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金會】美朝達成「長期合作意向」 為何觸發「中國勝利論」?

撰文:卓朋序
出版:更新:

6月12日上午9時,新加坡。美朝峰會開始前,不少人認為兩國領袖首次見面,不過是行禮如儀的走過場。未曾想到,兩人初次見面就顯得意氣相投。特朗普亦出乎外界預料,做出不少讓步,甚至在記者會宣布美韓聯合軍演即時暫停,令美朝軍方都嚇了一跳。
事實上,且不論美國國會乃至白宮官員如何想,特朗普自身明顯已徹底拋棄了美國過往的對抗立場,轉而尋求與朝鮮合作,更向中國早前提出的「雙暫停」方案靠攏。

朝鮮領導人金正恩上台後極少外訪,直到早前訪華才算首次在國際上露面。而他在全球媒體和觀眾注視下行事,也只有4月舉行的板門店朝韓峰會。或許是經驗不足,金正恩此番在新加坡亮相多少有些拘謹:特朗普在午宴時同他合影,曾向記者調侃道:「要把我們拍得瘦一點,帥一點。」現場傳來一片笑聲,金正恩卻面無表情,不知是尷尬還是心中暗嘲特朗普膚淺。兩人互動時,金正恩亦中規中矩跟隨幕僚的指示,雖算是舉止得體,卻少了在板門店「拉着文總統來朝鮮」的從容。

金正恩與特朗普合影時神情肅穆。(路透社)

對於特朗普來說,新加坡之行旨在解決美國外交事務中的一個「難題」,既為自己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增添幾分呼聲,又可為年底的國會中期選舉營造聲勢,屬於錦上添花;而金正恩面對的則是朝鮮歷史的轉折點。二人所背負的歷史包袱之輕重,不可同日而語。

為展示朝鮮棄核誠意,金正恩近幾個月來頻頻釋出善意:在黨代會上宣布放棄「核經並舉」的方針,全面轉向經濟建設;公開廢棄豐溪里核試驗場;出席峰會前,金正恩更撤換三名強硬派將領。曾經將核武器視作「神主牌」的金正恩,已在全球公眾面前「打倒昨日的我」。毫不諱言,他在這場豪賭中已無太多轉圜餘地,背水一戰的他實難輕鬆以對。在這樣的前提下,金正恩與特朗普單獨會面時的沉穩謹慎,雖未必從容,卻也絲毫不怯場,展現領袖風範。

特朗普反傳統 撇下政界精英顧忌

相比之下,特朗普的表現依然「很特朗普」:顛覆傳統、自我、不拘小節。今次峰會採用了極為特殊的議程:先由兩位領導人單獨會面45分鐘,再由高級別官員加入討論細節。這樣的安排令特朗普足以主導議程,說好聽叫「不受本國官僚左右」,說難聽了則是「不聽勸諫」。美方安排的另一特別之處,在於特朗普召開記者會前,先接受霍士、美國廣播公司和美國之音的獨家專訪。也許特朗普想在記者會前來一次「熱身」,找機會完整敘述自己的看法。很大程度上,也正是特朗普這種反傳統的做法,方讓他能夠撇下美國政界傳統精英的顧忌和偏見,直面金正恩。在這一點上,特朗普於美朝峰會上的表現,可能是上台500多天以來,最值得稱讚的。

在平壤閱報欄前逗留的人們,會否為金正恩與特朗普相談甚歡而感受到一絲欣慰?(美聯社) 

事實上,破冰會面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特金二人只要不「翻台」,照本宣科讀罷稿,都算得上歷史突破。

早在會談前,特朗普就大讚金正恩開明可敬,走出會場後更表示:「能與金正恩會面是我的榮幸,我們將有很棒的關係。」他亦透露金正恩曾說:「我們會面的一幕,如同科幻電影般夢幻。」會談中,特朗普更化作「無核化推銷員」,向金正恩展示一段短片:畫面中,平壤車水馬龍,摩天大樓拔地而起;在夜間衛星圖中漆黑一片的朝鮮也亮起來,與繁榮的東亞諸國連為一體。

這樣「非常規」的會談模式,需要兩國領導人間的互信。而緊密的私人關係,又能推動安全問題的解決,形成良性循環。看到兩人相談甚歡的場面,無論是駐紮新加坡的各路記者,韓國街頭巷尾望着大屏幕的市民,或是平壤閱報欄前逗留的人們,相信都會感受到一絲欣慰。

儘管新加坡峰會氣氛良好,美朝兩國亦簽訂了框架協議,但美國國內批評聲浪依然強勁:大的有批評雙邊協議向朝鮮讓步過多,在條文中未提及CVID(以完全、可核查、不可逆的方式棄核),缺乏具體的無核化時間表;小至批評特朗普向朝鮮將軍回禮,等同向獨裁政權示好。幾乎所有批評者都提到:新加坡的特金會不過是特朗普和金正恩兩人的「公關騷」,對解決實際問題少有助益。

然而,這樣的判斷卻體現了朝核問題中一直存在的「心魔」。美國政界主流派習慣將朝鮮核問題視為單向的問題,只留意到朝鮮違反國際公約開發核武器,美國的目標便是通過軟硬手段逼其「棄核」,卻忽視朝鮮的安全需要,更不曾想過能與朝鮮交換什麼。對朝鮮而言,政權安全同核武器研發緊密相連;而放棄核武器則為了將國家發展重心轉移至經濟建設上。十多年來,「傳統方式」下不斷加碼的制裁換來了朝鮮不斷加碼的核武器當量,壓迫戰略只帶來惡性循環。

在金正恩和特朗普雙方眼中,今次會面的主旨不只是「解決朝鮮核問題」,而是確定下一階段美朝關係的走向。(路透社)

未有棄核時間表 事出有因

細看特金二人簽署的聯合聲明,導言中便出現「特朗普總統承諾為朝鮮提供安全保障,金正恩主席重申了他對朝鮮半島徹底無核化堅定不移的承諾」。這是美國首次承諾保證平壤政府的安全。而正文中「建立新型美朝關係」亦暗示美朝兩國可能將在短時間內建立外交關係,勢必幫助朝鮮回歸國際舞台及走向開放。

在金正恩和特朗普雙方眼中,今次會面的主旨不只是「解決朝鮮核問題」,而在於梳理並確定下一階段朝美關係的走向,簽下的文件與其說是美朝協議,不如說是「長期合作意向書」。

這便不難解釋為何聲明中未有明確的棄核時間表。一來,按照聲明精神,朝鮮棄核同美國做出安全保障不分先後,應同步進行;對美國而言,改變朝鮮半島安全政策需要白宮與軍方、國會、盟友、區域國家,以及平壤政府多方協調,難以立即給出方案;單是記者會時特朗普宣稱將撤出駐韓美軍,便已引發盟友震撼。相應的,無核化時間表也難以在此時定下來。二來,本次峰會只是朝美雙方的破冰之旅,具體事宜將由兩國官僚隨後跟進,這樣的安排和今次峰會議程類似:兩國領導人擬定大方向,後由官員加入討論具體議程。

美朝關係和半島局勢如今發生逆轉,有另外兩大緣由。其一,和伊朗不同,朝鮮的核武研發已告完成,在談判籌碼上掌握主動權,金正恩對形勢的掌握極為到位。

其二,特朗普與建制派政治人物的差異,亦推動美朝和解。相比於過去的總統習慣給朝鮮打上「邪惡軸心」,或認為給予獨裁政權安全保障是一種不道德的行為,特朗普顯然沒有「政治正確」的包袱。特金會的結果,令他既能宣稱「美國不再面對來自朝鮮的核威脅」,為自己貼金;另一方面也影射前幾任政府的胸襟狹窄,突顯自己的豪邁和高瞻遠矚。對很多美國人,尤其是特朗普的支持者而言,特朗普的這套說辭應該是相當受用。

相比早前議論的「中國出局論」,「中國勝利論」的說法反而成為會後一時熱話。(美聯社)

中國勝利論四起 難脫「零和」思維

有趣的是,針對這場美朝的峰會,大批媒體在峰會翌日的報道,卻皆着眼於中國。相比於早前眾人議論的「中國出局論」,「中國贏家論」的說法反而成為了一時熱話:《華盛頓郵報》的標題是「中國是特金會中的最大贏家」;《彭博新聞社》更不諱言「中國在特金會中獲得一切想要的」;《時代》、《德國之聲》、《海峽時報》等媒體都拋出了類似的評論。但細看內文,作者大多認為「雙暫停方案」落實不過是朝鮮的緩兵之計,除非金正恩做出單方面讓步,否則美方難稱得利。更有人將「中國勝利」同「美國利益」對立起來:美國將喪失日韓盟友的信任,中國將主導朝鮮和東北亞局勢。

去年底,中國提出解決朝核問題的「雙暫停」建議:朝鮮暫停核導試驗,美韓停止聯合軍演,通過各退一步的方式緩解安全困境。可是,當時劍拔弩張的美朝雙方似乎不為所動。如今,朝鮮已廢棄核試驗場,特朗普亦宣布停止美韓軍演,算是落實了狹義的「雙暫停」。倘若能實現協議中徹底棄核及對朝鮮的安全保障的條款,則徹底踐行了廣義的「雙暫停精神」:以相互妥協和理解,取代單方面威脅。

當下的半島局勢,壓迫朝鮮棄核的方案皆已走到盡頭;除非美國孤注一擲發動戰爭,雙方各退一步可說是唯一解決方案。難以否認,中國提出「雙暫停方案」出於其國家利益。在半島問題上,中國利益亦符合區域各國利益,以零和博弈邏輯理解「雙暫停」實在過時。

上文節錄自第116期《香港01》周報(2018年6月19日)《美朝達成「長期合作意向書」 從半島新局看西方對華心結》。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