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崑曲夢.下】棄正職投身做演員 鄒焯茵:其實條路好唔明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崑曲是百戲之母,京劇又是國劇,在京崑劇場學戲的這段日子,鄒焯茵深深體會到傳統文化的博大精深,愈鑽愈深,愈學愈不滿足。

然而家人對此卻不甚理解,媽媽曾對她說:「我無諗過你會做全職,枉你仲讀咁多書。」每次親戚見到她,脫口便是:「邊個邊個大學畢業,而家三四萬一個月,點解你唔做呢啲工?」

這些冷言冷語就像絲網般纏得她透不過氣來,加上學藝未精,她總是自我質疑,尤其是花的心力與成果不成正比,她不禁反問自己是否適合做演員?是否應該做下去?

攝:高仲明

全職演員本該是學戲、練戲、演戲,諷刺的是,套在她身上,卻只有一半是演員,另一半是繁瑣的行政工作。小至掃地倒垃圾買紙巾,大至籌辦活動寫報告申請資助,都由她及另一位同事一手包辦。「沒有演出時,也不是很忙。」她頓了頓,又連忙補充:「但最好不用做,淨係演戲就最好。」今年2月,劇團應邀到新西蘭參加國際論壇及演戲,她歡天喜地,一方面是海外演出機會難能可貴,另一方面是可以不用到親友家拜年。

與其說是全職演員,其實更像一個全職打雜,倒垃圾、買紙巾、寫報告、申請資助等,甚麼都要做。(高仲明攝)

半個「全職」演員

那天的演出七點半才開始,她三點便去到劇場,不是為了排練,而是要燙衫。「我們燙到五點幾都未開始化妝,直到老師話『無時間啦』,我們才跑去化妝。化妝期間又有人跑來問你『盞燈得唔得,個咪得唔得』。我們這次演出,後台完全沒有人,惟有碌人情卡找人來幫忙。事前辛苦點,我們都捱到,但演出時台上也要有人搬枱,我們真的無法處理這麼多事情。」旁邊的山東京劇院演員看到亦嘖嘖稱奇,指自己從未做過這些事。「我聽到心都碎,人家內地演員,就真的只做舞台上的事,不用燙衫、執道具、book車、book機票。」5月中,京崑劇場在油麻地戲院舉辦了一年一度的香港青年演員展演,她在設計場刊時忍不住呻:「好慘啊,演員簡介是我們,製作人員也是我們。」

演出那天,油麻地戲院坐了八成觀眾,有長輩,有年輕人,更有不少外國人。舞台上沒有複雜的佈景,但看到幾位年輕演員流暢自然地演繹了《南西廂記.佳期》、《玉簪記.偷詩》、《截江套斗》等劇目,不難感受到他們的初心。後來她跟我說:「那天,我的表現還可以。」《南西廂記.佳期》這個劇目本就不簡單,講述紅娘慫恿崔鶯鶯與張生幽會,背着老夫人促成這段姻緣,而在幽會期間紅娘要邊舞邊唱一曲十多分鐘的「十二紅」,教她的陸老師亦說,這是小花旦唱段裏最難的一段。

我還是憑記憶去演,腦海一片空白,可見平日的練習是多麼重要。
鄒焯茵

她亦爆料說,演到後面拿腰巾時,不小心連線簾子都拿起來了,幸好立刻放下來才沒被人發現。

鄒焯茵最初沒想過做全職演員,但老師給她很多上台機會,她深感崑曲博大精深,寧願放棄穩定職業專心追夢。(高仲明攝)

活到老演到老

眼前的鄒焯茵穿着色彩繽紛的民族風裙子,安安靜靜地坐着,近12點了,她還是咬着麵包,早餐當午餐吃。「我以前唔識分好定唔好,總之聽起來悅耳、做起來順暢便覺得好,後來我才發現崑曲的魅力在於其規範。雖然聽起來規範不是很好,但學了你就會明白這是經過藝術家多年來不斷改編才形成的表演模式。」她比劃着說:「譬如唱到這個字做這個動作,你會發現是最能表達情感的。戲曲有其語言,你很難將生活帶到舞台上,我們連走路都不一樣,所以前人累積下來的表達方法是最能傳達予觀眾的。你覺得我做的紅娘很活潑也是因為我用了那套方法,我去到呢一步要望呢一邊,連最微小的東西都有規範。在我未認識崑曲前,我覺得美未必有一個標準,但認識了,你會知道藝術有一個標準,美也有一個標準。」

每次演出前都要自己化妝,她說最快試過一個半小時便化好。(高仲明攝)

她說,上海崑劇團的梁谷音老師是其偶像,而梁老師所演的《南西廂記.佳期》是最廣為流傳的版本,更難得的是年近78歲的梁老師早前再在杭州演這齣戲。為了一睹這位紅娘的風采,她想都沒想便買機票飛過去。「我無法不去,你看的時候會覺得很神奇,她雖然已是老人家,但眼神、舉止、小跳步依然很有少女感。戲曲真的沒有界限,男可以演女,女可以演男,小朋友可以演老人,老人可以演小朋友,它最講求的是藝術水平是否到位,而不是年齡。」

然而,身處香港,活到老演到老似乎是天方夜譚,能夠在這個行業做多久仍是未知之數,她坦言自己有點迷茫:「我想繼續留在這個行業,但條路好唔明確,我希望香港有個正規的京崑劇團,只需要關心演出,不需要擔心自己條路。」鄧宛霞在1986年成立京崑劇場,1991年成為第一個奪得中國戲劇梅花獎的香港演員,多年來一直推動京崑戲劇發展,惟至今仍未能改變大眾對傳統文化的刻板印象。「老師總是說環境已經比較好,普及程度比以前高,但政府官員其實不明白,我們為何要做這件事,也不理解當中的意義。」

不僅官方人員,她曾在訪問時提到自己想做一個無憂無慮的演員,不用再做行政工作及倒垃圾,對方竟反問:「你有沒有想過為何人家要俾錢來成全你的夢想?好多人都有夢想,但為何政府要俾錢你實現夢想?」

我聽到心都痛了,演員是一個職業,點解你覺得政府俾錢我係去完成我嘅夢想,但又唔會覺得政府係俾錢芭蕾舞者去完成佢地嘅夢想?因為這是一個職業,一份工作。
鄒焯茵
+2

人生匆匆,能夠做自己喜愛的事並不容易,如果將職業與夢想結合更是幸運。「有時我會想,可能真的無法做下去或劇團無法捱下去,那便出去做其他工作吧,即使是百佳收銀也好,只要不餓死自己就可以,當連這一點都想好,那也沒什麼可輸了。」但願潑向她的冷水少點,夢想可以走遠點。

上文節錄自第113期《香港01》周報(2018年5月28日)《22歲拜師學崑曲 青春有戲 追夢無價》。

相關文章:【崑曲夢.上】被青春版《牡丹亭》感染 港女22歲拜師學做戲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