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家正專訪.上】無視網上流言蜚語 專注音樂拒做KOL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十多歲的黃家正,狂狷不羈,得天獨厚的音樂才華讓他自視甚高,世界彷彿繞着他轉。28歲的他,開始放下驕傲自負,有人說他多了一分世故,懂得謙卑。最近他贏得E國際鋼琴比賽(Alaska International Piano-e-Competition)冠軍寶座,回港後第一時間公布喜訊,證明自己實力依然;或許因為過於高興,在慶功宴上吃錯東西,結果訪問當天濕疹復發,滿身發紅。

成熟中帶有孩子氣,自信中略帶迷惘,棱角分明的個性讓他在同輩音樂家中顯得格格不入,他自知未必能夠成為像郎朗、王羽佳般的鋼琴家,卻希望彈奏出自己的聲音。

「我是一個很實在的人,不做不可行的事。」他說。

攝:高仲明

黃家正成名得早,鎂光燈放大了他這十多年的生活:升學、比賽、音樂會、寫專欄,一舉一動都備受注視,嘉許與批評同時往他身上丟,許多人忘記了他只是個90後,以至於他現在經常說自己老。「時間過得太快,25歲時,我會想,要努力了,但今年年尾我就28,過多一年是29,再過多一年便30歲了。」他知道再不努力便遲了。

黃家正強調自己不是一個KOL,未來也沒有興趣做,他希望專注音樂,在技術及表現上更上一層樓。

年少時他肆意,中學時轉跑道學小提琴,硬生生停學兩年;大學時對前路迷惘,再休學一年;過去幾年接連在研究院考試及比賽中失利,他又停下來思考,最終發現音樂的重要性,打算專注比賽,提升實力。記得他曾說過自己不喜歡比賽,不喜歡論輸贏,那今天的我豈非打倒昨天的我?「但不再去比賽,就沒有機會了,因為比賽也有年齡限制。」他說得無奈:「一直以來我都不太喜歡比賽,我覺得壓力很大,也沒什麼意思,但去年開始,年紀開始老,想要一些經驗。你問我想唔想贏,我沒有太大想法,贏了不代表比較好,輸了也不代表比別人差,我想要的是參賽的經驗,也可以說是想贏,但那不是最重要,重要的是想參加並想做得好。」

在這個比賽之前,我被拒絕過多次,對自己有很大的懷疑,完全沒信心。
黃家正

E國際鋼琴比賽是他近期參加的第三個比賽,評判來自世界各地,都是大名鼎鼎的音樂家,最特別的是其試音環節,參加者需前往Yamaha總部,在一個錄音室的特製三角鋼琴前彈奏,數據經網絡傳輸至另一場地,評判在看不到參賽者的情況下,只憑技術及表現作出公平的評核。「平時對着觀眾表演,但錄音不算一個表演吧,有少少『扮表演』,幾有趣。」喜歡向難度挑戰的他坦言,被星光熠熠的評判團吸引,坐在鋼琴前只有一個想法,就是彈到最好,豈料關關難過關關過,最後進入決賽,贏得大獎。

事前沒有期望,以至贏了賽事後心情久久未能平復,「在這個比賽之前,我被拒絕過多次,對自己有很大的懷疑,完全沒信心。」大學畢業後,他曾兩度報考研究院,一次是茱莉亞學院(The Juilliard School),一次是耶魯大學,兩次都考不到。那時,他參加了四個比賽,全都落敗。網上開始有人質疑他,說他冇料,指他搞音樂會是扮大師,寫專欄、做直播都是博出名。2015至2017這三年,沒有人肯定過他的成績,「我唔知可以點做。」

E國際鋼琴比賽是他最近第三個參加的比賽,這個比賽在試音階段採取數碼方式傳送參加者的演出至另一個場地,讓評判可摒除主觀因素,憑技術及表現作出較為公正的判斷。(受訪者提供)

專注演出拒做網紅

黃家正曾是風頭躉,一齣紀錄片(《KJ音樂人生》)令他為人熟知,他又不吝於展示才華,Facebook專頁在短短兩年間累積過萬粉絲,有潛力成為新世代網紅。市場營銷專家徐緣亦鼓勵他好好經營專頁,做個KOL,但他不以為然,更說討厭被人冠以KOL的稱號。

以前他喜歡分享文章,經常做直播,覺得這樣分享音樂很有趣很好玩,也做得開心。可惜人紅招人嫉,有人開始留言攻擊,話他想出名、想吸Like,他一氣之下撒手不管,不再分享任何東西,只視之為一個宣傳平台,偶有音樂會才更新。

網友就是這樣,喜歡時讚到天上有地下無,討厭時踩到一文不值,心水清的人不會太過計較,但他卻認真過頭,一個一個發訊息回覆:「I really respect what you say,不如你和我見面分享一下睇法。」對方往往只回他一句「唔得閒」,至今從未有人認真與他討論。我說他很執着,他反駁:「如果這些人真的有料,我是很有興趣認識他們的。老實講,你要完全批評我是錯的,是很難的一件事,有些東西你可以不認同,但你很難說我完全錯了,你明白嗎?」他愈說愈激動,因為這些無理的指控令他不勝煩擾:

我其實很想知道他在說什麼,但他又不願意講,還要攻擊我博出名,話我唔識彈琴,話我啲鋼琴冇內容,是攻擊我成個人的存在。
黃家正

他無法視而不見,只好選擇以最原始直接的方式反擊,說他吸Like,他便不分享文章;說他想做KOL,他偏不做;說他冇料到,他就要參加比賽證明自己,倔強得來很孩子氣,一如電影裏那個叛逆又敏感的黃家正。他曾發文指自己很在意別人點睇自己,尤其那個是不是真實的自己。

真實的自己該是什麼模樣?他想了想,說自己是個不斷求真的人,而求真的人又往往有些奇怪的個性。「第一,真理未必啱,譬如我覺得我的鋼琴很真,但有些人說不真,那我會想知道原因;第二,我看似好自信,但自信背後其實更多的是自我懷疑;第三,求真讓我思考生命是什麼,如何去做一個人,而做人最重要知道—We are nobody。許多藝術家都覺得自己好叻,覺得自己很重要,但做到最叻嗰個又點?」

過去大家對黃家正的音樂諸多質疑,如今他贏得獎項,再次證明自己的實力。

「我就是一個求真的人,希望事情可以好真,但這有個前提,便是世上所謂的真理並不一定啱,所以有求真的心的人都要謙卑,你要知道你不一定啱。男人有個問題,總覺得自己一定啱,因此我經常反思自己,不要太自我中心,要諗番Who I am。」

曾經驕傲的他,如今收斂許多,不再肆意批評,譬如問到他對香港音樂家的看法,他會斟酌用詞:「香港音樂家有個問題,我不應該咁講,或者都應該咁講,他們的性格不太突出,可能因為考試制度問題,整體未去到……算啦,我唔想講。」

圓滑嗎?又不盡然,但做事前總會比以前想多一點。

黃家正對自身、對香港社會還有甚麼看法?請看下集:

【黃家正專訪.下】政治氛圍令人心淡 「希望有個叻人領導我們」​

+6
+5
+4

上文節錄自第116期《香港01》周報(2018年6月19日)《網上被追擊 反其道而行 黃家正:我不做KOL》。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