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生活.傑志波叔 1】裝備大總管 25載的快樂手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習慣……習慣就喺傑志嗰到。」

走入石門的賽馬會傑志中心,陣陣搖滾歌聲就從更衣室傳出。 以為練習前球員在消遣,趕快繞過小巷,眼前只有一名老翁蹲下,在One Republic的《Counting Star》旋律中,一邊摺球衣一邊托托眼鏡。「興趣,跟住習慣,日日都差唔多依個方程式啦」,同一工種,同一運動,一做就近25年。雜工微不足道?「無咗我,佢地邊得掂」,說起來鏘鏗有力,他就是波叔,李永波。

(黃永俊攝)

快譯通、花花、傑志 25年為球員付出

 

當初為何做工種?「有時都好偶然嘅,91年時,舊時無咩做嘢,舊時年代無咩做嘢,跟着識咗個快譯通秘書,跟住就入咗去做,就開始喇。快譯通就做咗10年,之後做咗2年花花,再之後傑志升班就做到宜家,做咗13年。」「快譯通老闆唔做啦,之後2年花花」,波叔重複兩次。



那波記在傑志的生活,究竟是怎樣?「9點半至10點就會返到黎,跟住呢,將啲衫分配俾啲球員,姐(即)係每一個位擺番曬。我知道佢地啲number幾多號擺番係個位到。咁跟住衫呀褲襪呀毛巾呀,如果天冷,就有嗰啲衛衣呀咁擺番好曬到呀。跟住出黎就睇下啲波夠唔夠氣呀,bump好曬就搞下啲水呀,搞好水就預備啲飛碟呀,雪糕桶呀俾個教練,咁呢就睇個教練分配,咁樣。」

(黃永俊攝)

(黃永俊攝)

一個興趣,跟住一個習慣,日日都差唔多依個方程式。姐(即)係我投入左依啲就好鐘意依份工作啦。

明日復明日的方程式

摺衫、派衫、足球打氣、收衫、洗衫…… 明日復明日,看看手表,原來己過了近25載。悶?不悶,因興趣成職業,工作時感到享受,抓緊快樂的習慣從來都是美好。

「一個興趣,跟住一個習慣,日日都差唔多依個方程式,除左比賽之外,練波都係差唔多嫁喇,係咁樣。唔悶喎,我覺得好有興趣,我真係好鐘意足球啲野,就成日睇下波咁樣囉。我對依啲都唔悶嘅」,縱使波記突然一頭霧水,「姐係個啲我都唔知點講」,他俏皮地踢踢地上的足球,「姐係我投入左依啲就好鐘意依份工作啦。」
 

(黃永俊攝)

(黃永俊攝)

不論外援呀、本地、中國人,同我都好融洽,姐(即)係無咩拗撬囉。我對佢哋就好好,佢哋要咩就俾咩,個個都錫。

人人愛護有加 「習慣咪傑志個啲野囉」

 

「波記就是傑志命脈」,球員盧均宜並非說笑,就連經常被波記直呼「You,Number 9」的巴倫古素亦指該「潮爺爺」是隊中老大,人人對他愛護有加。「好好囉,同個個都好好,不論外援呀、本地、中國人,同我都好融洽,姐(即)係無咩拗撬囉。我對佢哋就好好,佢哋咩就俾咩,個個都錫。啱傾就係華人啱傾啲,有時外援一練完波就走,華人嗰啲撞到就會傾多兩句囉。」



佐迪?「18號!」10號呢?「10號仔咪嘉緯囉。」均宜的兒子可愛嗎?「係女!我睇住均宜大,佢07年入嚟呀」,單挑完全失敗。 加點難度, 「什麼是習慣呀波記?」這個精靈老大說:「習慣呀……姐(即)係我嚟到球場都係好開心咁樣,哈哈,姐(即)係習慣就係咁做嘢嫁啦」,想一想,「習慣咪傑志嗰啲嘢囉。」

(黃永俊攝)

(黃永俊攝)

縱橫球壇多年,並親歷「藍鳥」於本港賽中13次捧盃,波記說起來一臉威風。不過,問到哪一仗最為深刻,他理直氣壯地說:「舊時嗰啲唔記得喇。」然後又急着補充:「上年對東方,就好經典嫁喇。姐(即)係呢,我哋十幾分鐘就有個球員無啦啦俾人罰出場,跟住呢個鏡頭就影到對方領隊就騎騎騎就係到笑。咁跟住呢打到尾,4:0 無啦啦吓,我都唔知我哋咁犀利。打到4:0,當時個鏡頭又影住對方領隊,塊面當堂黑曬,嗰時一打完我好激動。」美好的,總會記得。

姐係年紀都差唔多70,係咪呀?都預咗我唔做得,唔做得,或者老闆唔請我,咁我咪走去睇下波囉。

人生已走逾一半,會怕失去嗎?「無咩所謂,我都預咗嫁嘛。姐(即)係年紀都差唔多70,係咪呀?都預咗我唔做得,唔做得,或者老闆唔請我,咁我咪走去睇下波囉。姐(即)係我係預咗咁嘅心理嫁嘛,唔會突然間無左呢好似好傷感嫁嘛,我唔會諗依啲嘢。我個人就係,姐(即)係好樂觀嘅」。波記再重複,「我預都咗呀」,大概,這是從心之年的一種氣派。

(黃永俊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