入面的裝備拿出來。(顏銘輝攝)

Karen穿上安全帶,再將不同裝備掛上去。(顏銘輝攝)

朋友為她在石牆上掛好繩索,她就穿上安全帶,將林林種種的裝備掛好,包括多個攀石扣。Karen介紹身上的繩索器材:「影相就要有上升器、下降器及腳帶。如果踩不到牆,我還會用多一個腳升器,擺在腳上。多一個上升器,讓我踩住上,感覺舒服一點。」

Karen最初沒有那麼多裝備,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為了安全地拍到理想的攝影作品,她去學繩索,跟住愈影得多,就愈買得多裝備。她說:「我爬石爬得不好,如果攀石者要爬一條高難度路線,我未必爬到上去,所以之後學繩索,至少學到安全的知識,方便我在空中操作,尋找更好的攝影角度。有些位置根本無法站穩,更需要凌空。學了繩索後,基本上我想去的地方都去得到。」

【Karen沿繩上升(按圖放大)】

+2
+2
+2

Karen初學繩索時,試過在崖壁不上不下,但工多藝熟,如今她已經熟練繩技巧,很快就沿繩而上至筆架山攀石牆的高處,停留在一處凌空位置。她說:「識繩索重要識過攀石,爬石不需要很強,但要很熟繩索。當然,你影得攀石這項運動,你都要知別人會怎樣爬,在什麼位置可以做到什麼,方便你捕捉他們的動作。」

【Karen固定好位置,在半空拿出相機(按圖放大)】

+4
+4
+4

Karen穩定好位置,將背囊掛到身前的攀山扣上,拿出相機,之後就跟平地攝影的分別不大,她專注地留意攀石者的動作,等待拍攝的時機。「(要不要像謝天華那樣一手捉石,一手拿住部機?)都不用的。除非前方有塊石阻礙了我的視線,我才會抓住石爬出去,但無論如何,一定會有條繩吊住我,其實很安全。」她記得最辛苦的一次,在半空等了一小時,等到雙腳都麻痺。

【Karen精選攀石攝影作品(按圖放大)】

+6
+6
+6

雖然旁人看來是「半天吊」,感覺危險,但Karen笑言:「安全過行山影相!你行山影相不會有繩有扣,但我有!」她強調在懸崖上拍照,安全為先,靚相其次。她續說:「有時影相太入神,不為意行多了一步,就可能掉下去,所以一要影相,我就會先扣好繩索。」

Karen拍攝朋友攀石(按圖放大)】

+4
+4
+4

朋友從Karen旁的攀石線爬上來,她等待對方做出幅度較大的動作,再按下快門。她分享拍攝攀石的心得,「無論條線難度多高,照片都很難交代到難度。除了透過攀石者的表情,或者一些特別、幅度較大的動作外,如果去到一些要跳的位置,攀爬者應付得到的話,我會叫他嘗試跳,讓我拍攝。或者Fall(跌)吧,我覺得Fall的時候,都可以很靚。」

Karen表示攀石者Fall的動作很容易拍到靚相。(顏銘輝攝)

拍攝攀石,除了攀石者的動作外,還講求背景的配合。Karen認為九龍筆架山的天然石牆風景獨特,接近鬧市,「筆架山及中環的城市景比較好,但如果計夜景,我覺得筆架山較好。我還會去東龍島、南丫島,那裏會有海景,感覺不像香港地方,而且壓逼感不大,影得多城市景都會悶。」

Karen所影的攀石照片成為Patagonia店舖中的裝飾。(公關提供)

Karen在5年前學攀石,之後嘗試帶住相機攀爬,一影就迷上了,開始攀石攝影師的生涯。她說:「覺得很特別,因為上到高處,跟地面影出來的感覺完全不同。」兩年前,她毅然辭工,轉為全職攝影師,「那時做寫字樓,覺得太悶,不太適合自己,所以辭職試一試。本身打算給自己一年時間,結果已經兩年。其實都很難維持生活,都是捱下去,盡力做耐一點。我會盡量嘗試,始終這是我喜歡做的事。」

Karen表示攝影是她喜愛的工作。(顏銘輝攝)

在半空大約影了半小時,Karen沿繩下降,回到石牆下,見到她滿頭大汗,一臉倦容。她說:「影攀石是最辛苦及最累的一樣,要兼顧很多事。」

【Karen曾拍攝攀石婚紗照(按圖放大)】

Karen坦言攀石攝影的工作機會不多,她為不同的攀石比賽及攀石班影相,較特別的是影過兩次攀石婚紗相。她說:「都很有新鮮感,香港很少有,可能想影攀石婚紗相的人本身都不多。」談起拍攝婚紗照的趣事,她續說:「有次新娘穿的紗裙很大條,而東龍島很大風,風周圍吹,你是控制不到的,結果大風吹到條裙笠住新娘的頭。」

Karen回到地面,滿頭大汗。(顏銘輝攝)

Karen發現近一年疫情下多了很多人去攀石。(顏銘輝攝)

疫情下,香港愈來愈多人去行山,Karen表示攀石的人亦增加。她說:「周圍都旺角一樣,座座山都很多人。我現在假期不會上山,朋友給我看假期影的照片,東龍島滿是人,筆架山也很多人。真的很多人去玩攀石,以前來來去去都是幾班人,現在多了很多新臉孔。」

Karen在5年前學攀石,兩年前成為全職攀石攝影師。(顏銘輝攝)

Karen接觸攀石5年,她笑言近期很懶,影相多而爬石少,攀石技術可能有點生疏。她說:「我可以話自己是個很有經驗的初學者。我攀石不像他們(攀石朋友),我不會追求難度而去爬不同的線,我只係當做運動,我追求的是影靚相。」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