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馮嘉奇】嘆香港球圈十年如一日 要為球員尋回尊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馮嘉奇是前港腳,擁有碩士學位,又出任過英超球會伯明翰的財務總監,39歲已有多次非凡經歷,今季他卻選擇回歸本地球壇,出任理文流浪的行政總監。

從來在香港搞波都不是件優差,馮嘉奇卻說:「我回來,就是要為球員尋回尊嚴。」

攝影:陳嘉元

馮嘉奇回流香港發展,出任理文流浪行政總監,他慨嘆香港球圈十年如一日,只願球員尋回尊嚴。(陳嘉元攝)

大學同學推薦 為流浪掌旗

今季理文流浪續以青春班為主,配合有經驗的借將出戰港超,成績上雖然未有大突破,至少已擺脫過去季尾要護級的常態;但最為人關注的,便是球會以理文化工集團冠名贊助下出賽。和球會簽約三年、行政總監「馮奇」便指今次回港發展全因大學同學推薦:「我代表香港大學足球隊時有名後備門將很勤力,每次練完波都會留下來要我射門讓他守龍,便建立了友誼。畢業後那位同學為老闆李運強打理投資組合,更推薦我予老闆。」

馮嘉奇直言,回港後見盡太多不合理的事,例如球圈薪酬。(陳嘉元攝)

首要獨立管理 贊助費入球會名下

「見了面才知道,老闆自覺過往投資了數年,但流浪成績都遠低於預期,便邀請我回來幫手。」馮奇十多年前曾效力流浪,現在回歸轉為行政總監,他笑言其實是「總務」,由找球員、外援及教練,什麼都要做,但最麻煩的是將原本由李輝立及莫耀強掌旗的流浪獨立出來:「老闆想改變,我便建議他兵分兩路,李先生和莫先生有自己的球隊培育球員,我們又可以有實行自己的理念。第一步,便是將糧倉如英國球會般獨立,所有贊助費都入球會名下。」

聽起來好像很合理,但據馮奇所言,不少球隊管理和他踢職業的年代一樣沒有改變:「以前球會財務管理有幾個人簽名,很複雜;舉例像出糧,我回到香港已覺得很古怪,為什麼球員是收現金、和我十多年前踢職業波一樣?現在自動轉帳很方便,這些事為什麼又要經人手去做?」

流浪今季以青衣運動場為主場,下季自立門户後,馮嘉奇指未必會再選此球場為主場。(陳嘉元攝)

02年至04年馮奇於流浪效力,當時他便和陳偉豪及盧均宜一起合作過,亦見證着年輕球員拿着4000元月薪捱出頭的辛酸。現今球圈走出「冰河時期」,亦比當年多了投資,馮奇卻想不到現在球會運作和年輕球員薪酬未有改變:「為什麼十多來都沒有改變?我自己是看不到球會管理層有人從中作梗,但我看到有個球員住天水圍,人工得4000元,單是要食飯交通交家用,已經不太足夠;然後全隊26個球員待遇加起來,好像和老闆的投資額不成正比。」

紅褲子出身的馮奇自覺要為年輕球員發聲,上任後多次為球員爭取福利,如今季理文流浪以4:2反勝南華一役,據指他便為球員爭取贏波獎金由6000元加倍。「始終球員生命有限,都要為他們謀福祉,這亦是我回來的原因,老闆說要提高球員待遇,去到我作為一個前球員都覺得合理的人工;你自己想想,4000元人工又有什麼意思?我曾和某前高層講,得4000元如何生活?他卻回答『唔夠就去問阿媽拎』。到底做足球員的尊嚴何在?年輕人自然想賺多點錢,但他們就是對足球有熱誠,最痛心是如果我不走出來,好像又沒有人會為他們爭取。」

【港足日與夜】你從沒看過的本地波專題 香港球員的真實生活

雖然老闆沒有設投資上限,馮奇說不會胡亂花錢,球隊多以借將為主。(陳嘉元攝)

自問首季個人表現未夠專業

現在流浪班費接近1000萬,馮奇表示對球員和教練的表現都滿意:「球隊成軍不足一年,我覺得他們表現已合格。」不過他承認自己有不足:「我想效法英超球隊一日操兩課,但因場地短缺練波地點和球會會所有一段距離,忽視了球員舟車勞頓的體力消耗,這是我不夠專業的地方。」但始終老闆花了錢便想有成績,馮奇都怕「輸多幾場可能要執包袱」。

雖然馮奇自聲怕要執包袱,但他依然有未完成的任務,除了希望帶領一眾球員出戰亞洲賽事,來季更希望申請港超牌照,以「理文」名義角逐港超。「我們已經入信申請成為足總會員,只待足總開會通過。」馮奇希望可以原班人馬續戰港超,亦會堅持過去組軍方針,重用年輕球員、給予機會失意兵。

「有些東西不是用金錢可以買得到,就是鬥志。球員如何沒有出場,每天到球場踢幾腳便收工,於後備席坐得多意志很快便消沉;我便是要喚醒他們那團火。」或許理文流浪只是中下游球隊,但今季4:2挫南華、3:3和東方兩仗都見到球員有無比意志。

這亦是馮奇希望來季踢出的足球。

香港球圈的未來,年輕球員的出路,馮嘉奇可會找出答案?(陳嘉元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