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白鶴1】代表香港 無怨無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國援,一個中國球員來到香港聯賽的獨有身分。

在這個非常重視「身分認同」的世代,國援曾是個敏感的話題。

然而,國援中也有堅持認真態度看待足球事業的佼佼者,甚至入籍香港,為港隊爭取榮譽與尊嚴。

他就是白鶴,平衡港隊攻防節奏的中場大將。

06年,本來白鶴只計劃來港操起狀態,幾個月便離開,誰知一留就是8年了。(梁鵬威攝)

我不知道大家認不認同我是香港人,但在香港足球領域上,我所付出的努力,絕對配得上香港代表這個榮譽。
白鶴

回首千禧年初,港足冰河時代,無論職業球會與球員數目都嚴重不足,及至聯賽都難以正常運作的局面,故當時足總特設國援名額,中國籍球員可以在原有外援名額之外註冊,甚至邀請中國球會派隊南下,以紓緩當時的問題。但由於不少球會都以低薪酬為簽約的考慮因素,忽略了引入質素參差國援的問題,更嚴重是有些國援帶來了中國的「假波」風氣,幾年間出現的害群之馬,造成了社會上對「國援」身分的負面印象。

 

回顧80年代,何佳、古廣明等南下的中國國腳是「出色」的代名詞,90年代的吳群立和宋連勇也極受本地球迷擁護。後冰河期港足氣氛升溫,國援名額被取消,06年前後來港的國援多數都有質素保證,前香港足球先生李海強更曾入選02年世界盃的中國隊集訓名單。這樣的一班「前國援」,幾年來用實力與態度,不但扭轉了社會的偏見之餘,更在香港實踐了足球夢。

無可否認,白鶴絕對是當今港隊第一防中。(梁鵬威攝)

要成為職業球員 就必須離鄉別井

 

今年年初歐洲冬季轉會窗,交易榜頭十位的天價轉會費之中,有一半都是來自中超的標價,其中包括中超升班馬河北華夏幸福以1500萬歐元簽入科特迪瓦國腳謝雲奴。一時間,河北省出現了兩支有競爭力的頂級球會——石家莊永昌和河北華夏幸福,足球氣氛看似熱烈,但其實歷來河北卻並非一個以足球聞名的地方,過去欲以職業足球為目標的河北人,穿州過省是唯一選擇。

 

白鶴早在4歲的時候就已經喜歡上足球,但由於當時河北並沒有職業球會,小學到中學,白鶴只好白天上文法學校,晚上再到業餘體校受訓,白鶴形容自己的童年就只有在足球中渡過,從來沒有甚麼玩樂。自問天份不俗的白鶴亦很快被河北二隊相中,在這個只有一支業餘球會的地方,足球向來只能視為興趣,直至取得這項成就,方燃起白鶴追逐職業足球的決心。

往日初出道的葉鴻輝跟白鶴已是南華的隊友,今天在東方故劍重逢。(梁鵬威攝)

香港 白鶴的另一個家

 

17歲,白鶴入選中國國青隊,當時的教練,是現時接替佩連擔任中國隊主教練的高洪波,陣中隊友亦有周海濱、趙旭日等前國腳。當時這支中國國青人才輩出,曾在世界少年錦標賽擊敗南韓。「兒時我都幻想過代表中國隊,但很快就意識到這機會實在太微。」白鶴承認在中國球壇,多少存在「關係」因素,教練偏好選用屬自己「派系」的球員。然而在香港都一樣,只是程度多少的分別,但總括而言,香港球圈都是實力行先,只要有實力和認真態度,始終都可贏得機會。

 

國青的身分沒有令白鶴平步青雲,2003年為河北百世利贏得中乙季軍之後,由於球市欠佳,反而被全隊賣到遼寧,及後再轉投中甲成都謝菲聯,卻因與教練團關係欠佳而極少出場。結果在介紹之下,2006年他與李海強轉投南華,初時他只跟南華簽定短期合約,只求有正式比賽令自己操起狀態,季後重回中國聯賽,誰知這次南下,一來就是8年,贏盡本地所有榮譽之餘,更成為大港腳。

 

自小已習慣離鄉別的井的生活,令他善於融入本土社群,明白入鄉隨俗是最基本的尊重。在成都,白鶴了跟隨了當地人愛吃辣的飲食習慣。來到香港,白鶴的首要任務,就是學粵語,慶幸當時南華隊內就算國援都是廣東人,加上時常看本地新聞與電視劇集自學,不出3個月,就算未能對答如流,但他已能說基本粵語跟本地人溝通。

 

「香港是一個美麗的大城市,而且總體的公民意識比中國好,在這裏可安心生活,港人對我也很友善,沒想到今天能夠成為第二個家。」白鶴說。

在香港的日子,白鶴幾乎盡得所有本地錦標。(梁鵬威攝)

港腳身分 與有榮焉

 

其實在港期間,出色的表現令高洪波一度想邀請白鶴加盟中超長春亞泰,然而礙於當時的中國正值「打假」浪潮,球圈氣氛不理想,打消了他初來港時,盡快回歸中國的計劃。「這裏有很多賞識我、喜歡我的人,為什麼要離開香港呢﹖」白鶴說。2008年,由於國援只需兩年即可入籍,白鶴沒有任何考慮便決定代表香港出戰,除了可實現兒時想踢國家隊的夢想外,能夠代表香港出席國際賽,也是對自己足球成就上的肯定。然而他也沒想到,這決定亦影響了自己的職業生涯。

 

由於河北歷來都沒有職業球會,石家莊永昌的出現卻打破了這個局面,當這支球會向白鶴提出邀請時,能夠在成長地一圓職業足球夢,確實富足球以外象徵意義,於是在白鶴來港的8年,方毅然決定離開。事實上這次回歸中國的經歷,對白鶴來就絕對令他的足球生命更圓滿,除了幫助家鄉球會衝上中超之外,2015年球季的石家莊永昌更加是聯賽的黑馬,贏盡中國球迷讚譽。

 

然而,花無百日紅。正當白鶴以為自己將會在家鄉踢至退役,今年世界盃外圍賽之後,卻爆出中國足協修例定港、台球員為外援的事件。除了影響出生於香港的球員和入籍兵外,就算在中國出生,只要代表過香港的球員,在中國足協的新例中亦算外援,令白鶴即時被剔除出球隊名單之外,意外地再一次回歸香港,加盟東方。但白鶴從未對入籍香港感到後悔,原因是來港8年,期間開心的經歷,都是難以替代的回憶,人生可以再選擇,他依然會作出相同的決定,為港而戰。

白鶴認為今次自己是「回歸香港」,而非「再踏香港」,因為他早已視這裏為第二個家。(梁鵬威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