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二】走進性騷擾黑點──交通工具 女乘客性感有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承接上文:
上文提及,美麗為了引起社會對性騷擾事件的關注,發起由北京走到廣州的「女權徒步」。過程之中她認識了志同道合的好友張累累。去年,累累在廣州發起關注公共交通工具性騷擾事件的行動
累累想不到,原來要在地鐵賣廣告會是如此困難。(鄭子峰攝)
去年,累累做了一個「我是廣告牌,行走反騷擾」的行動,把一個反性騷擾的廣告牌掛在自己身上,提醒大眾要正視公共交通工具裏的性騷擾問題。本來,她們以為這是一場小小的行動,沒想到,生活自此被擾亂。
累累最初的構想,不是把廣告放在自己身上,而是放在廣州地鐵的廣告牌上,她希望在地鐵賣一個月反性騷擾廣告,提醒民眾與相關部門要正視公共空間的性騷擾。此前,她翻查相關數據,發現廣州市婦聯在2014年發表報告指,他們在2012至2013年接到的近九成性騷擾案件是在公共交通工具發生;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在2015年訪問近兩千人,逾五成受訪者表示曾在公交車或地鐵遭受性騷擾,其中大部分受害者得不到其他人的幫忙。後來,累累也在深圳做了一個性騷擾問卷調查,近半女性表示曾在公共交通工具上被性騷擾。
這不是中國獨有的問題,可是據她觀察,日本、墨西哥、法國和香港等地的公共交通工具也有反性騷擾廣告,埃及甚至有一個網上地圖,專供性騷擾受害人把事發地點與經過寫在網上,供其他人參考。可是,中國國內並沒有任何針對公共交通工具反性騷擾的相關宣傳。
上海地鐵微博曾上載一張穿透視裝女乘客的照片,並留言評論女乘客衣著「不被騷擾才怪」,引發網民熱議。(網上圖片)
在累累之前,民間也曾就地鐵性騷擾發起行動。2012年,上海地鐵因在官方微博上載了一張女乘客穿得性感的照片,並附文字說乘客在夏天穿得清涼要小心色狼,引來志願者在地鐵站蒙面舉牌「我可以騷,你不能擾」的行動,事件更引起網上熱議和爭論。而累累和她的女權同伴也有一直約見管理交通事務的政府部門,嘗試在體制裏解決問題,但幾年下來,她們沒有獲得任何政策上的回應。「這把我們放到非常被動的位置。既然他們不做,我們自己花錢做,我需要做一個反性騷擾的廣告。」
在廣州地鐵租用一塊廣告牌,一個月要四萬元人民幣。累累便在網上發起眾籌,她以為這是整場行動的最大難關,結果卻有不少大學生省下吃飯的十塊錢、二十塊錢捐給她。她來香港演講,主辦單位知道此事,又找來一頂帽子在聽眾之間傳來傳去,為她們籌款。一個月後,眾籌達標。
繼續閱讀:
上文節錄自第111期《香港01》周報(2018年5月14日)《 #MeToo浪潮裏,中國的反性騷擾運動》。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