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公社|匈牙利總理自肥企畫 表面振興足球背後撈取政治籌碼

撰文:運動公社
出版:更新:

疫情之下,普斯卡斯球場仍然全面開放。有看過今屆歐國盃匈牙利賽事的球迷,都會對於這個球場的氣勢記憶猶新。場場六萬名球迷毋須戴上口罩,為主隊搖旗吶喊。是甚麼因素令他們如此團結一致?
在匈牙利的足球復興背後,有總理歐爾班(Viktor Orbán)的影子。
撰文:高俊賢@運動公社

1950年代以普斯卡斯(Ferenc Puskás)、希迪古堤(Nándor Hidegkuti)為首的黃金一代,幾乎帶領球隊登上世界之巔,惜在1954年決賽被西德擊敗,未竟全功。雖然今天匈牙利的球員實力難與前輩相提並論,但是近兩屆他們打入歐洲國家盃決賽周,總算重回正軌。與此同時,國內班霸費倫斯華路士(Ferencvárosi TC)相隔十年後再次躋身歐聯分組賽。以上進展,與歐爾班離不開關係。

費倫斯華路士剛季歐聯殺入正賽,與巴塞隆拿同組。(Getty Images)

總理也搞波 藉金錢足球上位

歐爾班年輕時,曾經為家鄉球會FC Felcsút 效力。後來他成為球會主席,Felcsút FC更升上乙組聯賽。為了令球隊打響名堂,歐爾班聲稱要大力振興青訓,決定把球會的青訓學堂冠以普斯卡斯的名字。外間大力抨擊此舉只是消費普斯卡斯,而且球隊不過是高調花錢買人而成功,但是歐爾班藉此進一步打響知名度,還拉攏一群國內極端右翼球迷。

歐爾班以足球為政治策略,匈牙利首場分組賽對葡萄牙,現身球場支持。(Getty Images)

再說費倫斯華路士,這家球會的主席Gábor Kubatov與歐爾班同屬於青年民主主義者聯盟(Fidesz),歐爾班通過這一層關係動員球迷為他上街及參與各項街頭政治運動。值得一提的是,權傾朝野的歐爾班與國內其他班霸的班主有密切關係,例如MTK的Tamás Deutsch、費夏華(Fehérvár FC)的István Garancsi,可見他在國內球壇的人脈之廣。

眾多舉辦城市之中,只有布達佩斯的普斯卡斯球場可以坐滿,一片紅海令疫情世界為之驚訝。(Getty Images)

借匈牙利傳奇之名 復興願望籠絡民心

歐爾班很清楚,國內不少老年人對於昔日的足球成就引以為傲,以足球「實現馬札兒民族的偉大復興」,此番政績必能廣納人心。歐爾班上任總理之初(2010年),曾經以贊助體育代替繳稅的方式,鼓勵國內各大企業支持足球發展。《衛報》指,近十年匈牙利政府在足球運動投放超過20億鎊,當中大部分投資用作興建25座大型綜合體育場館。普斯卡斯體育場在2019年啟用,建造成本為4.6億鎊。而在2015年4月,匈牙利公布足球戰略計劃,以學習德國為相標。

歐爾班(中)的足球民粹政治籠絡不少人民。(Getty Images)

敵對球迷也團結 上街撐政府

不可否認的是,匈牙利球迷組織(Ultras)的存在,大大增強主隊的心理優勢,但他們總是與種族主義或者極端思潮掛鈎,甚至成為歐爾班的後援。在2009年,一個名曰Carpathian Brigade 的Ultras正式成立,成員來自國內不同球會的球迷,彼此間本來互相敵視,而且不乏帶有種族歧視的口號和行徑。早前匈牙利對法國一戰,他們掛上仇視同性戀的標語,與歐爾班政府近日頒布的反同法案遙相呼應(禁止兒童接受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等相關內容的教育)。

歐國盃期間,匈牙利有示威反對歐爾班,以及反同法案。(Getty Images)

足球復興的口號看似偉大,但同時淪為政治人物煽動民粹的手段。歐爾班不只喜歡足球,亦深深了解到如何利用足球作為自己的政治資本。

【匈牙利「紅海」地獄】(按圖放大)

+1

運動公社介紹︰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
運動從來不是場上較技那麼簡單。運動公社關注的,是運動和政治、經濟之間的關係和與運動相關的種種不公

【註:文章不代表香港01立場;譯名由作者提供;標題為編輯所擬】

【歐國盃16強席位全部出爐(按圖放大)】

+11

【歐國盃淘汰賽直播時間表(按圖放大)】

歐國盃|睇波必備資料!24支決賽周球隊球員名單全錄 附球衣號碼

24路大軍名單(按圖放大):

+19

每隊預計最佳陣容(按圖放大):

+11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