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洪詠甄丨她堅持的是 畀盡力仍追不上 還是努力地划

撰文:張倩儀
出版:更新:

完成早上訓練,吃過午飯,賽艇選手洪詠甄(Winne)打開YouTube聽着《幽靈公主》鋼琴音樂,但午後時光沒有變得惬意。
Winne在體院宿舍編想合理的「射波」藉口。
「本身想說手痛。」
卻因為講不出這個大話,還是算了,「死死地氣下去練吧」。
全職5年,Winne即使多想偷懶缺席,但從未實際行動過。

(余俊亮攝)

東京奧運.賽艇|洪詠甄小組第4 落入復活賽晉級未絕望

22歲的洪詠甄,2016年因為賽艇發展計劃而感受到水上划槳的快樂,從田徑中途出家,「我覺得(划艇)好像是屬於我的。」Winne和划艇,就像順水推舟,命中注定。隨後5年,她當上全職運動員,參加過亞運、世界錦標賽,甚至得到東京奧運入場劵,出戰女子單人雙槳艇,成為香港賽艇隊的今屆奧運唯一代表。

總教練白勵曾形容Winne是「投對胎的運動員」,皆因天生有副好引擎(形容心肺功能),只是Winne不夠相信自己,總是覺得自己捱不過。Winne也深知,成為全職後努力改善:「迫自己,不能太『笠糯』,很辛苦更要提自己頂住。」

(Winne Instagram)

出發前賽艇隊記者會,Winne穿上港隊隊服,回答問題卻沒有見慣記者的運動員那份老練和「公關」;一頭今季流行的「耳圈染」長髮,紫藍色「Under Colour」也提醒我,她不過是22歲的女生,一個容許有點任性、有點「笠糯」的年紀。

Winne身高1.73米,體重卻只有60多公斤,當賽艇選手大多體重達80公斤以上,她的磅數和肌肉量無疑較「輸蝕」。奧運出發前,Winne也集中加強爆發力和肌力,健身舉得更重,但長距離、高槳頻的練習最令她卻步。雖然她笑笑的說着「其實習慣了就好」,一句說服自己堅持下去的開場白才是「戲肉」。

再痛,再累,但洪詠甄說:「捱過就好。」(余俊亮攝)

「例如1000米、34槳,呼吸很辛苦,當你覺得自己已經『畀盡力』,但看到槳頻錶還是33、32, 那個壓力⋯⋯」她想了想,「就是不管你有多努力,都追不上那個數字」。

聊了10分鐘還是「一句起兩句止」的Winne,因為「辛苦」這個話題突然興致勃勃,她仔細向我這個賽艇門外漢描述身心的感覺,「我上身本來就較弱,做Gym負荷重很多」、「好似唞唔到氣」、「最近訓練就係chur」⋯⋯

身高1.73米,體重60公斤,在賽艇運動員之中,太過輕磅。(余俊亮攝)

「有沒有過不想練的感覺?」我問。

她靦腆笑了,輕聲說:「有。」

午後準備開始每日第二甚至第三課練習前,Winne都像學生一樣萌生「走堂」的念頭,天使和惡魔在腦中縈繞,是堅持還是逃避?想了好多藉口,但每次都在衝口而出前,選擇堅持下來。

她知道,偷懶一次,不會馬上肌力下降,也不會速度變慢。但偷懶一次,就會有無數個下一次,所以在這一次之前,她用最後的定力堅持離開宿舍被窩,關上純音樂,下樓練艇。

就這樣,22歲的女生,從城門河划到東京,成就人生第一個奧運。

花了5年,Winne從沙田城門河划到東京奧運。(Winne Instagram)

🥇▶️東京奧運港隊賽程,Mark定日子睇直播◀️🥇

+78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