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富力1】由葡萄牙走到三水 林衍廷歷盡球員之孤獨

(鄭子峰攝)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季港超最受爭議的球隊,非R&F富力莫屬。這支中超廣州富力的青年軍,於去年「空降」來港超參賽,配以偏遠的小西灣運動場為主場,10場聯賽主場入場人數平均只得約206人,收視慘淡又挑起中港矛盾、持特權參賽等問題。

踢了一季,於港人眼中是負評王,富力隊中的港將人在異鄉,又怎看待自身處境?

攝影:鄭子峰

早上7時半,深圳羅湖開往三水的客運車。為趕這班車,林衍廷5時半起床,從美孚住所北上。(鄭子峰攝)

林衍廷,今季以16歲之齡成港超最年輕上陣球員,亦是R&F富力隊中年紀最小。

訪問當日早上7時,林衍廷相約記者於羅湖火車站,準備回三水的柏寧訓練基地備戰對九巴元朗的港超賽事。家住美孚、早一日因出席港超明星選舉記者會的林衍廷,要趕上11點的球隊戰術會議,必須搭上7時半由羅湖開出的客運車到三水,因此清晨5時半左右便要起床,上客運車後又要坐3小時才到三水,「每星期球隊比賽後會放假一至兩天,到時又要坐3小時大巴歸隊」,搭車本身不辛苦,但每周都長時間一上一落,便很消磨意志。

往葡甲試腳 更衣室站着如嘍囉

林衍廷,每個隊友看見他都會叫聲「Fat哥」,以為他是個高大威猛的球員,事實上林衍廷只是個17歲小朋友:「雖然我冇超重,70公斤,但已經在減磅了。」如此年輕便離開家人在外地踢職業足球,自然十分艱苦;其實自小踢過小南國、車路士足球學校的Fat哥已非首次離港踢波,去年3月其家人便獲知得到英國的雷恩教練賞識,推薦到葡甲派達德(Cova Piedade)青年軍試腳20天。「那個教練曾到車路士足球學校任教,一開始我以為他說笑,但暑假居然真的可以飛往葡萄牙,家人都很支持我試一試。」

Fat哥於葡萄牙的短短20日,雖然沒有落場比賽,但總算見識了世界那麼大。(受訪者提供)

機會千載難逢,但來得突然下Fat哥沒有作充足準備便出發,最大困難是語言不通:「更衣室中隊友說什麼我又聽不懂,感覺好像他們全都在笑我,但自己又沒法確認。教練又不會英文,訓練時差不多不會理我般一樣。」平時生活已經如此難過,更不用談亞洲球員首次接觸歐洲正規訓練:「好辛苦,這支葡甲青年軍友賽賓菲加青年軍都打和,他們的體能、技術及轉數都比我高,我在那裏真的跟不上訓練。」20日試腳後,沒有收取人工,又沒有人理會下Fat哥便輕輕的來、輕輕的走了。

由於派達德已開季,球隊的訓練強度較為輕鬆,不時到沙灘練習,但其強度已令Fat哥吃不消。

效富力領六千人民幣 幸隊友多數友善

在葡萄牙見識到世界的距離,Fat哥原定繼續邊讀中五、邊踢丙組愉園的人生。只是返了三日學,富力助教梁志榮便聯絡他北上踢波,說一定有機會出場。「當時以為富力財雄勢大,待遇肯定不差,想不到家人和對方傾合同時,聽到對方出6000元人民幣月薪後,沒有議價便簽約了。」

結果16歲仔誤打誤撞下來到三水訓練基地,體驗成年足球訓練。

「起初我不太想上來,一來自己剛在葡萄牙被『屈機』,二來又怕中港矛盾下我會被排斥,幸好隊友都很友善。」R&F富力多是廣州富力的預備組成員,以廣東話溝通不成問題,加上全隊平均年齡只是23歲左右,Fat哥亦未與隊友有隔膜。

溝通不成問題,但訓練時又是另一種體驗。

在這練一個月,便等於我去年香港練的時間。
林衍廷

(鄭子峰攝)

三水 由早到晚的苦練

「好辛苦,這種辛苦不是像葡萄牙般來自實力的差距,而是單純的辛苦。」中超球隊向來着重訓練量,無論是時數和體能的強度都遠高於港超,香港普遍球會一周會操5課,在富力可能會操8課,加上訓練基地為私家場,球員多在隊練後自行加操,平日少機會練到的傳中、防守搶點都可和教練安排訓練,單是第一天操練已令Fat哥明白聯業足球的距離。教練李志海先安排體能訓練,場上有兩個半米欄,球員要左右跳一分鐘,跳3組後再前後跳,加上拉橡筋衝刺等,體能要求比當時已經開季的葡甲隊強,只得16歲的Fat哥為全隊最年輕,自然捱得辛苦。

特別人在三水,四周除了只得足球場,練波後的娛樂便是留在宿舍打機,想不進步亦很難,但另一方面生活其實很苦悶。「在這練一個月,便等於我去年香港練的時間,因為三水除了踢波真的沒有其他事可做。」

每到晚上,一眾隊友留在宿舍打機,有的會找隨隊的物理治療師治理痛楚,娛樂便是和隊友一起交流。宿舍外燈光甚少,位處郊區如沒有月光下四周寂靜得可怕。

(鄭子峰攝)

(鄭子峰攝)

對於自己成為港超最年輕登場的球員,Fat哥坦言意外,亦謙稱自己未夠班:「老實說港超的水平我還未太跟得上。原本的正選右閘梁家希受傷,我才有機會在對飛馬時第一次正選上陣,但踢了60分鐘我便開始抽筋;第二次正選對元朗,又在下半場抽筋,全靠領隊梁志榮叫我慢慢行,才捱得住。」7次正選,4次後備,以一個今年才17歲的小朋友已經是很好的體驗,如果他沒有轉投富力,很可能今季連一次港超出場都沒有。這名U18港隊成員指今次是個不錯的體驗:「在三水每日都做自己喜歡的事,每日都在進步。我運氣好可以到葡萄牙見識,又好好運可以到富力發展,很多巧合才有個好結局。」他笑說,最少人工比效力愉園來得多。

但說到尾,最痛苦的還是孤獨。

「太辛苦了,你跟我上來都知每次都要花3個半小時,加上每次比賽地方都不同,球隊酒店有時住荃灣、九龍城甚至機場附近,舟車勞動亦更麻煩。我在Facebook又看到身邊朋友都有很多娛樂,而我便在這荒無的基地練波,真的很孤獨。有次外婆打電話,投訴我不回家和她吃飯,我都不知道要怎樣回答,有時真的很想念家人。」17歲仔,不是這麼容易敵得過思鄉之惰。

通往成功的路往往是孤獨的,完季後Fat哥未決定下季會否和球隊續約,但肯定不會重返校園,繼續他的全職足球路。

在三水每日都做自己喜歡的事,每日都在進步。我運氣好可以到葡萄牙見識,又好好運可以到富力發展,很多巧合才有個好結局。
林衍廷

下午5時,從三水抵達深圳灣口岸。花3小時車程南下,為的是翌日對元朗的聯賽。(鄭子峰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