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創業潮】科技再勁 敵不過骨子裏的恐懼

撰文:香港01評論
出版:更新:

伊朗人以熱情好客而舉世知名,我每日走在街上,總有男女老幼主動跟我打招呼,年輕一代更會要求合照、交換Instagram帳號,他們很樂意聊天,例如會告訴我當兵的遭遇、朋友請纓到敘利亞攻打伊斯蘭國戰死的傷痛、大罵特朗普是瘋子……不過一談到政治,還是相當謹慎。
撰文:蔡傳威

伊朗在1979年爆發革命,什葉派教士帶領人民推翻親美國王巴列維,令伊朗由世俗化國家變成神權的共和國,政府多年來實施高壓管治,又成立革命衛隊執行伊斯蘭法規,負責維穩、監控異見者。漫畫及電影《我在伊朗長大》便刻劃了1980及1990年代伊朗的社會面貌。強硬派政府當權,禁止西方文化入侵,電視及報紙是官方宣傳工具,近十年風靡全球的社交平台一律被禁,被當地人視為極權政府。

近年社會較以前開放,現時電腦及手機只要裝VPN便能「翻牆」上網看被禁網頁,市面又有衛星電視機頂盒出售,播放境外製作、尺度明顯較寬鬆的波斯語節目。

伊朗與美國的關係在奧巴馬時期有所緩和,但自特朗普上台之後,雙方關係再次跌至谷底。伊朗雖然較以往開放,但政府的監控持續,大部分民眾的內心都有種恐懼,避談政治。(資料圖片/視覺中國)

逐步開放的社會 監控持續

德黑蘭的年輕人Amir(化名)便向我說,魯哈尼上場後社會確是比以前開放,幾年前政府曾希望取締衛星電視,派人強行入屋沒收解碼器,但根本禁之不絕,後來便索性不再禁;女人不能露手臂的規定,現在也沒有強硬執法,「我估可能是政府對人愈管愈反叛,便取個平衡。」

話雖如此,但政府對人民的監控仍然持續,而且與時並進。Amir告訴我,他一名朋友曾在telegram(伊朗人普遍採用的通訊應用程式)群組提到反政府訊息,不久便收到電話警告,形容監控程度「幾恐怖」。

2009年綠色革命的餘波,令Amir談起仍猶有餘悸。綠色革命是2009年伊朗反對派指摘總統選舉舞弊而發動的一場大型反政府示威,但最後演變為大規模鎮壓及搜捕,據報多人被囚禁及折磨,造成多人死傷。Amir說:「好多反對人士被帶去監獄,被折磨,男的女的都被強姦,有人被殺亦有人失蹤,有些家庭至今都不知仔女下落,連屍體也看不到。」他直言這些年來,很多人不敢再公開反政府,「我自己好害怕,我朋友在群組講反政府的說話,我會要求對方不要講,不要拖累我。」

2009年伊朗反對派指摘總統選舉舞弊而發動的一場大型反政府示威,最後演變為大規模鎮壓及搜捕。(資料圖片/視覺中國)

女會計師:生活似在監獄

我在北部城市大不利茲(Tabriz),跟一名在大學讀會計、但長期無正職的女士Shadi(化名)談了很久。她直言伊朗無言論自由,無真正民主,「你不能亂說話,否則有人會拉你坐監。我們實際上是生活在監獄內。」她在旁的親人不斷叫她不要再談,以免隔牆有耳。Shadi感慨1979年革命前,社會環境不錯,「是個很美麗的國家,人們普遍比現在富裕,但現在什麼都變得很差,生活都很苦,貨幣貶值,我完全看不到將來,非常悲觀。」她舉例,在大學裏出色的學者一般都選擇離開,去美國、德國、日本等先進國家尋求更好發展,不會再留在本國。她對哪個總統上場無大感覺,因為掌握實權的,仍只是最高領袖哈梅內伊。

蔡傳威
資深傳媒工作者,多年backpacker,以遊歷建構生活,相信旅行不止吃喝玩樂,文化歷史人文風情更能滿足心靈,渴求在旅遊中靈光閃現。

上文節錄自第104期《香港01》周報(2018年3月26日)《掙扎求變:禁不斷的伊朗創業潮》。

其他【伊朗創業潮】系列文章: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敬請留意3月26日星期一出版的第104期《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