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開放2.0】解讀中國金融戰線「夢之隊」

撰文:香港01記者
出版:更新:

朱鎔基曾經一度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的高規格,兼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鐵腕推動對中國經濟影響深遠的金融大整頓。如今,中國金融改革進入一個新的階段。誰是新時代的朱鎔基?是一個人還是一組人?

劉鶴
對習非常重要的劉鶴

2014年5月,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多尼隆(Tom Donilon)訪問北京,習近平指着身邊身材高大且有學者風度的助手說:「這是劉鶴,他對我非常重要。」事件令劉鶴進入外界視野,其後頻繁陪伴習近平國內視察和外訪,使這位「第八個五年計劃」到「第十三個五年計劃」重要執筆者家喻戶曉、炙手可熱。

劉鶴1952年生於北京,擁有中國人民大學工業經濟系以及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雙料學位。2016年5月9日,《人民日報》頭版刊登了一篇「權威人士」把脈和定調中國經濟的訪談,引起軒然大波。彼時,決策層對中國經濟放緩原因和應對之道產生重大分歧,一方認為經濟放緩主要是周期問題,因而主張實施依循凱恩斯主義的政府刺激計劃;另一方認為中國經濟主要面臨結構性問題,解救之道是實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消息人士爆料指該「權威人士」就是劉鶴。在習近平支持下,供給側改革主導了其後的中國經濟政策。

在十九大和其後的兩會上,毫無地方經驗的劉鶴先後晉升政治局委員和國務院副總理,分管金融、工業和科技領域。接管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後,劉鶴3月27日現身金融街視察一行兩會。秉持「防範風險是金融工作的生命線」這一金融信條的他,未來幾年將對中國的宏觀債務和金融風險負總責。

郭樹清
「改革旋風」郭樹清

銀監會和保監會在今年「兩會」上合併,原銀監會主席郭樹清出任銀保監主席,隨後再兼任央行黨委書記,央行、銀保監、證監會「一行兩會」格局乍現。儘管央行實行行長負責制,但此前16年,央行行長和黨委書記一直是周小川一肩挑,因而易綱與郭樹清的「易郭配」曾被簡單視為郭樹清權勢大增。其實背後原因並不複雜,一行兩會掌門人中,郭樹清、劉士余在中共黨內級別為中央委員,易綱是候補中央委員,「易郭配」無非是為了提升和保障央行的權威。

郭樹清以隨性、直率、高效以及作風強勢著稱。擁有「改革派」標籤和光環的他,所到之處都颳過改革旋風。自2011年10月上任證監會主席後,他在18個月短暫任期中,先後推出70餘項改革政策和措施,如此密集的節奏換來「郭氏新政」之說。

在就任銀監會主席的一年中,郭樹清重點對同業、理財、表外為主的銀行業市場亂象加以整治。銀監會行政處罰金額及責任人亦創下歷史紀錄,據統計,2017年全年,各級銀監部門共披露2,451張罰單,合計罰款26.98億元。同期,銀監會公開發布的各項規章和制度項便已超過30項。在中南海擔憂金融亂象警惕金融風險之際,郭樹清的強勢監管風格是高層倚重的。

劉士余
劉士余捉妖記

現任證監會主席劉士余生於1961年,是一行兩會主官中最年輕者。執掌證監會之前的20餘年間,劉士余一直在銀行系統任職,曾官至央行副行長。

2015年內地發生罕見股災,股災的發生及災後笨拙的救市舉措令中南海高層十分不滿,時任證監會主席肖鋼黯然下台。2016年2月,劉士余臨危受命接任證監會主席,同年12月,他在公開演講中炮轟「用來路不正的錢,從門口的野蠻人變成了行業的強盜」,「挑戰了國家法律法規的底線,也挑戰了做人的底線,當你挑戰刑法的時候,等待你的就是開啟的牢獄大門」,其後更抨擊險資舉牌上市公司是「妖精、野蠻人」,言辭犀利佔據財經頭條之餘,亦釋放出證監會「捉妖」信號。過去兩年,劉士余將證監會的監管執法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去年共有335件立案案件辦結,224件行政處罰決定,74.79億元罰沒款。進入2018年,罰款金額不斷創新高。廈門北八道集團因涉嫌操縱市場,被開出中國證券史上最大罰單—55億元。

公認「懂政治、情商高」的劉士余,在十九大上大談薄熙來、孫政才等落馬高官的「篡黨奪權」,在其後的中國兩會上,劉士余續任證監會主席,可見高層十分滿意劉士余在證監會主席上的治績。

央行行長易綱出任新一屆的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主席。(視覺中國/資料圖片)
易綱接任「人民幣先生」

紅二代周小川超齡「服役」、前後執掌央行行長16年,在中共黨內擁有廣泛人脈,周性格中的某些因素使其在經濟金融領域成為一個手腕靈活高超的協調者。兩會期間,坊間盛傳中共河南省委書記謝伏瞻有望接替周小川出任央行行長。最終,擁有中央委員身份的謝伏瞻出任中國社會科學院院長,候補中央委員易綱成為最大黑馬,接任央行行長。易綱1997年進入中國央行,歷任貨幣政策司司長、行長助理,2006年升任外管局局長,2007年升任副行長,成為周小川副手。這一履歷表明,在中國央行圈中,幾乎沒有人比易綱更熟悉周小川的改革思路。

易綱曾受美國一流大學經濟學訓練,回到中國後一直在央行任職。論和各國央行行長的關係以及塑造經濟金融事務的靈活手腕,易綱較周小川遜色,但若論金融理論素養以及對中國多年來貨幣政策的熟稔,易綱在央行內部僅次於周小川。如果說周小川是一個手腕靈活的「武林高手」,那易綱的金融治理風格更傾向於穩紮穩打。

中南海沒有選擇一個更加激進的改革派,而是讓易綱接任央行行長,代表着中國貨幣政策和金融改革方向將保持延續性,其中就包括「人民幣先生」周小川開啟的人民幣國際化進程。

潘功勝
少壯派潘功勝

在習近平的金融團隊中,還有一個人很容易被外界忽視,那就是現任中國央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黨組書記潘功勝。從履歷上看,潘功勝也是典型的學者型官員,他早年畢業於浙江冶金經濟專科學校(嘉興學院前身)財務會計專業,後獲得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經濟學碩士學位、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系經濟學博士學位。

1997年,作為重點培養的中層幹部,潘功勝以博士後研究人員身份被派往英國劍橋大學商學院學習,並在渣打銀行總部工作了一年。他還曾分管央行研究局、辦公廳、金融市場司、金融穩定局、國庫司、調統司。2012年6月任中國人民銀行黨委委員、副行長,2015年底開始兼任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

顯然,在中國金融開放大門逐漸打開,愈來愈多與國際接軌的時刻,中國需要像易綱、潘功勝這樣既有學識,又有治理經驗的少壯派金融官員走向前台,參與到中國全球化的進程中。

未來,這支金融「夢之隊」將取得怎樣的成績,外界拭目以待。

上文節錄自第109期《香港01》周報(2018年4月30日)《 解讀中國金融戰線夢之隊》。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第109期《香港01》周報特設C疊特輯,探討中國金融大開放,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