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林恩許】感恩來港挑戰投傑志 期許立足澳職衝歐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林恩許,一個來自澳洲的混血兒,不曉一句中文,卻知道自己的名字解作「Thankful」(感恩)及「Promise」(許願)。

這是他第二年在港度過農曆新年,除了因為要踢賀歲盃而無法回澳洲看偶像費達拿與拿度爭大滿貫,新年的意義對這名香港混血兒意義不大,因為家人都定居澳洲,妻子又外出旅行。

那麼,我們便和林恩許走轉沙田源禾路花市,帶這名「外地人」感受雞年的熱鬧氣氛。

攝影:黃寶瑩

年初四賀歲盃賽程:

下午3:00:蒙通聯Vs FC首爾

下午5:30:傑志 Vs 奧克蘭城

地點:香港大球場

票價:單日成人票價380、280和180港元;特惠票為100港元

來自澳洲的香港與蘇格蘭混血兒

問林恩許有沒有行過花市,他說有,而且只花了3分鐘便結束:「我去年和女友(當時人兩未結婚)到旺角大球場附近的花市,但實在太多人,什麼也沒看便走了。」花市攤位多的是,單是花檔已令人感到眼花撩亂,其實說起林恩許的身世亦令十分「複雜」:「我祖父的家人在小時候便因工作移居斐濟,到我祖父長大後便到了一間航空公司工作,結識了在港生活的祖母,並在斐濟誕下我父親。」單聽到這裏已經覺得有點頭痛,「後來祖父因工作不時飛往斐濟、香港及澳洲,最後更決定長居悉尼,父親便在此地成長及結識了為蘇格蘭的母親,因此我是有香港及蘇格蘭混血的澳洲人」,相信林恩許的身世比拜年時親戚的長輩關係題更難回答。

看到吉樹,記者騙說這象徵「財富」,想不到林恩許立即說「我需要它」。

在體育學校成長的學生,差不多每天都會操練兩次,一次是學校的課程,一次是球會的青年軍,好像午餐和晚餐一樣。
林恩許說在澳洲踢球如吃飯般普通

遊走花檔,沒有老婆在旁的林恩許居然不愛「拈花惹草」,全因去年完婚的可人兒不愛收花,他亦對桃花不感興趣,我們便走到乾貨區跟林恩許細嚐各式美食。首先挑戰的是冰糖葫蘆,林恩許一試便覺難忘,「我喜歡甜食」;不過讓他試試軟綿綿的龍鬚糖時,他又說口感怪怪的。這些兒時可口的傳統食品,對於在澳洲成長的林恩許都很陌生。「我在那邊從來沒有慶祝新年的活動,就連祖母對我說廣東話,我亦學不會。」在那南半球,林恩許的生活只得平常不過的足球。

甜甜的冰糖葫蘆,想不到會令林恩許一試難忘。

一日比賽3仗 踢波如吃飯

成功需父幹,可能真的沒說錯。林恩許現時成為職業球員,全因林父同樣熱愛足球;林父在他6歲時已經帶他四處踢足球比賽。「每逢星期六,我都會踢3場比賽,早上踢我學校的隊賽,下午便到我哥哥的球隊落場踢波,之後父親又會帶我與他的朋友一起踢友誼賽。」單是一日生活,林恩許已等於香港小朋友一周的足球訓練時數。

更讓人羨慕的,是林恩許的校園生活。自小入讀澳洲體育學校,課堂除了原有的數學及英語科,還有獨立的足球課程,林恩許直言踢波便如吃飯一樣:「在體育學校成長的學生,差不多每天都會操練兩次,一次是學校的課程,一次是球會的青年軍,好像午餐和晚餐一樣。」

新年願望可以有很多,不過這班女學生看來只想和林恩許合照。

吃過雞仔餅、香蕉糕,一班女學生看見「港超球星」在拍攝,便主動要求和林恩許大合照,後者毫不怕醜,他更指「我很喜歡香港的生活,環境很好又熱鬧」;那麼不如長留香港,甚至過多6年後申請香港護照為港腳效力?「那可未必了,我始終希望終有一日回到澳洲、甚至是衝入歐洲效力」。

有求必應的不只是林恩許,連街檔阿姐亦想請他食香蕉糕及雞仔餅。

Facebook邀轉會 兩日即往傑志訓腳

自幼隨澳洲青年軍四出比賽,加上擁有歐洲護照的林恩許一直嚮往外闖,不過這名「開心果」亦有不如意之時:「澳洲踢法多是高Q大棍,我身材不高,踢法又不是硬朗衝刺型,結果得不到教練重用下只可以在澳洲次級聯賽效力。那時的周末比賽,即使我在周五開派對至凌晨5時,隔天比賽我依然可以是全場表現最好的球員,當然這只是比喻,但我當時的確想試試新挑戰。」林恩許職業路遇上樽頸,想不到會因意外來港:「那時剛剛倒數2015年,有個足球經理人在facebook問我想不想到傑志踢波,他旗下有球員在中超效力,又指傑志不只是香港的班霸,還有機會在亞洲賽登場。我考慮了兩天便來試腳,結果一擊即中。」

當然世事沒有完美,林恩許稱在港沒法出任個人最佳的位置──防中,但他在翼鋒或攻中都發揮不錯,其充滿拼勁的踢法讓人留下深刻印象,「防中有黃洋,我很放心上前助攻,因為我知道他會把球搶回來」。不過林恩許在亞洲賽是當成外援,踢不了亞冠盃他便無法在高水平賽事競技,難以進步。

新年要行大運,又怎少得了轉風車?

傑志隊內賽 競爭更勝港超

林恩許認為香港的比賽強度及不上澳洲,加上草地的情況不佳,好像在香港仔及青衣球場比賽,那裏場地凹凸不平,很容易「傷腳」,要進步便要靠平時訓練;他更強調:「傑志的場地質素很高,我們亦有很好的球員,訓練時隊友都會推動我進步,好像林嘉緯、盧均宜、林柱機及費蘭度等,都是我的學習對象。說實話,我覺得在傑志的高強度訓練,與及隊內的對抗賽比我們在聯賽更為艱難。」

這是否事實球迷可自行斟酌,連記者亦問及這些說話是否「出得街」,不過猴年出生的林恩許堅持有話直說:「我一直都只是想踢足球,這些都是我的個人感受。好像在澳洲,教練不想提拔『用波』強的球員,我便轉到香港。現在傑志過得更愉快,亦很適合我的踢法,但終有一日,我要回到澳洲向所有人說,『林恩許是有能力在澳職立足的』。」

雖然農曆新年對林恩許來說不算大時大節,但來在雞年,他還是有自己的感恩與期許。

想不到林恩許在外國長大,執筷子卻十分正宗。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