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補選】DQ光環失效 高喊理念難敵社會冷感?

撰文:慈美琳
出版:更新:

接上篇:【01周報專訪.立會補選】泛民接班困局重重 誰能擔起九西補選重責?

民主派在補選中最為人詬病的策略之一,就是以意識形態化的「反DQ」、「抗專制」作為主要口號,事實上,陣營中有不少人在「後DQ時代」仍將這樣的口號當作必勝王牌,堅信取回「被DQ」的議席對港人來說是必爭的公義,惟選戰失敗後卻遭對手借題發揮,直指市民其實不反感「DQ」。

民主派很多時是講理念,打一種『感召牌』。投票氣氛不熾熱,咪打唔到感召囉。
民協副主席、深水埗區議員何啟明

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羅永生撰文指,兩年前的「DQ」事件,是威權政治降臨的前奏,及後「東北13子」和「公民廣場案」的刑期覆核,更把民主運動打擊得元氣大傷,民情也早在去年特首選舉期間出現「微妙的逆轉」,然而,民主派對是次補選的議題設定,卻仍然固執於「反DQ」,好像無法評估新形勢,甚至是停留在「雨傘運動」,假設市民高度自覺,「會執着於原則性的『無理DQ就是不對』的『形式正義』」,卻忽視其效應已經消散得七七八八。

是次補選證明,DQ光環已無法吸引多少市民出來投票。(資料相片/林若勤攝)

時移世易 投票率創新低

馮檢基近日對傳媒指出,姚松炎參選議題太單一,關顧基層的政綱不足,是敗選重要原因之一。執業律師、「法政匯思」前召集人任建峰則在撰文中分析,指民主派從政者多「書生」,對社會帶有一種救贖感,靠大是大非議題來爭取信任,部分人忽略了與市民的聯繫;他認為,「姚主打議題的性質與過往民主派那些分別不大,但時勢的變遷令他落敗了。」

「時勢變遷」在這場選戰中的表現之一,就是整體投票率只有43%,不但遠低於2016年換屆選舉的逾58%,更創下近八年新低。「民主派支持者不出來投票,而建制派支持者就出齊囉!」民協副主席、深水埗區議員何啟明何啟明說:「建制派支持者部分認『禮』不認人,有『禮』就出來……民主派很多時是講理念,打一種『感召牌』。投票氣氛不熾熱,咪打唔到感召囉。」他認為,對手明白民主派的理念受制於社會氣氛,而主流傳媒無綫電視(TVB)不舉辦選舉論壇,就是刻意淡化選舉氣氛。

投票氣氛為何不熱烈?自稱泛民多年支持者的黃良喜有自己的看法。他在一則標記了范國威的Facebook貼文中寫下「給泛民議員的一點中肯意見」,文中說,他愈發覺得泛民人士「好像在自己政界的圈子裏活動似的」,對市民「缺乏動力和活力去聯繫」,也未能提出實質的治港方案,凝聚起大部分人共識。如今他雖然還會因泛民的「多一點正氣」而投票,卻不再有動力像以前那樣去動員親友支持。

現在看來,香港大學政治及公共行政系副教授閻小駿在2015年的論述似乎仍可套用,他認為,建制派和泛民主派之間的政治辯論長期失焦,最能引起激烈爭論的往往不是那些重要的「在地」議題,反而是香港社會根本無力可及的、空洞的國家層面政治和意識形態問題。即使本地政策議題也常常是出於政治鬥爭的需要被無限上綱,得不到專業的深入討論。

建制派和泛民主派之間的政治辯論長期失焦,最能引起激烈爭論的往往不是那些重要的「在地」議題,反而是香港社會根本無力可及的、空洞的國家層面政治和意識形態問題。
香港大學政治及公共行政系副教授閻小駿
何啟明不認為民主黨派打民主派有問題,重要的是如何讓民主理念入基層。(吳煒豪攝)

「政治就是民生」?

面對公眾和學者對民主派的「離地」及意識形態抗爭的質疑,何啟明不以為然,他認為,民主理念是民主派本質,「哪個民主派不講民主?……民主、公平、公義是整個民主派都講的,如果姚教授離地,其他人不離地嗎?」

「政治就是民生。」何啟明認為,不論一地兩檢或是港珠澳大橋,都是傷害香港、浪費納稅人錢的,而在建制派媒體「洗腦」之下,市民才會覺得民主派只懂得喊口號和「搞搞震」,「可能你都會這麼覺得,我們是在反對,可是我們反對背後的原因是什麼呢?」

無可否認,不少香港市民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社會要負責,傳媒要負責,但民主派本身有沒有責任呢?

民主黨葵青區社區主任陳世傑認為,大多市民對民主感陌生,若想長期在香港實現民主目標,第一步就要做好社區教育,透過實實在在的地區工作令市民明白什麼是民主,同時改變對民主黨的負面印象。他曾在區內與石蔭邨禮石樓居民成立關注組,討論日租車位不夠問題,最終推動房屋署增加六個車位,完成「自下而上」的社區改變,「這就是民主的過程。」

民主青年主席洪寶華說,民主派距離下一個新星也許只差一個爆發點。(高仲明攝)

至於何時才能出現下一個極具號召力的「新西票王」朱凱迪、「超區票王」鄺俊宇,民主青年主席洪寶華認為,現在民主黨已意識到要改變,老一輩的人已漸漸退出來,給年輕人機會,完成黨內的交替,相信新星出現只差一個爆發點,正如「時勢造英雄」。何啟明亦認為,沒有「方程式」可言,要看時機與際遇。

不過,民主派何時才能等來「造英雄」的時勢呢?仔細想來,是次補選的社會氛圍又豈是風平浪靜,近期中共修改憲法中國家主席連任限制、《國歌法》即將出台、一地兩檢爭拗不斷、《基本法》23條山雨欲來,各種政治議題一波接一波,倘若這些都未能創造出對民主派獲取民意有利的社會氣氛,有什麼可以呢?

何啟明說,這個時代太多uncertainty(不確定),民主派必須堅持民主理念,和對手「鬥長命」,相信總有可能在區議會和立法會都拿到過半議席,為香港帶來民主。不過,想看到這一天的到來,只保持樂觀態度恐怕遠遠不夠,也許,民主派需要時刻記在心上的,正是何啟明在訪問中提到的一句——「如何回應到這個時代。」

本文原載於2018年3月19日出版第103期《香港01》周報A01、A04、A05版,原題為《泛民接班困難重重  誰能擔起九西補選重責》。

相關系列報道包括:

【01周報專訪.立會補選】泛民接班困難 誰能擔起九西補選重責?

【01周報專訪.立會補選】從「方國珊現象」 看務實從政的出路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敬請留意3月19日(星期一)出版的第103期《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洪寶華的衣服上印着「夢想於漆黑裡依然鏗鏘」。(高仲明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