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區有墟市.一】街頭擺賣的多元想像 過關斬將難現墟市景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趁墟,今日的年輕人聽起來可能有點陌生,卻是不少上一代人的集體回憶。什麼是墟市,並沒有一個嚴謹定義,可以是一群人聚在一起做買賣的場所,可以是一群小販推着木頭車賣小食的地方,可以是把家中舊物拿來「擺地攤」的地點。

墟市的價值不止於市民的購物選擇,更涉及到基層向上流動的機會、小店發展空間及社區經濟,推而廣之的可以是扶貧政策及旅遊業發展。近年來,隨着物價上漲,傳統商場租金上升,加上「領展霸權」壟斷商場及街市,藥房及連鎖店愈開愈多,市民購物的選擇日漸減少,民間對復辦墟市訴求日增。2015年,政府表示支持「由下而上」的墟市發展,民間團體辦墟市卻仍要「過關斬將」。政府除了口頭支持外,還有什麼政策可以落實?

街頭擺賣曾經是香港的一個特色,現時有團體和市民希望透過墟市重現當年的景象。(歐嘉樂攝)

數十年前,街頭擺賣曾經是香港的一個特色,小販總會和附近街坊聊聊天,也為社區增添一份人情味。自1970年代初起,前巿政局在一般情況下已不再簽發新的小販牌照。港府對小販的取態,一直是希望減少持牌者,並把小販遷移到公眾街市或離街小販市場,最後取締小販。截至2016年12月底,本港共有5,911名持牌小販,而1980年代末則約有20,000名,不少傳統的食品及工藝也日漸式微。

現時提起墟市,容易令人聯想到失去議員資格的劉小麗。在議會內外,她不但是墟市政策的主要推手,更是實踐者。2016年,她曾參與年廿九的「桂林夜市」,被控無牌擺賣、阻街及無牌煮食三罪。後來,她希望透過舉辦桂林日市,重現舊日小販擺攤景象,讓更多市民正面認識墟市。為了避免檔主們惹上官非,她更採用自由定價策略,從灰色地帶中重現墟市小販文化。到進入立法會,她成為墟市事宜小組委員會主席。離開議會,她繼續和民間團體籌辦小型墟市。

劉小麗認為在議會內外均需推進墟市發展,惟立法會墟市事宜小組工作完結後,發展看似停滯了。(歐嘉樂攝)

街頭擺賣抗霸權 尋回社區人情味

 用力地推廣墟市文化,只因她認同小販墟市背後的價值:「30多歲的這一代人有種印象:小販經營是骯髒的,不符合衞生要求,食物也不合衞生。我和小販聊天,他們覺得自己像是做賊般,因為政策上完全打壓他們。」

「我最早提及的墟市價值就是基層的謀生權,因為現時領展幾乎雄霸了屋邨的商場,市民要承受高昂的租金和物價;如果有墟市,基層市民起碼可以用較低的成本去謀生。」她說,尤其是長者,體力上可能難以長時間工作,或者是一個需要兼顧家庭的婦女,不便做「朝九晚五」的工作,時間相對自由的小販是一個很好的出路。

屋邨商場本為基層市民購買日常用品所需的地方,但屋邨商場由領展接手後,其不斷翻新、加租,繼而出售的經營手法長期為人詬病。小商戶無法捱貴租而被迫搬遷或結業,本港各區的商場日趨一體化,連鎖店及大型超市進駐,市民購物選擇減少。領展上市後,更以賺錢為目標,出售多個商場,接手者又因經營不善而再加租,昔日的屋邨小店所剩無幾。

去年聖誕,近30個團體發起遊行,「反領展,撐墟市」是他們的訴求。(資料圖片/鍾偉德攝)

自2014年起,領展已出售合共47個商場,佔旗下商場約三成,最近一次出售的17個商場更為領展帶來230億元收益。去年聖誕,近30個團體發起遊行,「反領展,反壟斷,撐墟市,我要區區有墟市」是他們的主題。當天有約300人參與,民間對墟市的訴求日漸壯大,主因之一也是「領展霸權」。

除此以外,劉小麗認為墟市也能為社區增添人情味,現時連鎖店的店主和顧客的關係「冷冰冰」的,在墟市中大家的互動和交流卻很不一樣。「墟市還可以令很多人發揮他們的才華,製作手工藝品和手作等。」

成功申辦墟市 要闖四大難關

2015年,時任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明確表示,政府支持「由下而上」的墟市發展模式。不過政府一直欠缺清晰的申請程序指引,現時墟市主要由民間團體自行摸索舉辦。經民間團體及議員在立法會墟市事宜小組委員會多次要求,政府終在最後一次會議中交出一份墟市申請資源指南草擬本的初稿,申請的程序被簡化為五個步驟,但欠缺統一部門做統籌角色,加上各個部門對於墟市仍沿用各自的標準去規管,政策矛盾的情況時有出現,到民間團體真的要辦墟市時,還是會無從入手。

申請辦墟市五個步驟

考慮合適場地

評估對社區的影響

制定初步建議

徵詢區議會及地區意見

向相關部門作出申請

困難一:物色合適場地 部門責任不清

現時各區的閒置用地的擁有人和管理人不一,康樂場地、公共屋邨、社區中心、公眾地方等地涉及的部門有康文署、地政總署、路政署、房委會等,在欠缺政府發放的墟市用地表下,團體往往要到不同部門了解地段的擁有人或管理人,並做對接,而申請的時間及牌照要求等也各異,辦一個兩天的節日墟市,已經要提前數個月開始籌備,各部門卻難以配合。

北區墟市節由2014年12月1日第一次舉行至今已過了三年多,但每次的申請過程還是繁複而漫長,物色合適的地方也不容易。主辦人之一、聖雅各福群會「土作.時分」社工連瑋軒指,他們希望有一個能讓檔主們聚集在一起的地方,讓檔主和街坊可以互動,故選擇了天光墟,但其後向食環署申請時發現,天光墟雖然由食環署管理,卻由地政總署擁有,要跟後者接洽。天光墟的地契表明,在每天早上6時至10時,該處可用作農產品分銷,其餘時段則沒有特別用途,故要先修改地契才能向食環署再申請,再經區議會通過,才得以舉辦。

撐基層墟市聯盟調查發現,本港有40個公共屋邨合適舉辦墟市。(資料圖片/吳鍾坤攝)

適宜舉辦墟市的用地,並非有一大片閒置用地便可,還涉及很多其他因素。房屋署去年公開了78條沒有涉及其他業權的公共屋邨,小麗民主教室及撐基層墟市聯盟其後就相關屋邨進行研究,發現當中40條屋邨適宜舉辦墟市,評估準則包括人流情況、土地是否廣闊而平坦、基本配套設施如洗手間的設置等。
 
研究建議政府公開房屋署公共空間資料庫,讓團體申請用地時能了解當中的限制條件,使合適的屋邨空間能作墟市,但政府卻遲遲沒有行動。撐基層墟市聯盟亦於本年委託研究團隊比較十個曾舉辦墟市的地點,指所有地點均比政府建議的「起動九龍東」計劃中的啟德更適合辦墟市,但政府一直未有正面回應。

困難二:獲區議會通過 需時甚長欠標準

獲得區議會支持,是墟市得以成功舉辦的必要條件之一。現時各區區議會對墟市的態度不一,部分區議會設有小組專責處理墟市事宜,如深水埗設有墟市研究計劃策略小組、離島區設推動墟市工作小組;部分需議員表決通過;部分只作討論平台。計劃書需要包括什麼內容,也沒有標準,也只靠團體去自行擬定。

連瑋軒認為即使區議會支持舉辦北區墟市節,但每次開會的時間相隔太長,阻礙了團體籌辦墟市。(李偉軒攝)

最近一次申辦共四天墟期的北區墟市節,也歷時近一年才獲得批准。連瑋軒指,他們早於2016年底便開始入紙申請,但區議會的專員曾經換人,拖慢了程序,加上區議會相隔約兩個月才開一次會,要等候他們通過經歷了一段真空期。會議更於地區小型工程及環境改善委員會召開,也令墟市「名不正言不順」。

連瑋軒認為區議會是支持辦北區墟市節的,但每次開會的時間相隔太長,阻礙了團體籌辦墟市。好像今次墟市活動共有四個日子,3月25日是第一個,然而,區議會的開會時間卻是3月19日,距墟期只有數天,正常程序下,他們會等候區議會通過了才招募檔主,但一周時間顯然難以籌備,亦因趕不及申請其中一個食物牌照,無法在墟市中出售食物。

困難三:牌照申請多 相關要求難通過

設置墟市或須具備多種牌照,而且發牌要求複雜,團體需符合各項嚴格規定並在指定日數前申請,才得以申請所需牌照。不同土地的擁有者或管理者,須申請的牌照或要求可能更多,例如康文署轄下的公園或球場須購買公眾保險、通過消防規格的消防證書、財政或核數報告;房屋署轄下的屋邨廣場須查詢清楚業權,如涉及領展或業主立案法團,須同時獲其他業權持有者同意,方可在墟市作現金交易。

重現熟食文化關注組組織幹事范沛縈指,要辦一個熟食墟市需要申請的牌照及牽涉的文件眾多。(受訪者提供)

多種牌照

若墟市活動涉及《公眾娛樂場所條例》(第172 章)中有關「娛樂節目」的定義,需申領公眾娛樂場所牌照或臨時公眾娛樂場所牌照;

若墟市活動涉及販賣熟食,需按《食物業規例》(第132X章)申領臨時食物製造廠牌照;

若墟市活動涉及販賣限制出售食物等,需按《食物業規例》(第132X章)申領出售有關食物的出售許可證;

若墟市活動涉及販賣新鮮、冰鮮或冷藏肉類、魚、家禽等, 需按《食物業規例》(第132X章)申領新鮮糧食店牌照。

重現熟食文化關注組致力推動熟食墟市,組織幹事范沛縈指,他們也是從深水埗半年墟市計劃中自行摸索出規條及申請程序。「最高峰期我們曾和十個部門交涉,有40多條大大小小的規則要跟從,包括人流管制、檔口是否需圍封、要放多少支滅火筒等,民間團體一直在學習,部門開始精簡程序,清晰化規例,但現時仍沒有劃一的統籌部門和墟市政策。」她又指各個部門的要求甚至會出現矛盾,令他們無所適從。「例如檔口的設計上,食環署會從食物衞生考慮要求,一個正方形檔口要三邊圍封,只留一個出入口,以免人們走進來觸摸食物,但消防方面會說走火位置要夠多,不可圍封。」最後他們嘗試滿足雙方要求,用膠帶圍封檔口,有事也可撥開或剪開膠帶。

困難四:熟食墟要求高 卻欠相關配套

要在墟市出售熟食難度更高。除了要申請相關牌照外,檔主更不能現場以明火煮食,只能預先製作食品,再在現場翻熱,部分檔主被迫放棄出售其拿手食品,「腸粉大王」新哥曾啟新便是其中之一。賣腸粉已有32年,從最初推着木頭車賣腸粉,到後來成功進駐店舖,又因撐不起舖租而結業,再得街坊支持重開,幾歷變更,新哥對以小販形式賣腸粉有一種執着,在深水埗多次的熟食墟市中也有開檔支持,但基於不可明火煮食,他放棄了賣腸粉,只賣碗仔翅、粉仔等可現場翻熱的小食。

現時每個熟食檔需申請一個臨時食物製造廠牌照,每檔牌照220元,檔攤出售的食物必須由該特定持牌食物供應商製造,故現時民間團體跟很多小店合作,由店主借出廚房和牌照,讓檔主在墟期前幾天在店內準備食物。范沛縈說,很多檔主都是基層人士或是婦女,難以花20至30萬自設廚房領取牌照。她認為有必要規管食物安全,檔主也願意遵守,但希望政府能提供配套,讓市民更容易參加墟市。

去年首個官民合作的深水埗農曆新年熟食墟市中,檔主首次可以明火煮食。(資料圖片)

明火煮食的限制,在去年首個官民合作的深水埗農曆新年熟食墟市首次獲得鬆綁。背後的原因,劉小麗指不是政府有心推動熟食墟市,而是民間揭發了建制派團體辦的盆菜宴也是明火煮食,署方不得不改變態度。現時要申請明火煮食的攤檔仍要經一系列嚴謹審查,最近一次的深水埗熟食墟中,24檔熟食檔位中只有2檔申請作明火煮食。

民間力量壯大 政府審批被動

立法會墟市事宜小組委員會討論墟市政策約一年,現已完結工作,劉小麗說已十分難得。「我加入該委員會最想做到的是設立墟市試點,可做到區區有墟市,視乎規模看可以如何分區域,增添社區的溫情。」設置墟市試點不只是讓某些地方的居民建立趁墟習慣,更重要是設立統一的統籌部門,為墟市訂立一套固定的牌照及相關要求,讓墟市可「名正言順」地按應有標準去審核,而不是當作「嘉年華」的臨時娛樂場所或食品製造廠。

「從以前屋邨不可有現金交易的墟市,不可有熟食,到後來都可以,看到政策的矛盾已開始疏通,有部分土地資料釋出,但至今仍沒有由上而下的墟市政策推出。」劉小麗認為,立法會不管通過什麼動議都只是提議,並沒有權力去推行,落實要靠政府。「墟市發展不是沒有進展,但很緩慢。現時墟市政策好像停滯了,但一般市民對小販、墟市的印象卻變得更正面。現在,政策上也開始鬆綁、文化上開始得到認同,但似乎需要新一波的動員。」

民間團體也認同,政府的促進和民間的落實要雙軌並行。連瑋軒指,民間團體可以做的是嘗試在地區中把很多的洞鑿開。「我們集合街坊的力量,比如多做問卷調查,讓區議會知道市民是支持地區墟市的,只是不知道如何申請牌照、計劃書上畫場地圖則這些。」

被問到政府對於墟市是否規管多於發展,連瑋軒指即使政府已表態支持墟市發展,但上面要做、下面合作的人不多,他們只是按現有規矩去做。「在地區部門,我們看到的往往是『耍手擰頭』,他們會說『啊,這些我們沒有做過啊』、『這些不是我們的職責呢』。」現時團體主要靠檔主協力把辦墟市的消息傳開去,自行派發傳單和網上宣傳,即使他們想在天光墟預先掛上橫額,也要經食環署批准。連瑋軒認為,欠缺資源是民間團體最困難的地方。

團體提出「墟市白皮書」,向政府提出多點墟市政策建議。(資料圖片/朱韻斐攝)

特首林鄭月娥的競選政綱中,曾表明任內會「促進地區經濟發展,包括研究在各區增設特色墟市」,但第一份《施政報告》中卻隻字不提墟市。撐基層墟市聯盟曾發表一本《墟市白皮書》,當中提及具體的墟市政策訴求,卻遲遲未得政府正面回應。

由此可見,要想「區區有墟市」,單靠由下而上的民間努力並不足夠,需政府設立墟市專員統一處理舉辦墟市申請、落實墟市試點,並提供相應的配套及地區部門的協助,才能疏通相應經絡。畢竟,由下而上,並不意味政府只是被動地審批文件。

上文節錄自第108期《香港01》周報(2018年4月23日)《區區有墟市》。

其他區區有墟市文章:

【區區有墟市.二】東涌物價交通費高 墟市能否和領展街市抗衡?

【區區有墟市.三】水貨客充斥上水 墟市承載社區理念凝聚氣氛

【區區有墟市.四】讓「午夜墟」地攤「見光」 推動墟市助扶貧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敬請留意4月23日(星期一)出版的第108期《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