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黃梓浩1】不想做Normal One的小王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王子」不一定是生活在離地宮殿裏或星球上,這一個,出身於石澳。

在攝影棚裏的王子很害羞,在球場上的王子卻很勇猛。

勇猛到早前入選大港腳踢賀歲盃,處子戰更獲主帥金判坤大讚「喜出望外」。

說的是,在夢想駿其追逐着夢想的「王子」──黃梓浩。

(林振東攝)

我從不是隊中最顯眼的球員,但我卻一定是最拚命的一個;因為我相信能把握機會前,更重要是自己願意付出。
黃梓浩(夢想駿其後衛)

黃梓浩為什麼叫「王子」,似乎毋須解釋,但這樣響亮的綽號未必個個本地球迷都聽過,他還只是度過其職業生涯的第3個球季。不過,王子的名聲已愈來愈響,雖然他在母會東方還沒有位置,只能連續兩季外借,但去季於黃大仙嶄露頭角後,今季轉投「青春班」駿其更進步神速,聯賽首戰已從灝天黃大仙身上取得處子入球,早前亦帶領球隊以3:0大破實力較佳的香港飛馬,助駿其於港超緊守第4位。辛勤的態度與超卓的表現,讓王子贏得金判坤的青睞,於大年初二首度為大港腳征戰賀歲盃;防守穩健,攻擊也具威脅,縱使港隊以0:4慘負港聯,但他仍獲Kim sir「喜出望外」的點評。

由石澳跑向東方逐夢

 

王子認為自己今季有長足的進步,除了駿其陣中沒有輩份之分的團結氣氛,令眾兄弟兵在互相信任的前提下盡情發揮外,歸根究柢,還是回到青年球員的基本問題上──因為有比賽,才會有進步。不過,有機會也得把握。王子今季每次上陣,無論踢左閘還是任左翼,總會在90分鐘間不惜氣力前後奔走,助攻助守。「每當我們看到朱Sir(早前轉投南華的朱兆基)和福田健二兩位球隊核心球員,雖然已分別是36歲和39歲的老將,但他們就算戰至最後一分鐘仍不惜力氣地跑動,看到他們的拚勁,我們年輕一輩更無任何藉口懶下來。」王子說。

小時候的「野孩子」經歷,也是王子永遠充滿活力的原因。

 

黃梓浩是石澳原居民,青山綠水,是其童年生活的主色調:拿兩雙拖鞋插在沙中就當「龍門」,與一班鄰居小童踢起沙灘足球,玩得又熱又髒就跳進海裏游;或者,連群結隊爬上有野豬出沒的叢林探險。這種與別不同的童年,令10歲才開始接觸足球訓練的王子,早已培養出紮實的體能根基;加上視巴西名將羅拔圖卡路士為偶像,到自己踢起左閘,自然也積極助攻助守。

王子從區域幼苗起步,加入過南華青年軍;甚至就讀的張振興伉儷書院也是區內數一數二地注重體育的學校,而且他跟現駿其隊友謝朗軒合作助校隊歷史性打入精英賽首圈,但王子一直沒有成為職業球員的想法,踢足球無非是尋開心。

 

直至16歲,王子加入了東方青年軍接受有系統的訓練,同時亦有機會為球會上陣丙組聯賽,終見識天外有天,方令他意識到足球或許就是自己最大的成就。「如果我不踢足球,普普通通打份工,過着沉悶刻板的生活,這會是我想過的人生嗎﹖」王子反覆地思量,反正家人亦支持他以足球為職業,令他決定再不能繼續做個不顯眼的「Normal One」,既然找到一樣自己喜歡的事,就應該義無反顧地全力拚搏,這樣才無悔人生。

目標雖定,但要突圍卻很難,尤其是在傳統勁旅東方,要跟一眾經驗港腳與外援爭正選並非易事。幸而,他那時遇到恩師──名將李健和,「聽說我們面對的李sir(李健和)已是『火已收』的階段,並非像對阿輝(葉鴻輝)那一代般窮兇極惡;所以在我眼中,他是個恩威並施的教練。球場上,他的要求很嚴格,但走出球場,他卻是個親切的長輩」。

 

恩師李健和 嚴格卻親切

 

2013年隨東方升上頂級聯賽,王子首年的職業生涯只有半場無關痛癢比賽的後備上陣機會,所以這兩季獲小型班黃大仙和駿其外借邀請時,王子二話不說便接受,「青年球員選擇球會時先不要考慮什麼爭標、榮譽等因素,出場機會才是最重要,因為只有正式比賽才能令球員進步。我今年22歲,年紀不大,但也不算年輕了,今季球隊表現理想、自己亦入選大港腳,事業發展至此階段尚算滿意,亦證明我一直以來對待足球的態度是正確的」。

 

「那你如何對自己首場代表香港隊的表現評分﹖」

 

「我給自己70分吧,今季習慣了跟駿其那班晚晚一起online打《Call of Duty》的同輩隊友一起比賽,突然入選港隊,隊友大多是經驗的前輩,我一時間也感到不適應,也有壓力;但我喜歡這種良性的壓力,這總是推動自己做得更好的原因。」談及夢想,害羞的小王子,終於展現無人可擋我路的英勇。

黃梓浩(右)對飛馬時攻入一球,帶領駿其爆冷以3:0大破對手。(梁鵬威攝)

在賀歲盃首次代表港隊披甲,黃梓浩後備入替後表現搶鏡,在左路上上落落,賽後獲主帥金判坤點名稱讚。(Getty Images)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