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創業潮】制裁致失業率高企 多自由工作者反有利初創企業?

撰文:香港01評論
出版:更新:

2013年總統大選,溫和派路線壓倒強硬派路線,市民選出較溫和的總統魯哈尼。他一改上任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的作風,願意與西方溝通,爭取在核問題上與西方達成共識。魯哈尼主張改善外資直接投資環境,鼓勵科技創新,任內推動互聯網及通訊基礎建設發展,增加頻寬及提升速度,他上任後翌年曾說:「我們應該視網際空間為機會,為何我們要那麼害怕?我們應該相信我們的年輕人。」
撰文:蔡傳威

溫和派總統魯哈尼鼓勵科技創新,更曾說:「我們應該相信我們的年輕人。」(資料圖片/視覺中國)

溫和派總統主張發展網絡

幾年間,網絡急速提升至4G,網絡滲透率亦增加。據Internet World Stats統計,伊朗互聯網用戶從2015年4,600萬增至2017年的5,670萬名,佔總人口70%,互聯網滲透率高於中東及全球整體水平。走在街上,我看到人們普遍拿着Android手機,偶爾也有iPhone用戶。儘管蘋果沒有在伊朗設專門店,但據報道指,很多新款或舊款iPhone就是從國外進口。

更令伊朗人鼓舞的是,2015年,伊朗與美國、英國、中國、法國、德國、俄羅斯六國達成減核協議,在德黑蘭簽訂聯合全面行動計劃(JCPOA)。協議於翌年1月生效,是美國前任總統奧巴馬的外交政績。協議中止伊朗核計劃,美國放寬制裁伊朗,美伊兩國關係回暖,協議亦幫助伊朗恢復與西方的商業聯繫,特別是歐盟成員國,國外對伊朗的投資顯加,這環境亦鼓勵年輕人發展初創企業。

(資料圖片/蔡傳威攝)

共享工作間:促進初創企業合作

在旅途中,民宿的同房德國女子告訴我,她早前到訪過伊斯法罕一間共享工作間,跟該處工作的人交流,慫恿我去一趟。我本來就計劃去這個伊朗第三大城市,德國女子這麼一說,就決定順便去拜訪這家名為Blue-White的共享工作間。這是伊朗第一間非政府資助的私營共享工作間,公司剛營運了近半年,目前約有10間初創公司進駐,約有70名會員,主要從事建築、攝影、圖像設計、資訊科技、軟件開發等行業。

在共享工作室工作的Farhad,近期幫一間丹麥軟件工司編寫軟件,他覺得現任總統魯哈尼的政府,願意扶助初創企業及改善與外國關係,對前景感到樂觀。(蔡傳威攝)

我在這裏遇見現年30歲的Farhad。他一年前被一間丹麥軟件公司聘用,便從老家德黑蘭搬過來暫居及工作。Farhad大學時修讀計算機科學,畢業後曾嘗試做光碟生意,但由於伊朗受到制裁,他只能轉向沒有參與制裁伊朗的國家進口物料,勉強接受較貴的生產成本。Farhad說:「光碟、包裝物料,幾乎所有東西都貴了,入不敷支下便無辦法再做下去。」

Farhad挺滿意現在的工作狀況,「我覺得共用工作間對初創公司提供了很好的環境,我好享受在這裏工作。現在伊朗雖然仍受到制裁,但我覺得近年社會開放了,人們快樂多了,有較多自由,總統魯哈尼也制訂不同政策去推動經濟,協助初創企業。」他形容伊朗的門正在打開,「好多人都誤解伊朗,我覺得你要來看,我的僱主是特意從丹麥過來了解,覺得伊朗是好的投資及物色人才的地方。」他期望未來四五年可以建立自己的公司。

Blue-White由兩名年約30歲的年輕人創辦。兩人看到包括他們在內的很多大學生畢業後都無法找到合適工作,只能做散工或自由工作者,適逢伊朗國內近年網絡基建急速發展,便參考外國成立共享工作間,希望能為初創企業提供廉價的工作空間。

年約30歲的伊朗人Kermani(左)及Javadi(右),約半年前在伊斯法罕開設共享工作室Blue-White,希望乘着近年國家與西方關係解凍之勢,及國內網絡基建發展迅速,凝聚有志創業的年輕人,提供互相合作及交流的平台。(蔡傳威攝)

創辦人兼行政總裁Kermani說:「伊朗擁有逾8,000萬人口,每年有20萬名工程、建築相關學科的大學生畢業,他們都是人才,不過伊朗因為被西方制裁,沒有太多大型跨國公司,失業率高,導致有很多自由工作者。共享工作間是應運而生,適合不同行業的freelancer走在一起合作。」

Kermani補充,七成伊朗人可上網,每人平均有2.4張銀行提款卡或信用卡,人們可享受到3G及4G高速流動網絡,令很多商機湧現,而核問題協議在2015年簽定後,外國公司亦開始在伊朗投資,一些工序也透過網絡外判到伊朗。他又形容,伊朗在地理上連接亞洲及歐洲,「周邊國家如北面阿塞拜疆、土耳其,東面阿富汗、巴基斯坦也說波斯語,市場是很大的。」另一位創辦人Javadi說,共享工作間是「結合工作與生活的新方式」:「人們總愛engagement,花12小時在這裏工作及遊玩,自由與其他人商量生意點子,分享生活細節。」公司會篩選一些有不同創意的工作及加以配對,創造更多商業上合作的可能性。

特朗普上場後 蘋果將伊朗App下架

儘管伊朗近幾年出現初創企業熱潮,但前景仍然不明朗,主要原因仍然是受國際關係影響。我參觀了德黑蘭一個藝術展館,展出多幅反美的大型海報,形容美國是撒旦,又醜化特朗普。

特朗普去年1月上任後,對很多伊朗人來說是個噩夢。他簽署行政命令禁止包括伊朗在內的六個伊斯蘭國家公民入境美國,雖然一些州份法院批出暫緩令,但最高法院推翻下級法院,裁定入境禁令合法。特朗普亦多番揚言伊朗支援恐怖主義及發展核武,已表明不確認奧巴馬任內簽訂的核協議,目前形勢不明朗。

我到訪伊朗不同城市,每當談到特朗普,伊朗人總是咬牙切齒,甚至形容他是惡魔、瘋子。旅館職員便說:「本來奧巴馬在任時,願意減少對伊朗制裁,對我們是非常好的事,但特朗普想推翻一切,現在大家都看不到將來。」

自1979年伊朗革命後,伊朗與美國關係一直惡劣,去年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場後雙方關係再跌至谷底。這裏是德黑蘭前美國大使館外牆,1979年伊朗學生包圍使館及挾持職員事件後,伊朗政府將之改為博物館,公開展覽美國中情局在裏面的絕密設備及資料。(蔡傳威攝)

特朗普對伊政策的強硬路線,亦令蘋果公司一改態度,去年8月便悄悄將包括Snapp在內的伊朗App下架,蘋果向程式開發商解釋,這是根據美國制裁,Apple Store不能與美國實施禁令的國家做生意,亦不能將這些國家的公司開發的App上架及分發。

Farhad便覺得此舉令人困擾:「一定是不好,伊朗很多人都用iPhone。」但他指連蘋果也遵守制裁的結果,反而令更多人用伊朗自家開發、像Google Play的Cafebazaar,用戶可直接下載應用程式,「我們只能夠不斷適應新環境,一點也不容易,但凡事總有辦法吧,是嗎?」

蔡傳威
資深傳媒工作者,多年backpacker,以遊歷建構生活,相信旅行不止吃喝玩樂,文化歷史人文風情更能滿足心靈,渴求在旅遊中靈光閃現。

上文節錄自第104期《香港01》周報(2018年3月26日)《掙扎求變:禁不斷的伊朗創業潮》。

欲知伊朗版Uber怎樣顛覆的士業?請閱讀【伊朗創業潮】上集: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敬請留意3月26日星期一出版的第104期《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