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界田徑精英賽】德望飛人陳佩琦 「後姚潔貞年代」的新標記

德望女飛人陳佩琦不捨學界田徑賽場。(01美術製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第一、第二、第三,猜猜誰最失落?

「有年,我們差一點點就可以得到全場總冠軍」,2013/14年德望學校僅以4分落敗,連續8年不敵拔萃女書院,連續8年奪得D1學界田徑亞軍。轉眼2017,田徑場上熾熱氣氛依然、女拔霸氣依然、德望亞軍依然,那份「只差一點點」感覺究竟何時終止?「只知道每年田徑都把德望聚集一起,然後到我畢業的話,會很不捨得這份感覺;所以我仍想贏一次總冠軍」,學界生涯仍有2年的德望女飛人陳佩琦堅決說道。

今年連奪3金亦破了3個紀錄,我問:「你會是姚潔貞後,德望田徑的新象徵嗎?」17歲的她忍不住笑出來:「啊!好榮幸,這個稱號幾好,哈哈。」

其實無論姚潔貞還是陳佩琦,也許都是這11年來德望深信「明年今日」會再起風雲的最好證據。

陳佩琦,17歲,德望田徑飛人。(吳鍾坤攝)

+6
+5
+4

今年D1學界奪3金破3紀錄

眼前女生17歲,個子矮小得感覺與飛人扯不上關係,因為跑得快,小六時獲教練葉啟德推薦入這間名校。「那時候我不想考德望,心想隨便派到邊間都無所謂,有朋友就得;還有我發過誓不讀女校的」,說到此她哈哈大笑。半推半就成為「德望妹」,一心想留班就轉校,總之「讀書咋嘛,無所謂啦」,確實要重讀中一的陳佩琦卻未有轉校。「那時候第一次跑D1,是我人生首次感受到的氣氛,但100米終得第2,我不甘心」,這個身高1.55米的小飛人卻又忍不住笑,「仲有呀,原來跑第一先會有訪問,記者還會衝出去拍,第二便沒有,所以我跟自己講下年要做到訪問,哈哈。」其後陳佩琦果然未逢敵手,今年更連奪100、200米、4x100米接力金牌兼均破大會紀錄,我這名師姐忍不住問:「跑第一那麼又不轉校?」她風趣回應:「訪問答得不好呀,每一年想着再答好啲。」我們走到有蓋操場拍照,牆上一支支學界冠軍錦旗,有些脫了色、有些邊尾繩又發了黃,看着心裏既自豪亦唏噓。曾經有18年問鼎女子組冠軍,這亮麗戰績至今依然為德望所有。不過,在對上11次學界,女拔搶盡風頭,如非「Hopers」高呼口號,鮮有人記起那段輝煌。

牆上一支支學界冠軍錦旗,是德望的自豪,亦是唏噓。(吳鍾坤攝)

對於「姚潔貞後德望田徑的新象徵」的稱號,陳佩琦表示榮幸。

「我仍想贏一次總冠軍」

從小聽教練說,比賽就是比賽,要在乎輸贏才像話,縱使我心想「有無咁chur」,但無論那比拚有多無聊,對成績還是耿耿於懷。若然這樣,長期亞軍的德望田徑可不像話?「很難說的,比賽太多變數,例如今年女拔也沒有想過B grade接力會跌棒,我們也未預計過突然的傷患」,陳佩琦認為獎項靠命數,反映不了在乎輸贏的程度。不過失敗成習慣,會否淡化對勝利的渴求?「不認同」,愛開玩笑的女飛人變得認真,「有一年,我們差一點點就可以得到全場總冠軍;我未贏過總冠軍,但會清楚明白好接近好接近個種興奮、希望愈大失望愈大的滋味。」

接近過卻倒頭來沒有,除了田徑隊,這種失落亦多年埋藏在一眾舊生心裏。「每年田徑都把德望聚集一起,在職的舊生們會特意請假到場支持,未能現身的亦整天看着直播,縱使不認識但亦為我們的成績緊張、興奮、失望到我畢業的話,會很不捨得這份感覺;所以我仍想贏一次總冠軍。」緊張、興奮、失望,也許才是在乎輸贏的最好印記。

瞄準塵封18年百米跑港績

學界田徑精英賽即將舉行,賽事不設團體獎項,繼續100、200米、4x100米接力三線出擊的陳佩琦今次將為個人而戰。惟名次對未逢敵手的她未必為重,破自己港青紀錄甚至塵封18年的100米港績卻是要緊,但陳佩琦繼續笑笑口:「跑完一槍先算啦,我還細個急不來的。」我們一起由飛鵝山腳乘小巴落彩虹,談到入大學計劃,她繼續「到時先算啦,讀書咋嘛」,但這個17歲「德望妹」無意間的堅決卻嚇我一跳,「不過怎樣,之後都想做全職運動員」。德望、田徑、有名、有力,我問:「你會是姚潔貞後,德望田徑的新象徵嗎?」陳佩琦忍不住笑出來:「啊!好榮幸,這個稱號幾好,哈哈。」

18年霸前無古人,要守住後無來者,德望田徑還得靠更多的「姚潔貞」、「陳佩琦」。

「I'm proud to be a Good Hoper」,歸屬感大概如此。(吳鍾坤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