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蔡英文推轉型正義竟各方惹圍插?細看「促轉會」的四宗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台灣「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周四(31日)揭牌,台灣總統蔡英文稱,「要與威權時代做個了斷的時候,只有跨出這一步,台灣民主才算真正鞏固」--然而,這個簡稱「促轉會」的機構,國民黨在鬧,連其他人權組織也在鬧,到底原因何在?

台灣總統蔡英文(左)、台灣總統府秘書長陳菊(左2)、台灣行政院長賴清德(右)、台灣促轉會主委黃煌雄(右2),周四(31日)一起為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揭牌。(中央社)

前年7月底,一條對台灣政治生態影響深遠的法案正式通過--歷經近10個小時、65次表決,台灣立法院三讀通過《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此法案被認為是「清算」國民黨龐大黨產的關鍵一著,亦是不少人期許執政民進黨所行之事;同年8月底,專責處理法案的「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揭牌開工。

去年12月,台灣立法院三讀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本周四(31日),「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亦揭牌開工,委員會以「開放政治檔案」、「清除威權象徵」,「平復威權時期司法不法」等為目標,並稱提出「完整調查報告」後會解散--有論者認為,「黨產會」與「促轉會」是台灣完成轉型正義必要舉措,前者是以清算不法黨產等「形而下」層面追究責任,後者則是以調查歷史真相、為冤獄平反等「形而上」層面為及害者討回公道;當然,作為威權時期「主角」的國民黨,則稱委員會是「綠色分贓」、「政治清算」、「為民進黨服務」--國民黨的「反彈」,自是情理之內,但為何這次「促轉會」揭牌,有不少台灣有名的人權組織也發聲反對?

缺乏公民參與

由包括「台灣教授協會」、「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鄭南榕基金會」、「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等十一個NGO聯合組成的「促轉會監督聯盟」,指「促轉會」從委員名單的提出到運作,皆缺乏公民參與,並指「促轉會」不是一般官僚機構,委員們不應以「行政中立」作為對各種議題表態的「擋箭牌」。

在「促轉會監督聯盟」的新聞稿中,其指在推進轉型正義的過程中,促轉會在「運作」上,「其法律的規定有許多模糊的空間,而委員在運作的過程當中,不免有許多是法律的灰色地帶。為了能夠使用行動綱領限制住自己非理性的行動,公民事前的監督與參與是不二法門」;甚至是「提名本身」,「促轉會的工作是規劃台灣未來轉型正義的方向,委員人選相當重要,然而這次提名過程卻極為匆促,壓縮社會討論、監督的空間」。

「原住民的正義就不是正義?」--轉型正義的時期與定義問題

在提名案中,親民黨直接以「不投票」的方式抗議--親民黨指,「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議題未在促進轉型正義政策中獲得重視」,又稱「時間點也不應只處理國民政府時期,也應一視同仁包含日治時期」;親民黨稱,轉型正義相關法案原始目的,是發掘歷史真相、完整且公平地面對過去錯誤,「清理殖民與威權遺毒,盡力恢復人民所受損害,達成寬恕與和解」,轉型正義「須納入原住民史觀,否則就只是藍綠鬥爭的延續、民進黨對國民黨刨根的報復手法」。

原住民議題學者、被認為是深綠的施正鋒,亦撰文批評「民進黨對於轉型正義的定義、對象、及時期,作了最狹隘的解釋」,指「促轉會」只是限定在威權時代遭受到白色恐怖所迫害者,忽視原住民的「正義」--記者翻查條文本身,從<第三條>可見,「一、威權統治時期,指自中華民國三十四年八月十五日起至八十一年十一月六日止之時期」--在共21條條文、7頁A4紙的《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中,不見「原住民」三字,難怪施氏批評到「堅持轉型正義只限於威權時代的人權平反,無視原住民族目前依然被支配的事實」。

國民黨的新北市市長候選人侯友宜,因為在逮捕著名民權人士、為台獨自焚而死的鄭南榕中的角色,被部份人認為是政治迫害的「協力者」、甚至是「加害者」。(中央社)

促轉會「渣弗人」背景受質疑

「姑且」可以被稱為民進黨「友軍」的時代力量,在通過「促轉會」的主委與副主委皆投下反對票--黨主席黃國昌指,「促轉會」主委黃煌雄「曾爲踐踏檢察體系的前檢查總長黃世銘辯護,沒有資格領導促轉會,更痛批「總統府提名這樣的人當主委,是墮落的決定、對促轉價值的輕蔑、糟蹋轉型正義」,更指「找一個包庇違反濫權黃世銘的黃煌雄,是要讓台灣成為轉型正義的笑柄嗎?」;而黃國昌亦批評,副主委張天欽「作為法律人,卻在回答時代力量的問卷中抄襲,嚴重侵害著作權法」。

批評黃煌雄背景的人,不在少數,黃煌雄亦曾公開回應,指「有些人將我在黃世銘案的投票行為,連結到尋求監委連任,這與事實不符。2014年馬英九總統提名 29 位監委,我不在名單上,後來立法院刷掉 11 位,進行補提名時,我仍不在名單上,事實足以讓所謂求官之說不攻自破,證明我並未違背良心」。

國民黨:促轉會就是「假正義,真抄家」

至於國民黨的「政治清算」等論,相信讀者也是「耳熟能詳」。國民黨團書記長李彥秀批評,「民進黨完全執政兩年來,鬥爭優先,民生放一邊,積極展開對國民黨的抄家行動」,並指「黨產會」與「促轉會」是「東廠」、「西廠」,指蔡英文政府「酬庸權位,豢養親信充當政治打手」。

國民黨批評促轉會眾委員,「幾乎都是長期敵視國民黨、積極推動去中、去蔣化的學者或社運人士,包括太陽花學運滋事者魏揚之母的東華大學副教授楊翠、中研院台史所長許雪姬、中研院副研究員彭仁郁等人,個個深綠旗幟鮮明」;並指蔡英文政府大搞酬佣政治、大玩近親繁殖,「提名出任副促轉會副主委、原任陸委會副主委的張天欽,其妻楊芳婉於年初才獲蔡英文提名出任新科監委,與去年不分區立委尤美女的丈夫黃瑞明被提名大法官,都是備受恩寵的律師家庭;另一名被提名人台大歷史系教授、兼任黨產會委員花亦芬,則是內政部次長花敬群的姊姊」。

「國民黨不能逮捕到我,只能夠抓到我的屍體。」--1989年1月21日,鄭南榕所發行的《自由時代周刊》因刊登有關台灣獨立建國的文章,被控「涉嫌叛亂」。同月27日,鄭南榕於雜誌社內自囚拒捕;4月7日自焚身亡。(林振東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