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鈕承澤性侵案】向警供述與女方屬情侶 台媒披露對話紀錄打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台灣著名導演鈕承澤日前被爆在拍攝電影《跑馬》期間,疑似性侵女工作人員。他今早(7日)接受警方訊問後曾向媒體表示,司法之外有一場公審已在進行,直言:「我已經被判處死刑了。」

據台媒《鏡周刊》披露,鈕承澤曾向警方供述與女方屬「男女朋友」關係,不清楚為何被控性侵。不過《聯合新聞網》再公開女事主與鈕承澤的對話記錄,反駁鈕的說法。

鈕承澤周五(7日)上午前往台北市大安分局接受偵訊。(中央社)

據《鏡周刊》報道,鈕承澤向警方表示和女方的關係是「正朝着交往方向進行」,對方也明白他有追求的意思,事發當晚也確實有發生親密舉動,因此他認定彼此是男女朋友,不明白對方控訴他性侵的原因。

不過,據《聯合新聞網》所獲得的女事主與鈕承澤的line對話紀錄顯示,在發生上月24日的性侵事件前,兩人只在line上簡單打過招呼,之後鈕承澤曾經約女事主喝酒,也遭到她拒絕。其後鈕承澤也有傳過一次訊息關心,女事主也僅作一句回應作結。

鈕承澤接受警方訊問後曾向媒體表示,司法之外有一場公審已在進行,直言:「我已經被判處死刑了。」(聯合報)

直至性侵事件發生後,鈕承澤曾傳簡訊問女事望「到家了嗎」,再又打電話關心,但對方沒有接電話,只回他:「我現在先不想說話…」鈕承澤隔天早上再度傳訊關心,之後繼續傳簡訊問:「你還好嗎?對不起」女事主都沒有回應。

事發兩天後,女事主才再回應指:「我不會恨你或討厭你甚麼的,但我覺得我暫時還沒辦法回去工作,需要一陣子去消化這些情緒,你的對不起我有收到了,但我現在還沒辦法說出原諒這種話,我很害怕。」鈕承澤不斷回應:「真的很對不起!最在乎的事怕妳被傷害,最擔心的就是妳被傷害」、「如果你最後因為這件事而有了無法癒合的傷口...那我自己都沒辦法原諒我自己了。」女事主此後亦再沒回覆任何訊息。而隨着對話紀錄的曝光,有關兩人屬「男女朋友」關係的說法亦不攻自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